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九十二章: 前往北山 - 神兵奶爸

第二千四百九十二章: 前往北山

拉贝尔浑身哆嗦了一下,一张俏脸面无血色,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倒在地上的查克奥里夫,似乎还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阿沙木镇里的头号毒枭,竟然就这么死了…… 死在了眼前这个男人的枪下,就像是一只小鸡一样被打死了。 拉贝尔抬起头,呆呆的看着林昆,问了一个和查克奥里夫之前同样的问题,“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林昆笑着说:“一个正义的人,我们出发吧。” 说完,林昆拿出手机给张忠辉打了个电话,让他通知那些不知道被绕到那儿的当地缉毒特警过来善后,一定要把现场伪造成是警方和毒贩之间的激烈厮杀。 林昆打电话,并不避讳拉贝尔,拉贝尔睁大着眼睛,道:“你……你是警察?” 林昆没有回答她,冷笑了一下,道:“你的问题如果这么多,我不介意现在就杀了你。” 拉贝尔脚底下马上向后退了一步,不敢再多说。 林昆的手机这时响了起来,是陈少秋打过来的,林昆拿起来看了一眼,便丢在一旁,冲八指和龙大相招呼了一声,“出发。” 皮卡车向山下开去,林昆和拉贝尔坐在后排,林昆嘴里叼着烟卷,拉贝尔小声怯弱的说:“能,能给我也来一根么?” 林昆摸出一根烟递过去,拉贝尔道:“谢谢……” 皮卡车开走没多久,当地的缉毒警就赶到了,当这些全副武装的缉毒警赶到现场,紧张兮兮的从车上下来,慢慢的向现场靠去,确定了没有任何危险之后,才直起了腰板,一个五十多岁的老民警看着周围的一片惨状,不多时一个手下过来汇报: “报告局长,已经确定了死者的身份,都是本地的贩毒组织,其中有查克奥里夫和大黑蛇。” 老民警的眉头一皱,诧异道:“他们都死了?” 手下带着老民警去查看,当确定了查克奥里夫和大黑蛇的身份上,老民警感叹了一句,“张忠辉这次派来的到底是什么妖孽?” 这时,又有手下过来汇报,“报告局长,我们镇上的兄弟汇报,说有一辆可疑的皮卡车,向着北山的方向驶去。” “北山?” 老民警眉头皱了一下,道:“那不是我们华夏的管辖,他们去那里做什么?” 手下提醒道:“会不会是去瓦西里家族?” “不可能。” 老民警马上否定,“瓦西里家族戒备森严,又有高手坐镇,就是俄国的警方也不敢轻易去犯,他们一个皮卡车上能有几个人?” 手下们都觉得老警察说的有道理,老民警皱着眉头沉思一下,道:“马上和俄国当地的警方联系,我们需要去北山,万一他们真的是奔着瓦西里家族去的,我们必须给予支援,不能眼看着他们送死!” …… 皮卡车一路向北,穿过了小镇,路过中央街道的时候,刚好看到了站在一家挂着‘童家全羊肉馆’牌匾的饭店门口的查强,他手里正捧着一捧野花,似乎在等着人,一盆冷水从楼上泼了下来,将他整个人浇了个落汤鸡。 查强看到了皮卡车,皮卡车门上的弹痕清晰,查强认出了是林昆等人,他的脸上先是诧异了一下,接着看到了车里坐着林昆三人,抹了一把脸上的冷水,笑着冲他们招了招手,喊道:“陈大哥,等你们回来,我请你们吃烤羊腿。” 林昆看着后视镜里的查强,嘴角微微一笑。 拉贝尔看了一眼查强,道:“这小子是镇上出名的滑头,他请你们吃羊腿你们要小心了。” 林昆笑了笑道:“你为什么跟了查克奥里夫?” “钱!” 拉贝尔回答的很简单。 林昆没有多问,编辑了一条短信,发给了陆婷,然后拿着手机拍了一张拉贝尔的照片。 拉贝尔马上紧张道:“你要做什么?” 林昆嘴里嘬着烟卷没说话,副驾座上的八指道:“是生是死,等着审判吧。” 拉贝尔皱起眉头,道:“你们要卸磨杀驴?” 林昆脸上微微诧异,“你居然知道卸磨杀驴?” 拉贝尔倒没有了之前的紧张,道:“当然,我是土生土长的阿沙木镇上的人。” 林昆笑着说:“那你杀过人么?” 拉贝尔道:“杀过。” 林昆道:“如果给你一次机会,你还会和毒挂上关系么?” 拉贝尔疑惑的道:“你什么意思?你是要放过我么?” 林昆没有回答,“回答我的问题。” 拉贝尔微微抬起头,道:“阿沙木镇上的百姓,可能有一半的人都和毒有关系,他们没有碰过毒,但他们家人一定碰过,如果可以生活的更好,谁会愿意干这么缺德的事儿?” 滴答…… 林昆的手机里收到短信,陆婷的效率总是这么快,但这次没有他想要的详细答案,拉贝尔是俄国的国籍,她的详细资料无法查阅,只有简单的几点概括,这是一个极其危险的女人,杀过自己的男朋友一家,这些年跟在查克奥里夫的身边也是没少杀人。 林昆收起手机,这时陈少秋又打电话过来了,这已经是第八个了,林昆还是没有接。 “昆子,你这是在故意吊姓陈的胃口?”八指问。 林昆笑着说:“先让他提心吊胆着吧,咱们仨出来一趟,就三百万的佣金,这可比我们以往任何时候的价码都要低多了。” 八指哈哈笑道:“估计姓陈的这会儿急的都快尿裤子了。” 镇子不大,北山不算远,半个小时便已经开入了北山,拉贝尔提醒龙大相道:“速度放慢,前面有一条小路,我们从那儿上去,待会儿我们停车,步行过去。” 龙大相按照拉贝尔的说法,向着小路驶去。 林昆看了拉贝尔一眼,道:“为什么杀你男朋友一家?” 拉贝尔脸上的表情一怔,皱起眉头,“你怎么知道?” 林昆将燃尽的烟头掐灭丢到了窗外,笑着说:“说说吧。” 拉贝尔有些倔强,道:“我为什么要说?” 林昆看着她,目光里带着一股强大的威压,拉贝尔马上败下来道:“他是个禽兽,他和他的兄弟一起把我给……还有他那该死的父亲,他们一家人都是禽兽……” 提起不堪回首的往事,拉贝尔的眼底重新聚满了杀气,“杀一个不够,两个也不够,我就端着枪把他们全家都给杀了!” 林昆没有继续追问,前面的一个一小块平地,拉贝尔冲龙大相喊了一声,“停下……” (二斗的微信号:qiujumu欢迎各位大大添加,邀请大家进微信**流;微信公众号:网文二斗,二斗会发番外;qq群:一群已满,请各位大大加二群:131653628(2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