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五十章: 对不起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五百五十章: 对不起

这事儿林昆真不知道该怎么了,他总不能为了给堂妹出头,就把章小雅打一顿吧。 在他的心里,章小雅早就是妹妹一样的存在了,这左边一个堂妹,右边也是个妹妹,他卡在中间有一种里外不是人的感觉。 他的心里头闪过一句话,唯女子和小人难养也,养不养且不说,反正现在这连个小丫头弄在一起,可是够他脑袋大的了。 陆婷喊牛大壮帮忙,将章小雅给押回了别墅里,林昆则安抚朱诗然,坐在了院子里的长椅上,她的嘴里到现在还是咸味浓郁,这盐水到了一定的浓度,不单单是咸,还会发苦,她感觉这是她这辈子喝过的最难喝的东西,比中药还要难喝。 “诗然,你先等一会儿。”林昆冲朱诗然说。 “你要去替我揍她么?”朱诗然委屈的道。 “你下你等一会儿哈,我马上就回来。” “你去帮我揍她!” 朱诗然愤愤的喊道,刚才要不是林昆还有陆婷拦着,她真想和章小雅好好打一架。 林昆来到了屋里的冰箱跟前,拿了两瓶冰镇的矿泉水,来到院子给朱诗然喝。 朱诗然小口的抿着水,直到将一整瓶的水都喝下去,舌头上那齁咸的滋味才淡了去。 “林昆,你还是我堂哥么?”朱诗然红着眼眶道。 “当然是了。”林昆笑着,直到这小丫头要说什么,就提前说:“可小雅也是我妹妹,你们两个这么针锋相对,我很难办的,要不这样吧,你先别住这儿了,我去市内的五星级酒店给你开个套房,这几天再派人轮流的保护你,怎么样?” “不怎么样,我凭什么要去住酒店,这房子是你的么?”朱诗然语气坚定的问。 林昆笑着说:“算是吧,但也不是,这是一个朋友借给我住的。” 朱诗然道:“这不就是了,这房子是我堂哥的,我凭什么去住酒店,你说他是你妹妹,可你们有血缘关系么,真要住酒店,也是让她去,我才不去呢。” 林昆耷拉着两条眉毛苦笑,他是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这小丫头了,看她一副文静的模样,这生气气来脾气也是倔强的很。 就在林昆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这时候一辆大号的suv轰隆隆的停在了院子外面。 车门打开,余志坚、八指、龙大相三个人从车上下来,看见别墅的小院子里多了一个姑娘,而且还是个漂亮的姑娘,三个人马上就有些好奇起来,八指笑着问:“昆子,这是谁家的妹子啊,介绍一下呗。” 林昆马上替双方介绍,也算是借这个机会,分散一下朱诗然的注意力,“这位是我堂妹朱诗然,这三位分别是八指八哥,余志坚还有龙大相。” “堂妹朱诗然?” 八指脸上的笑容突然一冷,“朱家的闺女?他爸是朱老几,是上次去江南的么?” 余志坚脸色也不是很好看,龙大相也是一副仇视的模样,三人脸上的表情皆是一变。 朱诗然心情不好归不好,她还是懂得在朋友的面前,要给林昆的面子,这都是受她那一辈子活的小心翼翼的母亲的影响。 可突然一看三人脸上本来的笑容,一下子就冷了下来,看向她的目光里充满了敌意,她整个人一下子就有些愣住了。 “你们三个这是干嘛,这是我堂妹,亲的,上次江南的事儿,和她又没有什么关系。” 林昆知道三人心中所想,赶紧笑着说道。 “哼,朱家的人,还是算了吧,我八指这辈子最不喜欢的人,除了岛国和高丽,再就是朱家的那群心胸叵测的狭隘之辈。”说完,八指直接向着别墅里走去。 龙大相也是冷哼一声,“我对朱家的人也没啥好印象,昆哥,我这不是不给你面子。”说完,也向着别墅里走了进去。 余志坚没说话,不过脸上的态度已经表明了一切,抬脚就要跟上八指和龙大相。 “哎,志坚,你等等。”林昆伸手拦住余志坚。 “干啥,昆哥?”余志坚一副不高兴的模样说。 “你小子这是啥态度,人家一个姑娘,你瞅瞅你们仨这态度,这合适么?” “啥合适不合适的,在江南的时候,就是朱家的那群人,差点害的你和弟兄们没了性命,可能你骨子里念及亲情,可以将这段干戈放下,可我们不行,朱家的人又不是我们的亲人,我们才不迁就呢。” “哎,你小子……” 余志坚直接从林昆的身边挤了过去,要说过去,余志坚、龙大相、八指他们三个,甚至还有其他的兄弟,那都是很给林昆面子的,可今天不同了,三人的态度出奇的一致,再加上章小雅,可见他们对朱家耿耿于怀,这也怨不得他们,上一次江南的事情,他的心里也一直都是一道坎。 小院里就剩下林昆和朱诗然了,林昆尴尬的冲朱诗然笑了笑,“堂妹,让你见笑了,我这几个兄弟,就这个犟脾气,你别往心里去,走,我带你去别墅里参观一下,瞬间给你安排个房间,你在哈市的这几天,想玩什么吃什么,尽管跟我说。” “堂哥……” 朱诗然看着林昆,眼神有些木然,“我能问你一个问题么?” “嗯,问吧。” “你对我态度这么好,是不是因为爷爷给你打过电话,如果爷爷不给你打电话,你对我的态度,是不是和他们一样?” 朱诗然脸上的表情异常认真,语气异常的坚决,“你回答我,一定要跟我说实话。” 林昆苦笑了一下,道:“的确有爷爷的原因,我在朱家很特殊,这你也是知道的,我的内心里对朱家的人,不可能一点隔阂也没有,生死攸关的时候,我甚至在怀疑,我真的是朱家的人么,为了不同的利益,我的亲人真的要杀死我,这种感觉你可能体会不到,但我体会到了。” “堂哥,对不起。”朱诗然突然开口,眼神里满是歉意,“这一声是替我爸说的,我爸一辈子没什么大的本事,就连爷爷都说,我爸鲁莽一辈子,注定一事无成,他去江南针对你,这根本不是一个长辈应该做的,我代替不了别人,但可以代替我爸,我希望你不要介怀,因为……” 朱诗然深吸了一口气,话到了嘴边,似乎一下子没有勇气说下去了…… (二斗的微信号:qiujumu欢迎各位大大添加,邀请大家进微信**流;微信公众号:网文二斗,二斗会发番外,另外以后的更新通知,二斗会每天发在公众号里,二斗在这里向大家道个歉,最近事儿又有些多了,更新的时间没能保证,让大家心里不舒服了,二斗马上放假了,下周一,更新一定会稳定下来的,欠的也会慢慢补上;qq群:一群:477648325;二群:1316536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