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四十五章: 爷爷的用心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五百四十五章: 爷爷的用心

(还有两更,就是熬到下半夜,二斗也会给更出来,下周一二斗正式放假休息了,到时候更新时间一定稳定下来,这几天更新的时间不稳定,二斗在这里向大家道歉……) 林昆和朱诗然出了咖啡厅,不管身后的江威霆脸色如何的难看,整个人愣在当场,这种自信心爆棚的人,适当的就该给他点教训,否则还真以为自己天下无双了。 “你还挺过分的嘛,打了人家不说,还要砸了人家的饭碗,一点余地都不留呢。”朱诗然目视着前方,嘴角笑容淡淡。 “你也一样啊,拒绝了人家不说,还随身带着录音笔,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揭露了他的渣性。”林昆回过头笑着说。 “你们男人,十个有九个花心,但这种没有担当不敢承认的渣男,更是罪加一等。” “正式的认识一下,我是林昆,也是你堂哥,我也是个男人。”林昆停下来笑着说。 “朱诗然。” 朱诗然也停了下来,伸出嫩白的小手,和林昆握了一下,“我打算在哈市待几天,还请你这个地主多多关照了。” 咕噜…… 话音刚落,肚子突然叫了一声,朱诗然的脸颊马上一红,她在飞机上就没吃东西,下了飞机到咖啡馆里,又不想吃甜点,没想到肚子竟然这时候给她掉链子。 朱诗然脸色有些难堪,还不等林昆说啥,便扬起了那白皙的俏脸,一副倔强的模样道:“我,我就是肚子饿了,咋样!” 林昆忍不住的笑了起来,道:“东北菜?” 朱诗然道:“酸菜炖大骨!” 林昆晃了晃手里的车钥匙,“没问题。” 对于这个突然到来的堂妹,林昆心里有些意外,但总体的印象还不算太差,至少朱诗然和他接触过的朱正纲等人不同,她的眼睛里也有着针锋相对,却不似朱正纲他们几个那么仇视。 朱家的小辈里,也不可能都像朱正纲他们几个吧,如果可以的话,林昆倒是想和能处得来的堂兄妹相处,毕竟身体里都是流着朱家的血液,有朝一日他真的回到了朱家,也不可能凭着一己之力管理偌大的家族。 两人出了机场,那辆停在机场门口的红色杜卡迪,还是很拉风的,几个路人正在车旁自拍。 “你的车?”朱诗然看着红色的杜卡迪,眼神里闪过一抹喜欢。 “带你去兜一圈?”林昆笑着说。 “不用,还是我带着你兜一圈吧。”朱诗然一把夺过林昆手中的车钥匙,径直的走了过去。 林昆脸上的表情诧异,自己的这个堂妹,第一眼的时候感觉文静有些冰冷,接着又感觉有些睿智,现在似乎又有一些洒脱,嗯,还真是一个挺有趣的小丫头啊。 “上车!”朱诗然摘下了安全帽戴上,跨在了杜卡迪上,回过头冲着林昆招呼了一声。 “你确定能驾驭的了这车?”林昆笑着说。 杜卡迪的马力很足,普通的男人都很难驾驭,别说朱诗然这么一个看似文弱的小姑娘了,真怕待会儿车子突然一加速,她紧张的不知所措了,或是干脆吓的尖叫起来。 “瞧不起女人,可是会让你后悔的。”朱诗然拿起另外的一个安全帽,冲林昆抛过来。 “我不习惯戴这东西,大热天的太闷了。” “戴上吧,万一要是有点什么意外……” “啥!?” 林昆表情惊讶,“我说妹子,你到底靠不靠谱啊,你要是不行,还是我来骑吧。” “哼,废话真多,不试试怎么知道我行不行?” 林昆也感觉出来,自己的这个堂妹,还是很有性格的,多说也是无意,就当自己冒一次险了,只求万一发生点什么意外,能…… 我呸! 这怎么还自己说上不吉利的话了呢,要不还是现在就打个电话,买个人身安全保险吧。 嗡! 朱诗然发动了车子,手上扭了一下油门,杜卡迪的发动机马上就发出一阵铿锵的声音。 林昆别扭的坐在后座上,这杜卡迪的后座空间本来就有限,他一个大男人的也真是委屈了。 “抱紧我。”朱诗然道。 “不用吧,放心,我能抓的稳。”林昆笑着说。 嗡…… 杜卡迪马上一声咆哮,车子猛的就蹿了出去,林昆根本毫无防备,只觉得身体猛的一晃,差点直接被从后座上甩了下去,两只手赶紧环在朱诗然的身前抱紧。 这紧张之下,抱的位置就不太好掌握,让人尴尬的是,两条胳膊偏偏箍在了朱诗然的胸前。 林昆的那一双胳膊力气多大啊,这一下子马上把朱诗然就给箍的浑身一颤,呼吸都不通畅了,皱着眉头便是冲后面骂了一声,“禽兽,我是你堂妹,你居然……” 林昆尴尬的老脸一红,他这真不是故意的,要不是这小妞车子发动的太猛,他至于么。 “我不是故意的,再说了我是你堂哥,就算是不小心碰了一下,也没啥啊。” “哼!” 朱诗然冷哼了一声,手上的油门又是加大,杜卡迪就像是一匹发了疯的野马一样,开始在这城市的马路上穿梭了起来。 林昆将两条胳膊向下挪了挪,这小妞骑车太猛了,早知道这样,还真应该提前买份保险了。 朱诗然根本就不知道要去哪,只是单纯的骑车过了过瘾,等过足了瘾之后把车停了下来,摘下了安全帽回过头冲林昆说:“你来骑吧,这辆车的性能还算不错。” 林昆笑了笑,“你的技术也挺不错的。” 朱诗然冰冷的小脸,嫣然一笑,脸上又透着几分得意,“我以前可是燕京杜卡迪俱乐部的头牌,后来爷爷说是危险,就不让我继续玩杜卡迪了,可我不听啊,结果第二天我的那个杜卡迪俱乐部就被强行解散了。” 朱诗然的脸上闪过一抹怅然,似乎很怀念当初的时候,“开始我也生爷爷的气,但去年的时候,我们杜卡迪俱乐部的队长,参加别的杜卡迪俱乐部,然后车祸死了,葬礼上我看到他的亲人伤心悲痛的模样,才明白爷爷的良苦用心。” 林昆从车上下来,换坐到了前面,笑着说:“你也抓紧了,小心待会儿飞起来。” “切。” 朱诗然不以为意,“你可能忽略了我刚才说的,我以前可是我们杜卡迪俱乐部的头……” ‘头牌’的‘牌’字还没说出口,杜卡迪嗡的一声咆哮,仿佛发动机都要轰裂了,车子猛的向前一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