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三十一章: 车家大少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五百三十一章: 车家大少

“你,你特么的敢打我!我,我跟你拼了!” 王墨气急败坏的一声怒吼,抡着拳头就要奔着车勇砸过来,脚底下刚要迈出,心里头的自知之明马上反应过来,就他这副将近一米七的小身板,平日里也没个啥锻炼的,一看就不是身高一米七五,身材结实的车勇对手。 于是,王墨赶紧生生的止住身形,冲着带出来的四个保镖吼了一嗓门,“你们都特么愣着干什么,每个月两万块的工资,是让你们站在这儿看热闹的么?给我上,打,往死里打!” 王墨表情激动,本来就往外喷的鼻血,这一下更是猛的往外蹿,眼前有点发黑,脚底下趔趔趄趄的差一点就摔倒了。 这四个保镖的身形很健壮,以前也都是经常在外头打架的混混,结果就被王墨慧眼识珠的给雇来了当保镖。 四个保镖并没有急着冲车勇动手,而是慢慢的走过来,将车勇围在了中间,一副猫逗老鼠的模样,打算慢慢的教训车勇。 车勇可没这个闲心思,跟这几个人瞎耗,林昆还在那边等着他过去吃夜宵呢,于是突然的拳砸脚踹,向着四个人就攻击了过来。 车家可是有武术底蕴的,车玲玲的身手不错,车勇的身手更是在妹妹之上,而且车勇还是黑河省地下世界年轻一辈的第一人。 于是乎…… 这四个本来仗着自己身材高大,又很是彪悍威猛的保镖,几乎就是王墨放了个屁的功夫,就一个个的躺在了地上咿呀叫唤。 王墨刚美美的从裤裆里挤出个屁来,再定睛的往地上一瞧,四个他向来倚重的保镖,全都…… 车勇向王墨走了过来,王墨马上吓的往后退,脸上的表情也不似刚才那么狰狞了,而是陪着一个难看的笑脸:“大,大哥……” 车勇没说话,只是冷这一张脸走过来,王墨脸上的表情突然大骇,一双眼睛瞪的大大的,道:“你,你是车家……” 王墨终于认出了车勇,车勇在黑河省的地下世界上很有名气,一些真正的富二代的圈子,几乎都认识这位车家的大少。 王墨之所以直到现在才认出来,一来是因为他根本没料到会在这儿碰上车勇,二来他王墨虽然自诩是富二代,觉得自己的老爹有些钱,可以他的这点身份,根本就挤不进车勇他们平常所混的圈子。 以前吧,王墨也只跟着自己的一个好朋友,托着关系才参加了一个黑河省真正的大少们的聚会,当时也只是在聚会上见了车勇一面,根本没有留下太深的印象,但王墨却是知道,这个和自己年龄差不多大的男人可了不得,人家不光是家庭背景牛,同时自己也是有着过硬的实力。 车勇看了一眼一旁愣住的乔彩儿和肖苒,他不想让两个人知道自己的身份,他虽然嘴上不承认,可心里头对肖苒还是很有好感的,于是不等王墨说完,大嘴巴子就抽了过去,直接把王墨打了个大趔趄,扑腾的一声摔在了地上。 “车……” 王墨急火火的爬起来就要道歉,得罪了车大少,那以后只要车勇一句话,他可能就在黑河省的富二代的圈子里混不下去了。 “滚!” 车勇马上吼了一声,直接把王墨吼的一愣,车勇继续冷声道:“你们要是再不滚,还在这叽叽歪歪的废话一大堆,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王墨赶紧回过神,嘴上一个字也不敢说了,也不顾他的那四个保镖,赶紧就跑了,而这四个保镖这会儿也都从地上爬起来,一瘸一拐的跟在王墨的身后。 围观的人不少,几乎都是从酒吧里出来的,众人看向车勇的目光里,很快就充满了敬畏。 乔彩儿和肖苒两个人回过了神,乔彩儿眨巴着大眼睛看着车勇,一副惊讶的模样道:“大哥,没看出来你居然会武功?” 车勇笑了笑没说话,肖苒这时感激的道:“大哥,谢谢你。” 车勇脸上的表情,马上有些尴尬,“不用客气,那个啥,咱们去吃夜宵吧?” 三个人沿着马路往前走,拐了个弯就到大排档了,林昆正在那儿剥花生毛豆,看见车勇带着两个姑娘过来,笑着招呼道:“两位姑娘,快过来坐……服务员,点菜!” 大排档的服务员马上过来,见了乔彩儿和肖苒笑着打招呼说:“乔美女、肖美女,欢迎光临啊!” 林昆马上冲这服务员打趣,“哎,我说小哥,刚才我过来的时候,怎么不见你这么热情啊,看来这美女还是有优待的,可你不能因为咱是爷们,就不热情对吧?” 服务员马上笑着说:“这位大哥,可不是你说的这样,乔美女和肖美女经常来光顾,所以我们就熟了,不过大哥你既然说了,那我再给你添点花生毛豆去。” 林昆笑着说:“行,有眼力见。” 乔彩儿和肖苒都坐下了,两人是这里的老主顾,能吃饭到这么晚,有很多也都是老主顾,彼此之间就算没说过话,但也彼此认得。 乔彩儿和肖苒这一来,其他桌的几个客人,马上就看了过来,美女大家都喜欢看,这些人里不乏之前有过来搭讪,想约这两个姑娘的,结果都是碰了一鼻子的灰。 现在,见两个美女和林昆、车勇坐在一起,一个个脸上的羡慕,心里头酸溜溜的。 这顿饭的主角是车勇和肖苒,林昆就是在这陪着,避免氛围太尴尬了,另外车勇这性格,要是让他单独约肖苒,肯定别扭。 林昆也吃的差不多了,就找了个借口,说要到处转转,顺便还把电灯泡的乔彩儿给叫走。 乔彩儿这小丫头的性格,活泼开朗型的,九零末今年才刚刚二十岁,此时这小丫头穿着一条牛仔短裙,露出一对大白腿,上半身穿这一件露肚脐的小衣服,跟在林昆的身旁,笑着说:“林大哥,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啊,你可以不回答,但如果回答的话,就一定要说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