第二千五百七十五章:诡异死亡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五百七十五章:诡异死亡

吧嗒…… 这一声轻响,是那么的弱不可闻,随便放在任何一个街角,怕是都要被轻易的湮没。 可眼下,在这寂静而又荒芜的烂尾楼里,四周静悄悄的只有那夏虫夜鸣以及晚风吹动树叶的声音窸窣作响,这轻微的一声却又显得那么的清晰,一滴粘稠的液体落在了鼻尖上,同时又仿佛落进了心底。 鲸王本能的向后躲闪了一下,脸上的表情有些慌乱,他并不知道这一滴粘稠的液体是什么,只是在神经绷紧的情况下,随便的一点异响或者异动都能令人惊吓异常。 “鲸王,怎么了?”塔里克三世不解的问,脸上的表情也随着鲸王的慌张,而变得凝重起来,他将手中的枪握的紧紧的,呼吸一瞬间都被强行的压制了下去。 吧嗒…… 头顶上,又是这么轻微的一声响起,一滴粘稠的液体,落在了塔里克三世的额头上。 塔里克三世连忙举起手枪,对准了上面,同时抬起手摸了一下额头上的液体,放在嘴里舔了一下,整个人顿时慌张的往后退。 “是血!” “血!” 塔里克三世和鲸王肩并着肩站在一起,两个人几乎同时开口。 吧嗒、吧嗒…… 周围,除了这从上面滴下来的血滴的声音,依旧是一片静悄悄的,一股极其不好的预感,在两个人的心底蔓延开来,一阵凉飕飕的风吹过,空气中似乎更多了一股血腥的气味,腥气之中带着一股浓烈的死亡的味道。 “怎……怎么办?”塔里克三世语气有些发颤,平日里不敢他再怎么高傲自负,此情此景唯有他和受伤的鲸王两个人,还有那楼上不知道的情况,一股人类最原始的恐惧,如同那溃堤的洪水一般爆发开来。 “上去看看!” 鲸王咬着牙花子,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他已经处在失去理智的边缘了,今天晚上的这一战,他手下的精英小弟几乎全部覆灭,剩下这五十多个的小弟,也不知道哪儿去了,他此时就像是一个赌输的倾家荡产的红眼赌徒,恨不得将整张赌桌都给掀翻了,哪怕下面是万丈深渊。 “老鲸……” 塔里克三世开口,鲸王已经大步的向楼上走去,不再小心翼翼,也不再瞻前顾后。 塔里克三世有心想要逃走,可好奇心使然,也不知道是内心太过于恐慌,不敢一个人擅自离开,只好跟着鲸王上楼。 六楼是露天的,风声格外大了一点,血腥的气味浓烈,鲸王刚冒出个头,就嗅到了空气中那浓烈的血腥中带着的臭味儿。 夏天炎热,血水在空气中发酵一两个小时便会变臭。 塔里克三世掏出手机,打开了手电筒,往周围的地面上一照,顿时就感觉背脊里一道凉气抽过,那满地的尸体,凄惨的死状,让他顿时忍不住的就弯腰吐了起来。 鲸王的瞳孔也是猛的收缩了两下,横七竖八的尸体,每一个几乎都是惨死的,几乎就没有一具尸体是完整的,有的头颅被砍掉,有的缺胳膊少腿,有的肚子里的肠子流了出来。 空气中多了许多蚊子的嗡鸣,还有那成群的苍蝇,几只通体乌黑的乌鸦,被手电的光芒一照,向着这边抬起了头,一双双眼眸冒着森绿的光芒,嘴角沾染着尸体的血肉,这些个乌鸦似乎并不怕光也不怕人,回过头继续对着地上的尸体啄着。 “完了……” 鲸王口中一声长叹,满是颓然,“瓦西里家族被毁,黑豹被杀,现在我白鲸帮又近乎覆灭,这次来黑河省是错的,是错的……” 鲸王口中喃喃自语,脸上的表情毫无生机可言,他此时就仿佛被抽离了灵魂的躯壳一样。 塔里克三世终于不吐了,他杀过的人也不少,见过的凄惨场面也不少,可一下子看到五十多个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又都是惨死的模样,又是在这样的夜里,他内心的防线马上就有些禁锢不住了。 “老鲸,我们赶快走吧,华夏有一句老话,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咱们现在就走,回到咱们自己的土地上,休养生息,有朝一日咱们还要回来报仇的。” “走?” 鲸王失心一样的苦笑,“怎么走?这暗中的人下了手,五十多个兄弟都没放过,这是有人盯上我们了,我们走不了了。” “是姓林的?” “不像,他不可能知道我在这儿布置的人。” “那是谁?” “出来!” 鲸王突然举起了手枪,对着空中咣咣咣的开火,一口气打完了一梭子的子弹,掏出了子弹就准备要换上,塔里克三世马上将他给抱住,道:“你特么疯了,趁着周围没人,咱们赶紧走,你难不成非要把人招来不成,你特么的相似,我还不想死!” 塔里克三世怒吼,一把将鲸王手里的枪给躲了下来,狠的往地上一摔,七零八落。 “md,老子怎么会有你们这群猪的队友,你要是想死自己留在这儿吧,老子还想活呢!” 塔里克三世转身就向楼下走去,他的脚步很快,六楼到一楼几乎是一口气下来了,鲸王没有跟在他的身后,他也懒得去管了,他现在只想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 塔里克三世刚要从烂尾楼里出来,这时楼顶上突然掉下了一个东西,呼通的一声,就那么摔在了他的面前,顿时一股温热的血水,喷溅了他的脸上,吓的他一跳,稍稍稳了一下心神,回过头就冲楼上大骂,“鲸王,你特么的疯了!” 骂完,塔里克三世就要走,可突然察觉到了什么,停下来掏出手机再次打开了手电,向着地上的那个尸体就照了过去。 尸体的脸拍在地上,一时间血肉模糊的分不出是谁,可这尸体身上的衣服他可认得,就是刚刚和他在一起的鲸王的…… “啊!” 塔里克三世大声的惊叫,举起了手枪对准着楼上,大叫道:“谁,是谁躲在哪儿,赶紧给老子出来!” 楼上依旧没有动静,周围也是一片静悄悄的,只有那楼顶的乌鸦扑腾着翅膀的声音,在这黑暗里像是索命的死神的脚步。 塔里克三世生生的咽了口唾沫,也不再多想,马上就向着停在一旁的轿车跑了过去,拉开车门坐进去,刚准备发动车子,才发现副驾座上居然坐着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