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一十七章: 自罚三杯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五百一十七章: 自罚三杯

酒水小妹开始准备酒,按照酒吧的消费标准,这997块钱倒也好整,哪个酒吧里还没几样贵的假酒,随便的摆上几杯说是明码标价,还不得乖乖的掏钱,能来酒吧里消遣挥霍的,都是些爱面子的主儿,总不至于为了三两杯的酒钱,落得一个被人看笑话的境地吧。 再说了,能够支个门开酒吧的,有几个没点道上的背景,一般人想在酒吧里耍横,还真得好好掂量掂量,这倒不是说酒吧欺客,而是大家各取所需遵守规则,来酒吧里大手大脚的无外乎是为了面子,在妹子的面前装装13,勾搭那么三两个妹子,好出去找个地方深入交流。 酒吧给足了面子,提供了场所环境,咱总得付出点吧,这种关系没人提起,却是真实存在的。 眼前这酒水小妹倒是实在,没有搞个三两杯的所谓的名酒,就把林昆这997给打发了,先上了两杯啤的,又来了两杯红的,接着又喊来了专业的调酒师,当场来了一排的鸡尾酒。 调酒师也是个姑娘,身材妖娆、脸蛋魅惑,身上的穿着暴露,胳膊、胸前、小腹、大腿上露出一大片白皙的肌肤,酒吧里的灯光频频闪过,照在她那细腻光滑的皮肤上,仿佛瞬间就点燃了无数魅惑的信号,令人目光深陷。 这姑娘留着一头烟灰色的短发,脸上的妆容十分的精致,尤其调酒时认真而又时而抬起头看过来的魅惑目光,仿佛一下子能抓住对方的心。 这种场合,林昆来的多了,自然就有免疫力了,可不得不说,这种调酒的性感的姑娘,确实和普通的那些浓妆艳抹的姑娘不同,尤其是一变喝着酒,一边欣赏她调酒的模样,就像是在欣赏一件艺术品一样。 车勇低着头,佯装不去看这个姑娘,可还是忍不住的抬起头偷偷看过去,他虽然出生在车家,从小就受家里的产业影响,可他到现在为止,还没正儿八经的处过一个女朋友,性格是主要的原因,但这不代表他对女人免疫。 其实,车勇到现在为止,还是一个正儿八经的处男…… 林昆一看车勇这表情,就知道这哥们心里头在想什么,往他的耳边凑了凑,笑着说:“勇哥,人家姑娘漂亮,技术又好,干嘛偷偷看?” “哪,哪有?” 车勇马上抬起头,绷着一张脸,一副死鸭子嘴硬的架势。 “勇哥,我听说你还没谈过恋爱,是真的吧?” “我……” “说话就把这杯喝了。” 林昆笑着将一杯酒推到了车勇的面前,车勇暗暗纠结了一下,道:“我十三岁就开始谈恋爱了,谁说我没谈过恋爱,我是情场高手!” 车勇一副自信满满的模样,甚至恨不得抬起拳头冲胸口捶两下,以表示他刚才说的都是真的。 林昆笑着不语,眼神向眼前的被子瞥了瞥。 “我,我说的……” 车勇不说了,端起眼前的被子,咕咚的就喝了一大口。 吧台后面的酒水小妹,正磕着瓜子,一副看好戏的模样看着两个人,两只手拖在尖尖的下巴上,眨巴着大眼睛看着车勇,道:“大哥,你这么有男人味,怎么会没谈过恋爱呢?是因为心里有伤,还是因为你喜欢的是……” 这小丫头倒是什么话都敢说,一副笑嘻嘻的模样,可能是漂亮可爱的姑娘就是有特权吧,这小丫头大眼睛来回的在林昆和车勇的身上飘,那意思很明显,怀疑两个人是断袖喽。 “调皮,罚一杯!” 林昆向着酒水小妹推了一杯酒过去,酒水小妹不客气,又自顾的捏了两杯过来,“罚一杯怎么行呢,三杯凑个吉利数,我先干喽。” 咕咚、咕咚…… 酒水小妹必然是好酒量,三杯酒连干,然后将杯子反扣在桌子上,直勾勾的看着车勇,舔了舔嘴唇,道:“大哥,刚好我也没谈过恋爱,要不我们互相解决这第一次好不啦?” 车勇倒是没表现出普通小处男的慌张,他堂堂黑河省车家的大少,要是一个酒水小妹都应付不了,这就未免太不正常了。 “你刚才说多少钱可以跟我走?”车勇笑着说,端起桌子上的酒,仰起头一口喝干了。 “只要998。” 酒水小妹眨巴着大眼睛,心里头开始盘算着,今天晚上的提成可以拿多少了,酒水小妹的底薪不高,这在业内是透明的,提成高才是关键,所以就吸引了不少漂亮的小姑娘,穿上了性感暴露的衣服,来这酒吧里头赚外块。 “给我来……996!”车勇嘴角狡黠的一笑,从兜里掏出了一沓钞票,数了十张拍在桌上,“剩下的给你当小费,不算我的消费。” 一千块减掉九百九十六,还剩下四块钱的小费。 酒水小妹嘟起了嘴,倒不是嫌这小费少了,而是车勇和林昆一个套路,就是不点够998的。 “唉……” 酒水小妹故作哀伤的叹了口气,瞥向旁边正在调酒的漂亮妹子,“小冉,那只能再辛苦你了。” 被唤作小冉的姑娘淡淡的一笑,“下班了,请我吃宵夜。”说着,还刻意向林昆看了一眼。 林昆正面迎上这姑娘的目光,脸上的表情平静的很,倒是坐在林昆旁边的车勇,只是擦边的和这姑娘的目光碰上,脸颊马上红了,好在这酒吧里灯光昏暗,不至于被发现。 林昆喝了两杯酒,见氛围撩的差不多了,就问眼前的酒水小妹,道:“你们这酒吧里头,就没有什么刺激点的玩意儿么?喝酒泡妞这些都太老套了。” 酒水小妹的大眼睛突然一眨,眉头微微蹙起,脸上的笑容也随之一僵,道:“大哥,你说的是那个?我还是劝你们,酒吧就是喝酒撩妹的地儿,有些东西沾上了可就不好戒了,我看你们也都是有钱人,可再多的钱,就是金山银山,一旦沾染了那东西,都得没了。” 林昆一听这话,心里马上确定了七七八八,看来还真是有门儿啊,旁边的车勇脸上的表情也是微微一变,但没有表现出来,依旧看着调酒的小冉,这姑娘调酒的模样越看越耐看。 “没关系,我们都是自制力强的人,就是想偶尔找一下乐子,妹子能给我们介绍一下么?” 林昆笑着说,兜里掏出了一沓钞票,推到了妹子面前。 酒水小妹并没有伸手来接这钞票,反倒是给推回了林昆面前,惋惜似的的叹了口气,目光向一旁的一个光线格外暗淡的角落指了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