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二章:雨夜 - 神兵奶爸

第二百五十二章:雨夜

第二百五十二章:雨夜 半夜的时候,窗外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雨水打在破天窗的大玻璃上,滴滴答答的响起了一片旋律,像是季末里一曲嘈杂的演奏渗入耳中。 林昆睁开了眼睛,点了根烟靠在床头上坐了起来,伴随着夜色中的雨声,思绪不知不觉的就回到了过去,那是在漠北军区入伍为兵的时候,已经记不清多少个雨夜在森里里度过了,那时候穿着大氅一般的军用雨衣,缩在树杆上彻夜不眠,记忆最深的一次是在中越边境的时候…… 那天晚上的雨很大,天空中划过闪电响着闷雷,雷声轰隆隆的仿佛大地都跟着颤抖,当时害怕在树上被闪电击中,他就带着小伍几个人躲在了山坡上的一块大石头下面,他们那次接到的任务是端掉一个制毒团伙,那个制毒团伙每年向内地输送成吨的病毒,不知道祸害了多少人。 雨水下的越来越大,大的已经令人分不清方向了,虽然是穿着雨衣,但所有人的身上已经慢慢的浸湿了,好不容易熬到了下半夜两点多钟,山里渐渐有大水的声音,再那么下下去估计很快就要爆发山洪了。 那个制毒团伙是藏在半山腰的一个隐秘的地方,林昆的手里没有详细的情报,所以只能等到下半夜对方的防守最薄弱的时候再潜入行动。 本来是要等到三点钟的,但考虑到即将爆发的山洪,林昆只好带队悄悄的潜入了过去,整个过程还算是很顺利的,他们一路潜杀了过去,杀死了十几个制毒份子,这些人大多都是越南本土的犯罪份子,其中也有边境上的华夏人,但最后有一个人逃跑了,那人身手非同一般,穿梭在森林里就像是一只猎豹一样,林昆当时本来眼看着就要追上了,那人却是一个纵身跳进了刚刚爆发起的山洪里,顺着山洪不知所踪。 当时林昆就有一种预感,如果这个人不死,将来一定会找他报仇的,他还记得当时那人跳入山洪里的一瞬间回望的眼神,充满说不出的阴狠。 在漠北的那些年,尤其后期成为‘狼王’的日子,林昆杀了无数的犯罪分子,也和无数的犯罪分子结仇,他不在乎哪些人会来寻他报仇,但唯独那个雨夜里跳入山洪逃走的男人,总会令他不经意的回想起来,尤其现在有了楚静瑶和澄澄,他不再是过去的那个无牵无绊的狼王了。 烟抽完了,窗外的雨声依旧点点滴滴,林昆光着脚走到了落地窗前,小区里那朦胧的灯光在雨水里氤氲而又美丽,如今的生活是他以前不敢想象的,住在大房子里,这样的雨天不用潜伏在森林里执行任务,那时候他是漠北的狼王,而现在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有老婆孩子的居家男人。 忽然,林昆脸上的表情一紧,就好像是大森里的野兽察觉到危险时的反应,目光落在了别墅的大门口,那个地方刚才分明一个人静静的站在那儿,像是一道鬼魅一样,等他看过去的时候,那人嘴角阴森的一笑,露出一副阴森的白牙,转身消失了。 林昆绝对不怀疑自己的眼睛,刚才那人确确实实的存在过,他也不信这世界上有鬼魅这样的东西,那个人的眼神他很熟悉,之前肯定见过。 林昆眼睛微微一眯,直接从阁楼的阳台上跳了下去,以猎豹一般的速度追出了大门外,站在大门口四处的眺望,早已经不见任何踪影了。 雨水淋湿了身上,林昆像是一座雕塑一样站在门口静静的思索,过了几秒钟,嘴角喃喃的道:“难道是他……” 阳光攀上云端,新的一天阳光明媚,昨天夜里下过了小雨,空气格外的清新,送完了澄澄去学校之后,林昆哪儿也没去,直接就回家了,晚上就要赛车了,他一点也都不敢大意,过去开装甲车、坦克的是他强项,赛车还真玩过,回到家后什么别没干,直接躺在床上养精蓄锐了。 一天很快就过去了,这一天就跟提前商量好似的,林大兵王的手机难得一声也没响,中间也只震动了两下,是一个群发返程车小广告的短信。 晚上接澄澄回家,一家三口吃完了晚饭之后,楚相国便安排车来接澄澄,澄澄喜欢去外公那儿玩,在外公的地盘上,他完全就是个小皇帝,要啥有啥。 澄澄被接走后,林昆和楚静瑶相视一笑,楚静瑶回到房间里换了套衣服出来,是一套专门赛车的衣服,同时也拎着一个衣服袋递给林昆,林昆接过来看了一样,是和楚静瑶身上款型一样的赛车服,咧嘴笑着说:“媳妇,咱俩这是情侣的呢?” 楚静瑶白了他一眼,道:“你就别臭美了,衣服是秦雪送给我的,我们三个穿的一样,显得专业一点。” 林昆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道:“专不专业对于我来说无所谓,只要能赢就行了呗。” “呵,你这么有把握?”楚静瑶轻佻的笑道。 “必须的必!”林昆一副胸有成竹的表情。 楚静瑶脸色突然严肃起来,看着他说:“穿上。” 林昆马上就有些蔫吧了,老实的道:“好……”回房间里换上了衣服。 秦雪的眼光不赖,这赛车服穿上去之后花花绿绿的,但确实显得专业了,只是坐在老捷达里,多少有些气质不相符,说一句地道老实的话,坐在老捷达里最好就是一身吊丝的打扮,那样气质就百分百的相符了。 林昆坐在正驾驶上,楚静瑶没有坐在副驾上,而是选择了后排,林昆笑着说:“怎么,把副驾给秦雪留着?” 楚静瑶表情平淡的道:“你就别臭美了,我怕你的车技太烂,坐在前面不安全。” 林昆看了一眼后视镜里的楚静瑶,笑着说:“口是心非,明显的口是心非。” 楚静瑶白了他一眼,“赶紧开你的车吧。” 林昆嘴角一笑,几分猥琐的道:“好嘞,坐稳了!”话刚说完,脚底下猛的一脚油门,老捷达咆哮一声震天吼,噌的一下如离弦之箭一样蹿了出去,后排上的楚静瑶完全没有准备,后背猛的被推在了靠背上。 “你就不能慢点,这是在小区里,万一撞上了人怎么办!”楚静瑶看着后视镜里的林昆,严厉的警示道。 林昆轻佻的一笑,道:“放心吧老婆,我开车你放心,保证平平安安的啥事没有。” 看着后视镜里这厮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楚静瑶暗暗的忍了一口气,这厮简直是无药可救了。 到了秦雪家的楼下,把秦雪接上了车,很有趣的是楚静瑶不坐副驾驶,秦雪也不坐副驾驶,好好的一个副驾驶就那么给空了,林昆这就有意见了,好不容易载了两个大美女,结果一个也不坐在前面给他撑面子。 “我说你们俩……”林昆看着后视镜里的两个大美女道:“你们这是对我有意见还是咋的,到了南山路上人家的副驾座上都有美女相伴,我的就空空然啊,我这好不容易装了两个大美女,怎么也得撑撑面子不是。” 两个大美女坐在后排上正在谈论着最新的时尚周刊,几乎同时和后视镜里的林昆对视了一眼,接着又继续聊了起来,根本没有搭理他的意思。 林昆这就有些郁闷,这两个女人现在明显是结成一派了,他倒是成了孤家寡人,明显看出两人不愿意搭理自己,咱们林大兵王只好悄悄的开车上路,现在只恨自己当初在改装车的时候没多留一手,把后面的窗玻璃给弄成半透明的,而不是现在这种全黑的,人坐在里面从外面看不到。 南山路上早早就设置上了路标,醒目的几个大字提醒着平常的私家车,这里晚上要举行贫民地下赛车,为了安全让他们提前上山或者绕道而行。 南山路的顶端是中港市著名的南山公园,南山公园的门前有一大块的空地,这块空地大的平时可以当停车场,还可以给大妈们跳广场舞,平时每到傍晚的时候,就有无数的市民开车上来消遣,有的逛公园,有的跳广场舞,还有的单纯的坐在路边看看风景,总之这里平时热闹的很。 此时,公园前的空地上交织错乱的停满了车,都是一些专业的跑车或者是经过改装的豪车,林昆找了个位置把老捷达停下,老捷达经过龙哥的改装之后,外形上虽然时尚锐利了不少,但跟那些专业或者是改装的豪车比起来还是不够档次,停在车群的中间有一种默默无名的感觉。 老捷达刚一停下来,马上就有专门负责的人员过来敲车窗,礼貌的笑着说:“先生,请出示你的参赛证。” 林昆从兜里掏出了一个小证件递过去,那是秦雪之前给他的,凡是参加地下赛车的都要交参赛费,交完参赛费之后举办方会给一个参赛证,凭借着这个参赛证才可以参加比赛,否则的话只能到一旁的观众区待着。 穿着一身黑色职业装的负责人看了一眼证件之后,在手里的平板电脑上做了一下登记,然后将证件还给了林昆,并笑着说:“先生,祝你好运!” 林昆笑着说了声谢谢,眼神向前方簇拥了一圈豪车的中央看去,金凯正被一群穿着赛车服的小青年簇拥在中间,满脸的笑容,一副大哥大的派头。 林昆又向周围看去,看到了许多熟悉的面孔,其中有南城区三大帮派的大佬,分别是马帮的老大马锦魁,斧头帮的老大李富,光头党的老大张磊。 这三人出现在这里再正常不过,放眼整个中港市,想要得到疯皇集团承包权的人不少,要说最想得到疯皇集团承包权的肯定是他们三个,不管他们谁得到了疯皇集团的承包权,马上就可以成为南城区最大的帮派,接下来肯定是要统一南城区的,一旦统一了南城区,那在中港市的地位自然不用多说,南城区是中港市四大城区加上中心市区在内最有商业价值的地方,一旦统一了南城区,就代表着可以在中港市跺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