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四十六章: 失恋了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五百四十六章: 失恋了

(还有一更,一点前出来……谢谢江涛,刚才更新的内容出了差错,帮我指出来……现在改过来了,大家如果发现不对,再重新的刷新一下,应该就是更改过来的内容了。) “杜卡迪猛的一声咆哮,轰隆的声音,仿佛发动机都要爆炸了一样,车子猛的蹿了出去,朱诗然充满自信的最后一个字还未出口,便赶紧抱住了林昆。 杜卡迪一路疾驰穿梭,穿梭的势头可比刚才猛的太多了,一路上惹来了无数惊艳的目光,同时也惹来了无数的叫骂,几次都是几乎零距离的贴着两辆车的中间蹿过去,吓的那车里的死一身冷汗。 “md,要死啦,开这么快,不要命啦!” “靠,出了事算谁的!” “尼玛,要飞啊!” …… 杜卡迪停在了一家东北菜馆的门口,车子刚一停下来,朱诗然便跳下车,来到路旁的垃圾桶旁边吐了起来,吐了半天什么也没吐出来,但感觉依旧难受。 坐摩托车能坐吐的,尤其过去还是业余俱乐部的成员,这种情况可不是多见,可见咱们林大兵王的驾驶技术,真是到了可以用‘残暴’来形容的地步了。 “怎么样,我的驾驶技术还算不错吧。”林昆笑着说。 “你故意的吧!”干呕了半天,朱诗然抬起头,凶巴巴的看着林昆。 “我这只是正常发挥,刚才去机场接你的时候,比这个还快呢。”林昆笑着说:“要不你再吐会儿?” “谢谢,不用了。”朱诗然直起了腰,强压下胃里的不适。 两人走进了菜馆,这周围的一条街上,基本上都是各种菜馆,眼前的这家菜馆里的生意最红火。 找店吃饭,通常只要看哪家店的生意红火,味道肯定不会差。 两人进去找了座位,朱诗然点了几样地道的东北菜,热腾腾的菜肴很快上来了,朱诗然尝了几口,点头称赞道:“还是来东北吃的东北菜靠谱。” “靠谱就多吃点。” “不用你说。” 朱诗然大快朵颐,林昆也吃了不少,朱诗然不喝酒,两个人喝了点饮料,吃的也差不多了,林昆这才问朱诗然,道:“怎么突然来东北了,不会是要向我兴师问罪的吧?” “兴师问罪?”朱诗然抬起头看着林昆,道:“我们整个朱家,怕是能问罪你的,只有爷爷了吧,可惜家里头上上下下都知道,爷爷是最偏爱你的。” 林昆的身份,在朱家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尤其经过了江南这一次的事件后,家里的上上下下都知道林昆的存在,老爷子虽然没有正式的向众人公布,但也是早晚的事儿了。 林昆笑了笑说:“不是兴师问罪,那你来东北是?” 朱诗然看着林昆,脸上的表情认真起来,道:“都说朱家出了一条龙,我倒是想来看看,这条朱家的龙到底什么样子。” “结果呢,让你失望了?”林昆笑着说。 “失望算不上,不过也是两只眼睛一个鼻子的普通人。”朱诗然撇撇嘴道。 “那你以为呢,我应该是三头六臂的超人或者怪物?”林昆有些哭笑不得。 “至少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能让大伯还有我爹他们三个吃瘪的,怎么也得是一眼就能看出与众不同吧。” “那真是抱歉,让你失望了。”林昆笑着说,“既然已经见了,那吃过饭后,我再把你送回机场?” “你就这么急着撵我走?我们可是亲的堂兄妹,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正式见面,你不觉得这样太过分了么?”朱诗然继续撇嘴,一副不满的模样。 “你也不和我说实话,我可不喜欢撒谎的孩子。” “谁是孩子,我……” 朱诗然想要开口狡辩,可被林昆目光直直的看着,忽然间有些心虚起来,话卡在了喉咙里,过了几秒钟,才微微的低下头,支支吾吾的说:“我最近遇到了点儿不开心的事情,不想在燕京待了,就想出来散散心,去别的地方都得有保镖跟着,只有来你这儿,爷爷才同意不给我安排保镖。” 林昆苦笑,道:“爷爷这是让我给你当保镖呢,到底遇到了什么事,你要是不说,我可就把你送回去。” “哼,你要挟不到我,没有你我也能在哈市玩的很好,你总不能硬把我绑着送到飞机上吧。” “你可以试试看。” 林昆笑着说,朱诗然脸上的表情却是马上有些慌了,对于自己的这个堂哥,她还是多少听说过一些,能让大伯还有她父亲吃瘪,甚至打了她父亲,这可绝对不是一个看起来如同他外貌一样普通的人。 说起林昆打过她的父亲,朱诗然心中倒是不觉得怎样,按道理来说作为女儿应该替自己的父亲鸣不平,可自己的父亲作为长辈,所做的那些事,连她这个做女儿的都看不过去,大伯和父亲还有三伯是想要置林昆于死地,而林昆只是打了父亲,这么说自己的父亲还是赚了,至少没丢了性命。 朱诗然相信林昆能说到做到,尤其在东北,这更是在他的地盘上,于是咬了咬牙,道:“我失恋了,心情不好,就想找个陌生的地方散散心,可以了吧。” “失恋!?” 林昆诧异的看着朱诗然,小丫头皮肤白皙,身材不错,要说也就是胸前稍微的规模小了一点,但年纪不大,应该还有发展的潜力,眉眼漂亮,琼鼻挺翘,十足的一个美人胚子,但和她的家世背景比起来,这些所谓的外在硬件条件再优秀,也显得暗淡无光…… 堂堂燕京朱家的大小姐,就这个身份背景,别说是一个漂亮女人,就算一个丑女,恐怕追她的人也要无数吧,真要是能做了朱家的女婿,那未来的前途不说一片光明,至少可以少奋斗三十年,不,应该说是一辈子。 “干嘛这么一副表情看着我,不就是失恋么,你没见过失恋的人压,哼!”朱诗然撇嘴表示不满。 “呵呵……” 林昆笑了笑,道:“失恋的当然见过了,只是不知道,能和我堂妹分手的男生,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做了朱家的女婿,怕是很多男生的梦想吧,更何况堂妹你生的又不丑,这男的是缺心眼么?” 朱诗然叹了一口气,苦笑道:“分手是我提出来的,不是他缺心眼,是我眼瞎,被他骗了那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