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三十四章: 各怀心思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五百三十四章: 各怀心思

哈市的某个僻静角落,一个独栋的老别墅里,这别墅据说十几年前发生过一起碎尸案,别墅的主人曾是一个地产商,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将自己的妻儿杀死,就在这别墅里把尸体分了,塞进了冰箱里。 当初警方接到报警,是来自死者母亲的,母亲许久联系不上女儿,给女婿打电话,女婿又总是找借口搪塞,一会儿说女儿带着外孙去外地旅行,一会儿又说女儿带着外孙是去了国外参加学校活动…… 老太太感觉不太对劲儿,又实在放心不下,这天底下哪一个做父母的估计都一样。 于是老太太趁着女婿白天上班不在家,悄悄的来到了别墅,拿着女儿给她的门钥匙,来到家里查看了一圈也没见什么异样,还以为女儿和外孙真的是去了外地,或者是去了国外参加什么学校活动,但是累了也渴了,就想去冰箱里拿水喝,结果冰箱的门一打开,马上就有一个圆乎乎的东西,裹着保鲜膜掉了出来…… 砰噔! 老太太低头仔细的一看,顿时吓的晕了过去,地上那个圆乎乎的东西不是他物,而是人脑袋,本来被用保鲜膜缠着,一时间分不清是谁的,可下巴上的一颗痣她怎么也不会不认得,那是女儿的贵妃痣…… 女儿下巴上的贵妃痣,是小时候就有的,当时就有算命先生说这闺女将来是富贵命,肯定会嫁到有钱的人家,结果倒也算是应验了,女婿刚和女儿在一起的时候穷的叮当响,但两人结婚后的十年里,女婿的一帆风顺,最终自己开起了公司…… 自从这别墅发生了碎尸案以后,已经快十年的时间没人住了,最近倒是有一个俄国的商人,找到房屋中介公司将这房子买下来。 要说这房屋中介公司也是够黑的,本地人这房子肯定卖不出去,一旦这房子卖出去了,那佣金的比例可是相当高的,几乎能拿总房款的百分之三十,而正常的房地产交易也就是百分之二三而已。 本地人卖不出去,恰好来了个老外说要买房子,这老外也是挺吝啬的,要什么独栋独院,而且还要地点僻静,最重要的是价钱要便宜…… 这你大爷的,这好事可都成你家的了。 于是乎,这房产公司就将这套十多年也没住人的凶宅,拿出来卖给了这个俄国人 交易的当天,俄国人对这个房子无论是地点还是规模档次,那都是相当的满意,当场还给中介公司的销售小姑娘来了个大大的拥抱。 本来还想约人家姑娘出来聊人生的,人家那姑娘根本就不喜欢俄国男人这一款的,坑完了之后赶紧有多远躲多远了。 而此时这个别墅的大厅里,正坐着几个人,几个人全都是俄国的面孔,三个人坐着,其余的人不是坐在一旁的另外沙发上,就是站在门口和窗口,大厅里的氛围有些令人紧张。 “这次派出去的人靠谱么?上次行动的河口组,最终可是都被警察收了尸,只有一个狙击手逃掉了,这个姓林的不简单,我们已经不是第一次见识了,要不是瓦西里家族都被他给搞垮了,我是真不想这么快就和他硬碰硬的对上。” 说话的是一个身形高大的外国男人,这男人的肤色成中性的小麦色,有着一半的非洲血统,也有一般的俄国血统,这男人不是别人,正是目前蛰伏在黑河省的道上大佬之一的黑豹帮的老大黑豹。 “黑豹,话也不是这么说的,上一次的行动,是我们河口组主导的没错,但其中也有你们的人,我们都低估了那个姓林的,这可不是我们河口组无能,就算是你要说我们河口组无能,那也要掂量掂量你自己。” 说这话的,是一个东方面孔的男人,这男人个头不高,剃着个精神的小寸头,说的一口不是很递到的华夏语,满满的都是岛国腔调的味道,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岛国在东北黑河省的舵主河口一道。 河口一道本来是副舵主,而真正的舵主是车老替大哥抚养长大的侄子车温,车温其实是岛国人,河口组也是利用了他来对付车家,其实车温并没有太大的本事,河口组在黑河省的分舵一直都是河口一道说的算。 河口组本来是不和俄国的几个组织有来往的,河口组有河口组的目的,正如除了已经垮掉的瓦西里家族外的黑豹帮、白鲸帮以及塔里克家族,他们的心里无一不有着自己的小算盘,说的简单一点,都是想要从黑河省这块肥沃的土地上,获得自己想要的利益,而这个利益说的再简单直白一点,就是权利和财富。 既然有相同的目的,那就很容易成为朋友,一旦目的达到了,朋友又很快就会反目成仇人,唯有利益才最终的追逐。 河口一道之前只是作为雇佣的身份,和俄国的四方实力谈了个买卖,他本来不打算这么快露面,和剩下的三方实力的头目见面摊牌的,可现在情形越来越紧张,可以说不论是河口组还是黑豹帮、白鲸帮以及塔克里家族,都已经快要陷入绝境。 瓦西里家族的覆灭,更像是一个警告,而接下来的警方全程的扫毒,更像是燃烧的大火,就算不能很快蔓延到他们的身上,至少有一点是肯定的,会把他们所在乎的财富,一并燃烧的灰烬不剩。 “今天晚上派出去的,都是我们几方实力自认的精英,四个精英加在一起,可是比四十个人还要强悍,又是在临近市郊的地方动手,姓林的生还的可能性不大。” 说话的是白鲸帮的老大鲸王,鲸王是一个地道的俄国人,身材高大,额头上有一道狰狞的大疤,他说话的时候很有气势,将其他三个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一直都没说话的塔克里三世,这时哂笑了一声,道:“老白,你就别在这儿异想天开了,咱们四个人坐在一起,可哪个心里不装着自己的小心思,说是派出去的是精英,我倒想问你们一句,真正的经营,你们舍得派出去么?真要是自己的精英,在这次的行动中折了,那回过头来姓林的解决了,我们之间……” 塔里克三世的话故意没说完,另外的三个人沉默了,这时塔里克三世突然拍着桌子站了起来,脸色陡然间冰冷起来,道:“今天就当是一个教训,以后如果彼此再拿不出诚意合作,那我们还是散伙吧,谁要是有本事一个人,灭了姓林的,我塔里克先把华搁这儿了,我退出黑河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