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九十七章: 心理战 - 神兵奶爸

第二千四百九十七章: 心理战

(读者大大们,今天得欠更了,欠两更,一共欠了十三更,等放假了二斗会补回来……抱歉。) 陈少秋已经到了抓狂的地步,这么大的一批货,钱已经花出去了,重要的是已经答应海爷了,这货要是出了什么问题…… 后果他不敢想象,他虽然已经准备好了退路,大不了一走了之,换个城市生活。 可他刚才下楼扔垃圾的时候发现,外面停着一辆可疑的车,他扫了一眼那车牌号,回到家仔细的一想,是海爷公司里的车。 他掀开窗帘,向楼下看去,车窗的位置突然反了一下光,他知道那是车里有人用望远镜,在偷偷的监视他的家。 想跑是不可能了,他现在只能将全部的希望寄托在林昆身上,可林昆的电话却是怎么也不接。 他的媳妇逛街回来了,买了一大堆的东西,见他傻愣愣的坐在沙发上,笑着说:“老公,你怎么了,好像很不开心的样子啊。” “陈昆到现在都没有消息,货可能出问题了。”陈少秋面无表情的说。 “哦,那怎么办呀,你是不是要跑路了?”秋萍倒是一点也不紧张,站在镜子前,试她刚买的新衣服。 “跑?你以为我能跑的掉么,你回来的时候,看到楼下的那辆车了么,那是海爷派来监视我的,真出了事儿,我们都跑不掉。” 陈少秋再也控制不住情绪,几乎咆哮的吼出来。 “跑不掉就跑不掉呗,我一个女人家的,他们也不能把我怎么样,最多就是睡一下,这个我倒不怕呢,不过你嘛……” 秋萍没心没肺的一笑,“要是海爷看得上我,我和他睡的时候,替你求求情,让他放你一条命,也算不枉我们夫妻一场。” “你一个贱biao子,我打你!”陈少秋本来就火大,被秋萍这么一刺激,马上暴怒。 “你打呀,反正我就这张脸和这个身子值钱,你要是给打坏了,不好看了,那海爷肯定就看不上了,我想替你求情也没机会了。”秋萍挺着胸脯扬着下巴,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你……” 陈少秋举起的手僵硬在半空中,最终放了下来。 “陈少秋,别一副你很在乎老娘贞洁的样子,你让我和别的男人睡的时候,也没见你这个样子,我们只不过是互相利用罢了,你看上了我的身子,让我陪别人睡,而我看上的是你的钱,咱们彼此彼此喽。” 秋萍收起了衣服,随手撇到了沙发上,“算了,扫兴,不试了,我先去睡觉了。” 陈少秋颓然的坐在沙发上,这时手机响了起来,看到号码后,他整个人神情一凛,恭恭敬敬的接了电话,道:“海爷……” “货怎么样了,我听到消息说阿沙木镇发生了意外,当地的大黑蛇和咱们的优质供应商查克奥里夫都死了。” “死了!?” 陈少秋眼睛一瞬间瞪的老大,“海……海爷,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我,我怎么没听说?” “你没事多下楼溜达溜达,说不定就知道的多了,取货的小子还没联系上吧,时间不多了,要是出了什么意外,后果你知道的。” 嘟嘟嘟…… 对方挂了电话,陈少秋的额头出了一层细汗,整个人表情呆滞,直勾勾的坐在了沙发上。 …… 车农家院的小饭店,吃起来味道可口,三个人点了满满一桌子的菜,基本上是一天没吃东西了,三个人敞开了大吃一顿。 林昆的手机已经被陈少秋打的没电了,接上电源充了会儿电,开机一看,九十三个未接来电,几乎都是陈少秋打的。 八指凑过来看了一眼,哈哈笑道:“这个陈少秋,估计哭的心思都有了。” 龙大相拎着个鸡腿,吃的满嘴油光锃亮,“昆哥,你打算啥时候给他回一个啊。” 林昆笑着说:“不着急,先让他着急一会儿吧。” 三个人吃饱了喝足,开车继续往哈市返回。 这下换八指开车了,龙大相半躺在后排的座椅上眯了会儿,林昆这时拿出手机给陈少秋打了个电话过去。 电话响起的时候,陈少秋已经躺在沙发上睡着了,窗外的天已经黑了,他迷迷糊糊的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屏幕上的号码,见是林昆打过来的,整个人马上精神起来。 “喂,陈兄弟你没事吧?”陈少秋急火火的说。 “陈哥,情况有点复杂,我和两个兄弟正在往哈市赶,阿沙木这边出事了,死了不少的人,我们三个也是侥幸逃出来。”林昆故意压低着声音,装出一副紧张的模样。 陈少秋道:“货,货怎么样,安全么?” 林昆道:“货没问题,陈哥你放心。” 陈少秋本来站起来了,听了林昆的话后,马上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整个人绷紧的神经仿佛一下子松弛,坐了下来,一个没忍住,眼眶里居然涨满泪花流了出来,“兄弟,只要货能平平安安的到哈市,你就是哥的救命恩人,到时候我引荐你见海爷,以后保你前途无量。” “谢谢陈哥,我先不说了,这儿不太方便,我会尽快回到哈市,咱们见面再聊。”林昆也不等陈少秋答应,直接挂了电话。 八指笑着说:“你不怕把姓陈的给吓坏了?” 林昆笑着说:“就是要和他玩玩心理战术,要不然他能答应带我去见海爷么?” 八指道:“这个海爷,应该也是黑河省道上的人吧,名字里带‘海’字的好像不多,我知道的也只有车国海一个,该不会是……” 林昆笑着说:“这个应该是不可能的,车国海的为人我倒是有些信心,不管这个海爷是谁,他居然大肆的购买毒品,那我就要拿他开刀,给哈市的其余所有人看看。” 八指笑着说:“杀鸡儆猴虽然不错,可有时候杀一只鸡,不一定会有什么效果啊,尤其黑河省现在的形式。” 林昆笑着说:“那就再杀一只,杀一群。” 八指笑着竖起拇指,“昆子,我谁都不服,舅服你。” 车子一夜疾驰,中间换了两次开车,天亮的时候,林昆开着车子进入了哈市市郊,副驾座的龙大相和八指全都睡着了。 林昆将车停下,来到了马路边上撒了泡尿,车里龙大相醒了过来,搓着眼睛,看着外面道:“昆哥,咱这是到哪儿了?” 林昆笑着道:“把老八叫起来,咱们该找个地方吃早餐了,吃完了咱们去见陈少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