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五十一章: 一家人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五百五十一章: 一家人

朱诗然想说的是——因为我们是一家人…… 可这话到了嘴边,却是无论如何也开不了口了,今天之前她对自己的这个堂哥几乎是一无所知,所知道的也是偶尔从父亲口中提到的,她对自己的二伯,也就是林昆的父亲也不了解,除了照片,她也根本就没见过二伯,她还没出生的时候,二伯和二伯母就已经不在了…… 父亲说到堂哥的时候,总是带着一股义愤填膺、恨的牙根痒痒的劲儿,如果只是听取一面之词,她肯定会认定这个堂哥是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可家里的人都知道,爷爷有心偏袒自己的这位素未谋面,消失了二十多年的堂哥,甚至超过了对朱家任何一个男丁。 爷爷人中龙凤一辈子,活到老在看人方面更是火眼金睛,能被爷爷看中的晚辈后生,整个燕京皇城中恐怕不超过三人,甚至就连自己的大堂哥朱正纲,被外界誉为朱家年轻一辈里最杰出的,爷爷都不曾这么偏袒过。 所以,在还没见过面的时候,朱诗然的心中就笃定,自己的这位堂哥肯定不一般。 不过,在机场里刚见到他的时候,通过他的外表长相来看,倒是个痞里痞气的家伙,她不喜欢这种男生,所以态度就冷漠了些。 可此时此刻,通过章小雅、余志坚、八指、龙大相四个人的反应,陆婷虽然一句话都没说,但脸上的态度里也带着一丝冷漠,本来她还觉得自己很委屈,但一想到在江南的时候,眼前的这个男人,自己第一次见面的堂哥,险些被她的父亲还有大伯、三叔给害死,她的心里便觉得深深的愧疚。 如果换做是自己,在经历了这种亲情的背叛,还能对自己笑脸相迎,她是做不到。 “事情该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即便是道歉,也不应该是由你来,况且我并不放在心上,我们都是朱家的晚辈,身上所肩负的一切,和普通人不一样。” 林昆微笑着说,一脸轻松的模样,似乎根本就不把江南的事情放在心上,这并没有让朱诗然的心里好受一些,反倒更愧疚了。 “走,去屋里看看,这别墅的优点很明显,就是大,里面客厅餐厅都很宽敞,房间又多,你找一间空的先住下,不过你要是觉得别扭,我也可以给你安排酒店。” “我不去酒店。”朱诗然倔强的说,“我来哈市就是奔着你来的,当然要住你家了。” “这样也好,我也不希望你去住酒店,这样我还得单独的安排人保护你……” 林昆话没说完,有些事儿他不想让朱诗然知道,现在哈市的情形可不太平,暗中不知道有多少人要对付他,朱诗然出现在他的身边,势必也会被暗中的那些人盯上。 朱诗然跟着林昆走进别墅,刚进别墅的大门,小丫头便迟疑了,这别墅里的人,好像除了那个光头的牛大壮,没一个欢迎她的,牛大壮也不是对她没意见,而是反应比章小雅他们几个稍稍的慢了半拍。 这不,两人刚走进别墅,就听二楼传来了一个大嗓门,“我靠,那小娘们是朱家的人?之前就是朱家的人,害的林昆差点丢了命,他们朱家的人还好意思过来!” 这声音不是别人的,正是光头牛大壮的。 这男人要是剃了光头,本来就会自带三分的彪悍气焰,何况牛大壮又生的膀大腰圆,瞪起一双眼珠子就像水浒传里的花和尚,甭提有多吓人了。 此时,牛大壮就站在二楼的楼梯口,朱诗然听了之后,脸上尴尬,心里头莫名的有些害怕。 “咳咳……” 林昆干咳了两声,楼梯口的牛大壮回过头向楼下看过来,目光落在林昆的脸上,又看向了朱诗然,脸上的表情凶巴巴的。 朱诗然不自觉的向林昆的身后夺去,林昆望着楼上,笑着说:“大壮哥,别这么凶,诗然第一次来我们这儿做客。” 牛大壮是个直肠子,哼了一声说:“昆子,咱们可是兄弟,你家里的事我不应该管,可朱家的那群人对你怎么样,不用我多说吧,要我说你赶紧把这丫头给送走,省得留在这儿我看着心烦。” 朱诗然一听这话,不高兴了,她心里虽然有些怕楼上这个光头的男人,可咱堂堂大小姐的脾气,岂是随便说收起来就能收起来的,从林昆的身后站了出来,就冷着一张小脸,要冲楼上的牛大壮针锋相对。 林昆赶紧拦住朱诗然,也让牛大壮少说两句,牛大壮一副不乐意的模样,从楼梯口让开,林昆则带着朱诗然挑了个房间。 林昆让朱诗然先在屋里休息一会儿,这别墅是车家给准备的,里每个房间里的生活用品都是一应俱全的,朱诗然心情糟糕透了,她本来是要出来散心的,没想到这儿的人都这么不待见她,她又实在理亏发不起脾气来,这可憋坏咱们朱家四小姐了。 林昆从朱诗然的房间里出来,便召集别墅里的众人们,到一楼的大厅里开会,大家知道朱诗然住进来,心里头都不大愿意。 陆婷没有下楼,一来她不想面对余志坚,刚刚拒绝了余志坚,面对面的在一起还是会尴尬,二来她的性格温柔似水,不管林昆做出什么决定,她都会支持的。 牛大壮等人的态度很明确,章小雅的态度更明确,大家伙都不喜欢朱诗然,不希望她留下来,也不希望林昆和她有瓜葛。 听完了众人的意见,林昆掏出烟笑着分了下去,然后坐了下来,自己点了一根烟。 “我知道,你们都是为了我好,在江南的时候,八哥、志坚、大相都在,我们也算是在鬼门关里走了一遭,我的那些叔伯是可恶,可诗然只是一个小丫头片子,江南的事儿她没有参与,而且刚才她在院子里,也向我道歉了,不管朱家的人怎么过分,谁都改变不了一个现实,我和他们的身体里,流着同一样的鲜血。” 林昆话语稍稍一顿,继续说:“诗然这次来哈市,可能会住几天,我的想法是,上一辈的恩怨,尽量不牵扯到我们的身上,毕竟我们是堂兄妹,你们大家就算看在我的面子上,别和诗然过不去了。” 几个人沉默,章小雅很快便提出了反对意见,“林昆哥,大度是你们男人的事儿,我就是一个小心眼的女人,我不光讨厌朱家的人对你不利,我更讨厌她……” (今天二斗上班,三更,明天也是三更,下周给补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