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四章:砸车(2) - 神兵奶爸

第二百五十四章:砸车(2)

第二百五十四章:砸车(2) 唰唰唰…… 周围的目光纷纷聚集了过来,这年头有热闹不看白不看,尤其还是这么一出精彩的热闹,距离赛车开始还有半个多小时,就当是提前预热气氛了。 八个小喽罗脸上的表情如出一辙,一个个脸色不善目光阴狠的盯着龙大相,就好像是八只非洲大草原上凶悍野狗盯上了一头落单的大象一样。 龙大相咧嘴一笑,冲着这八个小喽罗就骂道:“一个个瞪着你们的狗眼,以为自己很牛逼啊,识相的赶紧给老子滚开,否则老子会让你们哭的很有节奏。” 这八个小喽罗显然没有被龙大相的话给震慑到,在他们的认知范围里,只要他们八个人一起出手,放眼整个中港市就没有他们打不倒的。 他们的认知也没错,完全属于正常的认知范围,毕竟在我们现实的生活当中,能一个人干翻八个打架好手那样的狠角色,几乎是不存在的,像林昆、龙大相这种牛x角色,平时也只有在电视、电影里看的到。 躲在八个小喽罗身后的那四个二流大佬也没把龙大相放在眼里,单独对上龙大相这样的猛男,他们肯定会吓的心肝打颤,但现在有小弟护在身前,那情况就完全不同了,这四个不识好歹的玩意儿这会儿开始起哄起来,冷嘲热讽的冲龙大相骂道:“大傻子,有本事你过来啊,站在那吹什么牛逼!” 瞥了一眼叫嚣的那四个二货,龙大相是打心眼里无奈,这世界上傻逼总是这么多,而且还经常被他碰到,龙大相向林昆递了一个很无奈的眼神,林昆给予一个安慰性的眼神,意思像是在说:“兄弟,忍忍吧。” “唉……” 龙大相摇头,叹气,瞥着眼前的八个小喽罗加上躲在小喽罗身后的那四个没出息的二流大佬,自言自语的道:“老子说实话,咱就没人信呢?” 其实也不是没人信,在场的诸多大佬里,有知道龙大相厉害的,知道这厮厉害的见了这厮都恨不得绕着走,不知道这厮厉害的这会儿却和这厮对的劲劲的,殊不知他们脸上此时的笑容,待会会被砸的支离破碎。 “大傻子,你就少特么的废话了,有本事过来打我啊!”最开始阴阳怪调说‘百凤门那点破事’的那个二流大佬在那叫嚣起来,一脸得意嚣张的表情可谓是到了极致。 龙大相脸上那淡定、轻佻的表情突然一敛,以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的速度挥出了一拳,硕大的拳头在空气中划过一道虚影,仿佛一只巨大的铁锤以流星划过的速度破空,冲着正对面的小喽罗就砸了过去…… 就听呼通的一声巨响,众人这时才回过神,就听‘啊’的一声凄惨嚎叫,这叫声凄惨的就仿佛被人一拳打断了十几根肋骨一样的撕心裂肺,紧跟着又是‘啊’的一声惨叫,声调跟第一声类似但不完全一样,明显不是一个人发出来的。 只见,站在龙大相面前的两个喽罗全都捂着脸倒向一旁,龙大相刚才的那一记铁锤般一拳,竟直接砸翻了两个小喽罗,此时龙大相身形一闪,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来到了阴阳怪调的那个二流大佬的面前。 刚才还一脸嚣张、阴阳怪调的二流大佬,此时脸色骤然一变,那前一秒还轻佻不屑的眼神里,此时充满了说不出的恐惧,好像是活见鬼了,或者是…… 咱也不再多描述了,龙大相抡圆了的巴掌已经冲着这个二流大佬的脸掴了下来,空气中呼啸一声风声戾鸣,平静的空气仿佛都被撕裂了一样,紧接着就听‘啪’或者是‘轰’的一声巨响,那蒲扇一样的大巴掌实打实的抽在了这位二流大佬的脸上,一瞬间,这位二流大佬的脸颊严重扭曲了,方才所有的表情在这一瞬间碎裂,嘴里飞出了两颗牙齿,带着一连串的血花散落…… “啊!” 这位二流大佬后知后觉的从喉咙里发出一声惨叫,这叫声绝对和杀猪场里的叫声没有任何的区别,即便是有区别也是更凄惨,整个人应声向一旁栽倒去,这还不算完呢,眼看着他就要栽倒在地上,龙大相的大脚板子突然一亮,冲着他的小腹就踹了过去……又是呼通的一声闷响。 二流大佬的喉咙里又是一声凄惨的嚎叫,整个人身体一躬,应声贴着地面向后倒飞出去,胳膊、腿拖在地面上拖出一道长长的血痕,甚是刺眼。 霎时间,周围一片的凛然,众人望着地上躺着的挣扎不起的二流大佬,这货此时的状态和刚才那副嚣张的姿态绝对是天壤之别,刚才还是个人,这会儿已经完全变成死鱼了,别说是站起来,就是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 众人的目光慢慢的移到龙大相的脸上,龙大相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目光轻佻的看向另外的三个二流大佬,谁也不敢再小瞧这个身高一米九的大汉了,被他看着的那三个大佬一脸的凛然,恐惧的表情绝对不是三言两句能形容的,甚至有的腿都开始哆嗦了,再一哆嗦都能尿裤子了。 再看余下的那六个站着的小喽罗,刚才一个个脸上的表情还是那么的阴狠,就好像是非洲大草原上凶猛的野狗一样,这会儿一个个满脸的畏惧,脸色凛然的像是被冰冻过一样僵硬,给他们一条尾巴马上都能夹起来。 众人的预料,龙大相接下来肯定会一拳一个打倒剩下的那三个二流大佬,至于另外一个没有冷嘲热讽也没有插嘴的二流大佬会不会殃及,还真不好说。 结果,龙大相没有按照众人的预料来,而是咧嘴一笑,轻佻的目光从三个二流大佬的脸上瞥过,最终落在了停在一旁的四辆高级车上,这四辆车两辆宝马的轿跑,一辆奥迪tt,还有一辆是一款经典的奔驰轿跑,要是在平时的大街上,看到这四辆车里的任何一辆,都可谓是让人眼前一亮,这四辆车的价值最少也是在五十万以上,如果按照顶配来算的话还会更多。 如今的时代对于老百姓来说房子是奢侈品,在中港市的开发区或者是稍微边缘一点的城区,五十多万都够买一套八十多平的大房子,一辆会移动的‘房子’从眼前飞驰而过,换做谁都会羡慕的多看一眼的。 可今天在这南山顶上,这四辆车绝对不算出彩,甚至可以说来这的人都不会多看一眼,今天这南山顶上的豪车实在是太多了,这四辆车摆在这些豪车的中间,充其量也就是个陪衬罢了,甚至连陪衬也勉勉强强。 今个在这山顶上停的豪车里,法拉利有,兰博基尼有,阿斯顿马丁也有,玛莎拉蒂也有……甚至还有一些专业的经过改装的专业赛车,那些专业赛车的价值是最难估的,改装费动辄几十万上百万的,不说别的,就拿林昆的老捷达来说,前前后后的改装费用也是将近一百多万了。 一辆老捷达花了将近一百多万改装,那是什么效果……简要的概括就两字——低调。 龙大相的目光落在了那四辆跑车上,所有人都不解这厮接下来要干什么,直到他转过头冲那三个二流大佬笑着问道:“你们刚才说你们的车好是吧?好个屁啊,我看就是一堆破铜烂铁,还想拿它们来泡妞呢?” 说完,龙大相也不墨迹,顺手直接从旁边?下来一块路崖子大石头,抄在手里咣咣的就向这四辆车砸去,就听呼通呼通叮咣的一顿响,四辆加在一起快三百万的轿跑,转眼间就被砸的不成模样,跟一堆破铜烂铁没啥区别。 龙大相这是真的下了死手了,旁边那三个站着的二流大佬的脸上一阵肉疼的表情,但也只是敢怒而不敢言,这会儿什么车不车的,只要自己不挨打就行了,要是像地上躺着的哥们被揍成的那样,估计在医院里躺上半年也不带好的,再说混道上的也是个面子的事儿,车被砸了已经够丢人的了,要是人再被打了,那自己以后就没脸在这个圈子里混了。 龙大相拍了拍手,把路崖子大石头丢在了一旁,看着面前的四辆‘破铜烂铁’一脸满意的表情,就好像是一个伟大的艺术家在对自己的作品表示肯定一样。 旋即,龙大相转过头,嘴角阴森的一笑,向那三个二流大佬看去,被他这么一看,那三个二流大佬马上吓的差点尿出来了,其中一个胆子小的抢着说出口道:“大哥,大哥我刚才错了,你大人不记小人过……” 龙大相挥手打断他:“向我道个毛歉啊,你们得罪的是我哥哥,又不是我。” 这个二流大佬马上转过头,可怜巴巴的向林昆讨饶,语气因为害怕,变的断断续续的,“大……大哥,对不起,我这嘴欠,你就饶了我这一次吧。” 林昆淡淡的一笑,他是来赛车的,不是想来惹事的,再说和这种二流的货色杠上,实在不符合他林大兵王的性格,就眼前这种货色,来一百个他能放倒一百个,收拾这种人实在没意思,既然人家已经知道错了,再出于对即将开始的比赛着想,林昆索性点点头道:“你可以滚了。” 另外两个二流大佬见机马上也跟着哀求道:“大哥,我们错了,我们这嘴欠不该乱说话,你也大人不记小人过,也饶了我们俩这一次吧。” “嘴欠?”林昆呵呵的笑了笑,道:“既然你们承认自己嘴欠了,那我给你们一个改过的机会,你们俩对着互相打十个巴掌,谁打的狠谁就可以滚了,打的不狠的没办法,只能交给我兄弟来处理了。对了,你们也都看到了,我这兄弟是个暴脾气,交给他来处理,你们可就……” 林昆的话不等说完,剩下的两个二流大佬已经开始对着抽起巴掌来了,那‘啪啪啪’的声音怎一个狠字了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