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四十章: 父亲的心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五百四十章: 父亲的心

梅玉的声音有些慌张,林昆眉头一挑,第一反应就是,战青龙十有八九是被梅玉给治死了。 林昆相信梅玉的医术,可战青龙的目标是他,而梅玉又是他的好兄弟,梅玉之前就表现出,不想给战青龙疗伤,以梅玉的那种不羁的性格,就算真把战青龙故意给治死了也不奇怪。 “不是,林哥,你都发话了让我治好他,我怎么敢擅作主张,虽然我心里不喜欢这个人,也想着下针的时候偏个一两三寸的,可……林哥,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战青龙这小子我刚把他给治好了,他就飞黑河省了,今天本来是最后的巩固治疗,结果我刚过来,他的手下就递给我一张他留下的纸条,让我告诉你一声,他去黑河省找你了,让你……” “嗯?” “这混蛋王八蛋的忘恩负义,要你洗干净了脖子等他!”梅玉愤愤不平,“当初我就说么,不能给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疗伤,现在可好了,我把他给治好了,他却要找你的麻烦,唉……” 梅玉重重的叹了口气,这是真的后悔了。 听到战青龙没事,林昆心里头长舒了一口气,笑道:“他没事就行了,当初我也给他留下话了,等他身体康复了以后,我们再比试,到时候生死有命,这也算是我们的君子之约。” “林哥,江南这边没什么事了,我马上收拾东西,也飞到黑河省,以后我就跟着你混了。” “江南不好么?” “江南虽好,可待久了也会腻,我倒要去东北看看,都说东北的民风彪悍,我倒是打骨子里喜欢。” “行,来了通知我,我好去机场接你,。” 挂了电话,林昆笑着松了口气,战青龙的实力超然,一个没有暗伤的战青龙,他只有五成的把握能赢,而且就算是能赢也将会是两败俱伤。 不过,这并不能让林昆有所惧怕,反倒是有着一丝丝的期待,英雄向来惜英雄,如果战青龙不是战家的人,战苍穹不是死在他林昆的手上,或许两个人还会做朋友。 恩怨,终究要有了解的时候。 余志坚他们三个,听到林昆打电话,都回过了头,不过三人制是看了林昆一眼,便继续斗地主,与其说玩的不亦乐乎,倒不如说是不想要搭理林昆,三个人的心里都在生气呢,林昆昨天晚上出来没带他们,今天早上又没带他们,当不当兄弟且两说,搞的他们几个大老爷们,不是聚在一起斗地主就是搓麻将,怪无聊的。 林昆笑着走了进来,主动跟这三人说话,“你们三个玩的这么乐呵,算我一个呗。” 三人不说话,装作没听到,门口站着的车国海见状,笑着摇摇头,突然想到了什么,问门口的小弟道:“少爷呢,去警察局做笔录还没回来么?” 门口的小弟道:“回来了,不过一回来就回到房间里,到现在还没出来过呢,好像和以前不太一样。” 车国海哦了一声,向林昆看了过去,笑着走了进来,余志坚三人马上站起来向他打招呼,车国海回应过后,一副为难的表情看着林昆,“林小友……”话到嘴边,欲言又止。 “车老哥,怎么了?”林昆疑惑的笑道。 “能借一步说话么,勇子这么孩子的情绪好像不太对,我是想找你了解一下,昨天晚上你们……” 车国海并不是担心有什么秘密被余志坚他们三个听到,而是怕儿子有什么尴尬的事被声张出来。 林昆和车国海来到了外面,屋里的余志坚三个人互相看了一眼,轮到八指出牌了,八指却是不出了,余志坚和龙大相一起道:“八哥,你到底出不出了,咱们这还玩不?” “玩个屁,你们就不好奇昆子他们说的啥?”八指撇撇嘴道。 “不好奇,我这都输了快两千了,我得赢回来。”龙大相一副执拗的模样道。 “不玩了,反正我赢了一千多了。”余志坚把牌一摊。 “我也不玩了。”八指也顺势以摊派。 “嘿,我说你们两个不地道啊,你们……”龙大相抬起头,一副欲哭无泪的痛恨模样指责道。 门外,走廊的拐角,这里挺僻静的,车国海对自己的儿子一向很放心,倒是对女儿有些担心,可对儿子放心归放心,但又觉得儿子的性格少有内向,有很多自己的事情都不和他这个做父亲的说。 “勇子从昨天晚上回来到现在,情绪就有些不对劲儿,是不是你们昨天晚上遇到的事儿给他吓到了?林老弟,我这么跟你说的意思是,要是需要的话,我想找个心理医生来开导他一下,这孩子性格本来就有点内向,万一再因为这个自闭了……”车国海一脸担心的说。 “哦?情绪怎么不对了。”林昆笑着说,心中却是已经猜到了七七八八。 “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对别的事情好像一下子就失去了兴趣,今天早上咱们的会议,他去警察局做笔录耽误了,可到现在也没主动来过问,回来以后就把自己关进了房间里,这太不正常了。”车国海脸上的担心之色更浓郁了。 “车老哥,你想复杂了,有可能是恋爱了呢?说不定现在正在屋里和女孩聊天呢,又说不定,待会儿就出来了,和姑娘去约会了呢?”林昆笑着说,凭车国海的描述,再加上昨天晚上车勇遇到肖苒来看,八九不离十是要恋爱了。 “啥,恋爱!?”车国海一副惊讶的模样,旋即大喜,“林老弟,你说的可是真的?可有依据?这要是真是真的,那我可得请你喝大酒……” “我们呢?” 车国海话不等说完,拐角的另一边,龙大相他们三个探出个脑袋,脸上都挂着凑热闹的笑。 “请,必须请!”车国海微微一愣,哈哈大笑起来。 都说可怜天下父母心,林昆看着车国海这高兴的模样,心里头没由来的一暖,等将来澄澄长大了,或许要谈媳妇的时候,他也会高兴的吧。 中午,车国海留林昆他们几个吃饭,医院那边有车玲玲照顾车老,车国海倒也放心,林昆四个人倒也没推辞,反正接下来的日子,暂时没有什么事,就等着看警方的办事效率了。 车国海让手下的人去楼上喊车勇下来准备开饭了,车勇这时自己从楼上下来,车国海马上招呼道:“勇子,今天中午咱们一起吃个饭。” 车勇笑着向林昆等人点了点头,然后对父亲说:“爸,你们吃吧,我中午有点事,出去吃。” 车国海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愣,向林昆看了过来,旋即脸上的表情一喜,走到了车勇的身边,小声的说:“儿子,出去吃饭和朋友吃点好的,这处朋友的时候,更得大方一些。” 车勇一副奇怪的模样看着自己的老爹,又看了看林昆,他也猜到了怎么回事,但是嘴上不承认,道:“我就是出去和一哥们吃个饭,顺便聊点生意上的事儿,你们先吃,我先失陪了。” 几乎是车勇前脚刚走,车国海马上就要过来问林昆,这是怎么回事,普通的哥们,这不是谈对象啊,这时林昆的手机又响了,还是一个陌生的号码,而且号码的归属地显示的是燕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