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一章:拓跋阿甲 - 神兵奶爸

第二百五十一章:拓跋阿甲

第二百五十一章:拓跋阿甲 一顿饭吃了二十多万,这在楚相国的人生历史上也是为数不多的,过去吃这么金贵的饭都是和大客户一起吃的,今天有幸和自己的闺女、外孙一起吃,他的心里说不出的高兴,要是每天都能和闺女、外孙一起吃饭,顿顿二十多万他都愿意,钱赚到了一定程度为的是啥,两个字——家人。 从万国食府的大楼里出来,一家人完全是享受绝对贵宾服务的,服务员一路陪送,再到穿着立正的保安主动的去打开车门,就像是对待总统一样。 要说有钱就是好,有钱的生活除了奢侈之外,再就是附带了一堆的虚荣。 楚相国上了他的那辆加长的奔驰车,秦雪给他开车,林昆和楚静瑶还有澄澄上了老捷达,林昆喝酒了不能开车,楚静瑶坐在了正驾驶上,林昆和澄澄坐在了后排。 开车门的时候,不论是保安还是服务员,全都是微微的一怔,楚相国那辆加长版的奔驰不用说,几百万的豪车,也符合他到万国食府消费的档次,林昆的这辆老捷达看起来就有些太过低端了,要是这年头开捷达的都能吃的起万国食府,那万国食府的招牌广告语就该拆下来烧了。 ——专做成功人士的私人厨房。 至少在外人的眼里,在正常人的眼里,在眼下这几个服务员和保安的眼里,开着老捷达的林昆绝对算不上是成功人士,而且是差的远呢。 老捷达开进了海辰别墅区,这一路上楚静瑶开的是很别扭,改装后的老捷达不同于普通的家庭轿车了,最基本的反应就是油门的灵敏度提高,方向盘更精准了,这些按说都是好事,主要是这辆车是手动挡的,楚静瑶开惯了自动挡车的,左脚踩离合的时候总是有些手忙脚乱,好在最终还算顺利的把车开到了七号别墅的大门口,一家人顺利到家。 路上澄澄有些困了,躺在林昆的怀里睡着了,停车后楚静瑶本来想叫醒澄澄,却被林昆抬手拦住,林昆冲楚静瑶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小声的说:“别吵醒孩子。”说完轻手轻脚的打开车门,一点一点的把澄澄抱下了车。 澄澄在林昆的怀里熟睡着,抿着小嘴一副很酣甜的模样,粉嫩白皙的小脸蛋在灯光的照射下更加的可爱迷人,看起来就像是个小陶瓷娃娃一样。 林昆抱着澄澄向别墅院里走去,楚静瑶一时间有些微微发愣,直到林昆回过头冲她小声的说:“媳妇,快过来开门啊。”她这才反应过来。 楚静瑶赶紧小跑过去开门,看着林昆抱着澄澄走进屋里,这一瞬间她的心里说不出的幸福甜蜜,不因为别的,就因为他真心的对待她的儿子。 林昆把澄澄放在床上,小家伙依旧睡的酣甜,好像还做着什么美梦,一脸的笑意,林昆在澄澄小额头上轻轻的亲了一下,站起来笑着对楚静瑶说:“行了,你们娘俩睡吧,我上楼去了。” 刚才在酒桌上还装的一副酩酊的模样,这会儿完全清醒的跟个没事人似的,楚静瑶看着这个家伙,忍不住的又暗暗咬牙,再想到这厮刚才还趁机占了她的便宜,她心里的这口气就更吞不下去了,捏着手指就想要掐林昆。 林昆马上察觉到了一丝冰凉的杀气蔓延过来,咧嘴一笑就想要逃跑,楚静瑶却是已经先行一步挡在了门前,她的嘴角牵动起一丝阴冷的笑意,森森的看着林昆。 林昆顿时感觉像是被美人蛇盯上了一样,仿佛随时都会被缠上窒息而死。 楚静瑶伸手就要过来掐林昆,她心里是这么想的,刚才要是在饭店里掐他一下就算了,掐多了有损她平日里的淑女形象,但在家里可就不一样了,即便自己把这个混蛋给掐的浑身伤痕累累,也没人看的见。 唰唰…… 楚静瑶那一对白皙修长的手指来回摩挲着,看在林昆的眼里就像是两把精致但却能杀人的利器一样,他咕噜的咽了口口水,骨子里升起一丝凉气。 眼看着那对白皙的手指距离自己的肋骨越来越近,林昆已经做好了慷慨就义的准备,这时突然听床上的澄澄梦呓了一句:“爸爸妈妈加油,我要弟弟妹妹。” 楚静瑶手上的动作停下了,林昆也是微微的一怔,紧接着满脸猥琐的笑容看着楚静瑶那微微泛红的脸颊,调戏道:“媳妇,要不咱努努力?” 楚静瑶气的杏眼圆瞪,这流氓怎么可以这么流氓呢!不等她伸手去掐他,林昆已经不再给她机会了,直接绕过她夺门而逃,顺便还在她的屁股上捏了一把。 “你!”楚静瑶气结,本来想骂这混蛋一句,可念及澄澄还在睡觉,只好把后半句话给咽了回去,结果林昆那货占了便宜夺门而逃后又折了回来,站在门口冲她呲牙咧嘴笑道:“媳妇,你屁股真弹!” “你……你个臭流氓!”楚静瑶两眼一黑,差点被气晕过去,咬牙切齿的低声骂道,忍不住的就要追出去和这个臭流氓拼命,床上的澄澄又梦呓了:“妈妈,妈妈,我要弟弟妹妹,要弟弟妹妹。” 楚静瑶只好忍着满心的愤怒,回到了床边守在澄澄的身旁。 门外,林昆得意洋洋的上楼,吹着口哨,叼着半截没有点着的烟卷。 回到了市中心的豪华公寓,秦雪坐在沙发上心情难以平复,她一直不承认自己对林昆有好感,可今天晚上当楚相国说到让林昆和楚静瑶生孩子的时候,她的心的的确确的一阵难过,这种难过令她有一股窒息的痛。 手里端着一杯红酒,窗外的夜色迷人,星光迷离闪烁,月光清冷的像一盆凉水,她站起来走到窗前,浑身的失落被那悬在空中的凉水淋的通透。 寂寞平静的夜空下,不知掩藏了多少的阴谋,有人在这夜空下尽情的欢笑,有人在这夜空下睡在梦乡,有人躲在城市的某个角落里编制着阴谋…… 林久福躺在病床上依旧痛的哼哼唧唧的,他是一个吃不得半点苦头的人,平生这么吃苦头也是头一次,这被疼痛折磨的感觉对于他来说就像是进了十八层地狱一样,他在心里不止一次的对自己说,一定要让那个姓林的混蛋得到报应,一定! 汤丽不离不弃的守在病房里,必要的时候还要用身体去服侍林久福,她守候的和爱情无关,单纯是为了自己以后的生活,在她的潜意识里,她的人生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如果失去了眼前这个让她恶心的男人的施舍,那她以后的生活就会坠入万丈深渊……她不想再过贫穷的生活。 夜已经深了,林久福之所以没睡,是在等一个人,等那个他让汤丽花重金雇来的索林昆命的人,在林久福的眼里,人命本来就不值几个钱,老子既然有的是钱,就可以随便的让哪一个人去死,这种勾搭以前他也干过,之所以没有被绳之以法,是因为总会有人愿意收他的钱当替罪羊。 病房的门没有被敲响就直接被推开了,这不是医院里工作人员的习惯,进来的人也不是医院里的人,而是一个一身灰色装束,脚上踩着一双皮鞋的男人,这男人看起来黑黑的,脸上有一道大疤,目光阴鸷的尤如冬天里饥饿的秃鹫,身材不是很高大,却蕴着一层无穷尽的戾气。 一眼看去就能感觉的到,这是一个会杀人的人! 林久福哼哼唧唧的声音戛然而止,愣愣的看着这个男人,这个男人虽然没敲门,但进来后还是很有礼貌的,他先是躬身向林久福行了个礼,语气平和的道:“你好林先生,我叫拓跋阿甲,收到汤小姐的邀请来的。” 林久福回过神,他虽然不懂得武术,也没经历过什么江湖的风风雨雨,但买凶杀人这种事他干过,他见过许多的杀手,但像眼前这位拓跋阿甲这么令他满意的还是第一次,他回过神后笑着道:“幸会幸会。” “谢谢。”拓跋阿甲礼貌的微笑,和正常人不一样,他即便笑着也有着一股寒气凛人的感觉。 林久福是个精明的商人,他向来知道便宜没好货这个道理,汤丽联系上了这个拓跋阿甲之后告诉他,对方只要十万人民币就答应把事办成,林久福还以为汤丽找的是一个便宜的三流货色呢,反正在他的眼里林昆是个不入流的角色,所以也就没在乎汤丽找的是个什么样的角色。 结果现在这么一看,这位拓跋阿甲明显就是一个一流角色,一流的角色为什么这么便宜?这就让林久福的心里不免猜忌了起来,直接就问道:“拓跋先生,你看起来应该不止十万块的价格吧,为什么这么便宜?” 这位拓跋阿甲淡淡的一笑,反问道:“难道林先生觉得我应该多要一些?” 林久福精明的双眼微微一眯,道:“难道不应该么?像拓跋先生这样的杀手肯定是一流的,一流杀手可不止十万块,这次的事你要是办的漂亮了,我再翻三番。” 拓跋阿甲的回答出乎林久福和汤丽的意料,他淡淡的一笑道:“谢谢,不用。” “还有人不喜欢钱?”林久福道。 “我喜欢钱,但这次的事即便你不付我钱,我也会来做的。”拓跋阿甲淡淡的笑道。 “哦?” “呵呵……”拓跋阿甲直言道:“你要我干掉的那个人,他也是我的仇人,我和他的仇不共戴天,这次到中港市来,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林久福和汤丽全都一脸凛然起来,他们实在想不通就林昆那个吊儿郎当的角色,怎么会和拓跋阿甲这样的狠人结怨,同时林久福的心里一阵的窃喜,找上这样的一个人绝对算是赚到了,不用花大价钱事还能办成。 林久福忍不住好奇的问道:“拓跋先生,能说一下你和他之间有什么仇恨么?” 拓跋阿甲阴冷的一笑,道:“林先生,知道的太多不好。我只收现金。”说完,转身出了房间,剩下林久福和汤丽愣愣的对视了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