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八十一章: 暴风雨将至 - 神兵奶爸

第二千四百八十一章: 暴风雨将至

(今天五更,先更两更,晚上九点前,另外三更出来……) 荤菜? 林昆和龙大相、八指同时停了下来,直觉告诉他们,肯定不是什么好事,但他们也只是猜对了开始,却没有猜到结局。 店老板见三人停下来,更是凑前一步,笑着说:“小店是小本经营,荤菜不贵,一个人五十!” 似乎是为了表达的更形象,还竖起了五根手指头。 龙大相挑着眉头道:“老板,啥玩意儿荤菜啊?” 店老板眨巴着眼睛,嘿嘿的一乐,冲着吧台后的小屋就喊了一句,“荤菜,赶紧出来上桌了。” 应声,小屋的门帘被掀开,一个看起来至少四十多岁的女人,整理着衣服出来了,这女人头发凌乱,脸上还残余着绯红,显然刚才和店老板在里面折腾的就是她。 林昆三人的脑门顿时一黑,林昆转身就向楼上走去,这种无聊的事儿,他不想多掺和,八指却是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冲龙大相道:“大相啊,我下不去嘴,还是你一个人吃吧,我和昆子先上去了。” 龙大相也是一脑门的黑线,从屋里走出来的大姐,见他没有跟着林昆、八指上楼,还以为这生意有戏呢,那白净的大脸盘子上,马上绽开了一层妩媚的笑容,道:“大兄弟,姐看你身体壮,看着给点就行。”边说还冲龙大相抛着媚眼。 龙大相脸上的表情一愣,浑身打了个哆嗦,冲着这大姐还有店老板呵呵一笑,道:“算了,我吃素,对荤菜没啥兴趣。”说完,冲着林昆和八指喊了一声,“哎,等等我啊,你们两个不仗义的家伙!” 眼看着要到手的生意飞了,这大姐不高兴的冲店老板看过来,店老板的小身板干瘪瘦,和这大姐站在一起明显单薄的很,疑惑的道:“大花儿,你这么看着我干啥啊?” 被称作的大花的女人哼了一声,道:“都怪你,难得遇到三个这么健壮的小伙子,这生意眼看着要成了,你非要搞老娘,老娘这道好好的荤菜,变成剩菜了。” 店老板猥琐的一笑,“你没听人家说么,人家改吃素了,得,咱们继续把这剩菜吃完。”说着,伸手在女人的屁股上抓了一把,抱着女人的肩膀就往小屋里走…… 林昆三人回到了各自的房间,这房间的条件不是一般的简陋,林昆和张忠辉通了一个电话,张忠辉把他所知的情报告诉了林昆,并将这次可能交易的人员名单给林昆发了过来。 用张忠辉的话说,林昆他们这次不是单独行动,沿路的警方都已经打好招呼了,另外市局也派出了一队特警暗中协助。 张忠辉知道林昆的身份,可这次是和毒贩直接交易,他还是想最大限度的保证林昆的安全。 挂了电话,林昆躺在床上,也没去想太多,只是觉得张忠辉对缉毒有格外高的热情,普通的民警提到缉毒,心中多少都会有几分胆怯,毕竟毒贩都是一群亡命徒,但张忠辉的勇敢却是能明显感觉的到。 对于张忠辉,林昆的心里还是很敬佩的。 一夜无话,除了这小旅馆的隔音不太好,都已经下半夜了,隔壁还有人在吃‘荤菜’,床板子吱嘎吱嘎的响,那女人叫的更假,就好似那男人是拎着铁棍在搞。 第二天天一亮,三人便起床到楼下集合,龙大相是最后一个下来的,这家伙平时就喜欢睡个懒觉,今天早上更是黑了两个眼圈,没辙儿啊,隔壁的娘们声音太大,他是真睡不着,好不容易到天亮才迷糊的睡了过去,早上从房间里出来一看,正好碰到了隔壁的娘们,居然是两女的。 三人简单的吃了个早餐,便开车上路,八指哈哈的笑道:“这两女的怎么搞?” 龙大相白了他一眼,道:“八哥,你这问题也太没水平了吧,两个女人当然是……” 不等龙大相的话说完,车子路过了一个早市,就听旁边的一个三轮车的喇叭喊着:“卖黄瓜,新鲜的长条黄瓜,五毛钱一斤……” 林昆三人脸上的表情都是一愣,紧接着哈哈大笑起来。 八指开车,林昆坐在副驾座上,翻看着手机上,张忠辉给他发过来的资料,这些资料他昨天晚上已经看了一遍,其中有一个叫查克里奥夫的,是这次最大的嫌疑人。 这个查克里奥夫的背景不简单,他是边境上的大毒枭,手底下有几十个亡命小弟,他的货品来源主要是从瓦西里家族那儿得到的,换句话来说,他是瓦西里家族在毒品生意上的全权代理人,几乎是掌控着从俄国流入黑河省百分之八十的货。 华夏的警方不止一次想要抓获查克里奥夫,抓住他的意义不光是要将其绳之以法,更是可以将整个黑河省的毒贩们揪出大半。 张忠辉在电话里的意思,如果有机会能见到查克里奥夫,他希望林昆能够抓活的。 林昆早上的时候,也和车国海通了一个电话,对于车国海,林昆没有什么隐瞒,但也没有多说,只是说帮一个朋友到阿沙木镇上办点事,车国海听了之后,叮嘱他说:“阿沙木镇不是个善地,还是要小心一点的好。” 林昆答应了一声,接着便问最近这两天,黑河省的地下世界有没有出现什么异样。 车国海把最近的情况陈述了一番,除了于中国那几个人被林昆给收拾了,目前黑河省的地下世界一片宁静,但这宁静显的很不正常,就好像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一般。 车国海宽慰林昆,可能是于中国几个人被他给收拾了,所以震慑到了其他的人。 林昆笑着说:“车老哥,事情只怕不是这么简单,我们最开始都低估了黑河省的这些道上大佬们,他们有的是心悦诚服,可一旦我的规则妨碍了他们的买卖,对于这些视财如命的人来说,多数会宁愿鱼死网破,也不愿受我的管束,这个时候倘若有居心叵测的人,将他们联合在一起,酝酿一次暴风雨出来,也就顺理成章了。” 林昆所说的,也正是车国海担心的,车国海道:“那现在我能做些什么?” 林昆道:“敌人在暗,我们在明,等我这次在阿沙木的事情办完了,这暴风雨估计也就要来了,车老哥你的第一任务是确保车老的安全,不能再出任何闪失了,另外你也要当心,不能出什么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