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四十九章: 美女的战争2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五百四十九章: 美女的战争2

两个丫头的是碰到了一起,可两人都没有伸手握的意思,或者说两人此时的注意力,根本就不在对方的身上,而是在林昆的身上。 林昆明显感觉到,两个小丫头胳膊的僵硬,疑惑的左看看右看看,朱诗然只是面色微红低下头了,章小雅则是一副双眼泛桃花的花痴模样,脸上的小表情是既害羞又兴奋。 林昆懵了也愣了,目光求救的向陆婷看过去,陆婷脸上笑容平静的像是一幅画,她是女人,两个小丫头的心里想着什么,她或多或少的也能猜出个七七八八来。 牛大壮也是看的有些懵了,章小雅喜欢林昆这事儿他知道,可为啥那朱家的四小姐,也是这么一副羞答答的小模样,林昆可是她堂哥啊,难不成她恋上堂哥了? 这…… 这在道德标准上,以及遗传医学上都是不允许的。 牛大壮的脑袋天马行空的想着,他本来就是一个简单直接的大老爷们,想问题自然简单粗暴,不去考虑太多的其他因素。 “哎呀,羞死人了,林昆哥,你拉人家的手干嘛,人家还没和男生牵过手呢……” 章小雅羞答答的嗔怪了一声,平常古灵精怪的小丫头,一瞬间变成了个小女人似的,突的将小手抽了回去,然后一副兴奋而又羞涩的小模样,跑进了别墅里。 林昆苦笑,苦笑的都快哭了,这小妞今天这是吃错药了么,再回过头看朱诗然,朱诗然也是一副羞涩而又微微颔首的小模样,他赶紧把手松开,都说好心办坏事,他感觉自己现在就是好心办了坏事。 “诗然,欢迎你光临,这次来哈市打算要玩几天么?” 刚刚跑进了别墅里的章小雅,这会儿端着杯子出来了,还真就按照林昆刚才建议的,作为地主的她,应该表示欢迎,然后递上一杯水,这样你来我往的,大家彼此以礼相待,气氛不就和谐了么。 林昆在心里满意的冲章小雅竖起了一个大拇指,孺子可教也,这小妞挺乖的嘛。 朱诗然看着态度一百八十度转变的章小雅,脸上的表情很是意外,水已经递了过来,透明的杯子,透明的水,这装满的可都是诚意啊,而且现在这天也挺热的,她还真有些口渴了,于是回过神后,微微的一笑,又恢复了朱家四小姐的文静大方,“章小姐,谢谢你。” “不客气,咱们都在燕京的圈子里混过,又都住在中南海,其实早就该互相来往,说不定也早就成了朋友呢,你说对吧?” “嗯。” 朱诗然微笑起来,她微笑的样子很美,和陆婷的感觉很像,不过陆婷要比她成熟的多,陆婷就像是一幅风景秀丽、阳光怡人的江南墨水画,而朱诗然的这副画,字迹尚未干涸,显得稍有青涩稚嫩。 但这也是相比较而言,一个女人的温柔娴静,能够达到陆婷这副的标准的,已然不可多得,美女的标准有很多,俊俏的脸蛋,性感妖娆的身材,还有的就是气质。 林昆眼见两个丫头就要和好,心里头高兴,接下来朱诗然还要在哈市住上几天呢,如果和章小雅这小妮子不对付,两人三天两头的掐架,夹在中间最难受的就是他。 牛大壮自然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只是为章小雅的突然改变,感觉有些小小的意外。 而陆婷呢,一直平静的站在一旁,却是察觉到了章小雅嘴角那一闪而过的促狭笑容,她马上意识到,水里头肯定有问题,就想要提醒朱诗然别喝,或者说她在脑袋里稍稍的迟疑了一下,想要想一个借口,让朱诗然暂时不喝这杯水,还能不察觉出水里有问题,不破坏这氛围。 也就是这稍稍犹豫的一两秒钟,本就是口干的朱诗然,已经端起杯子喝了下去。 咕咚…… 小小的啜了一口,这一口水刚要顺着喉咙咽下,朱诗然那白皙的俏脸上,脸色突然巨变,变的有些难受、痛苦、难熬…… 噗! 刚刚喝进嘴里的一口水,马上全都吐了出来,还被呛的剧烈咳嗽了起来,这水里头加了盐,还是那种发苦的盐。 “哈哈,让你和我争林昆哥,朱诗然,我就是看不惯你,你能把我怎样?”章小雅一副得意的模样,冲着朱诗然挑衅。 朱诗然擦了擦嘴角,本来笑容刚刚和煦的脸上一瞬间乌云密布起来,攥紧了一双小拳头,二话不说,冲着章小雅就扑过来。 “章小雅,你居然敢阴我,我要你好看!” 谁说美女不会发火的,谁说文静的女人不发火的,谁说大家闺秀好脾气来着的…… 那些都是平日的伪装,因为有良好的道德修养,以及从小到大的家庭底蕴影响,所以才是大家闺秀,骨子里的脾气只是暂时被压制,真要到了爆发的时候,可是一点都不含糊。 换言之,朱诗然本来就是大家闺秀,正儿八经的大家,从小到大不说是被家里人捧在手心里,那也是差不多,什么时候吃过这亏,章小雅最近练了跆拳道还是散打的不假,可朱诗然打小也练过武术啊,为的不是去行侠江湖,而是防身术。 朱诗然扑过来,章小雅自然也不认怂,于是两人针锋相对,林昆自然不能看着两人动手,只要硬着头皮挡在了两人中间,并且回过头冲陆婷喊道:“陆婷,快帮忙啊,把小雅给拉住,我来拉诗然!” 陆婷反应很快,赶紧就将章小雅给抱住了,语气严厉的道:“小雅,本来就是你错了,你还要和朱姑娘动手,听姐姐的劝,赶紧向朱小姐道歉。” “我偏不,我就是看不惯朱家的人,朱家除了朱爷爷,就没有一个好东西,哼!” 另一边,林昆也是竭力的挡在朱诗然的身前,有过刚才牵手的教训,这次他不动手,只是张开了双手挡在朱诗然的面前,劝说道:“诗然,你别和小雅生气,你和她相处久了就会知道,她其实就是爱开玩笑,一点恶意都没有。” “你还是不是我堂哥了,我都被人欺负了,你却在这儿替她说话,我嘴里现在都是咸味!”朱诗然越说越觉得委屈,一双眼眶居然微微泛红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