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七十九章: 七天之内 - 神兵奶爸

第二千四百七十九章: 七天之内

林昆、龙大相、八指三人就是在这配合着演戏,陈少秋见三人一副好奇而又崇拜的模样,内心里也是虚荣心大作,便开始借着他的产业吹嘘了一番,不过说来说去,都没有提到这次的买卖是和毒有关。 “陈大哥,恕我直言,你这买卖听起来诱惑力很大,我们兄弟几个以前都是在南街的老市场混,一年下来也没多少个钱,你一下子就要拿出一百五十万分给我们兄弟,这让大家都高兴,可你不说这具体买卖是干啥,恕咱们兄弟不能接这活。”林昆一副态度坚决的模样说。 陈少秋哈哈的一笑,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道:“陈兄弟,你不要想太多,我陈某人肯定是把三位当成朋友,既然已经谈到这步了,那我也就不瞒着三位了,是……毒!” “毒!?” 一听到是毒,林昆三人脸上的反应几乎都是一样,一副震惊而又忌惮的模样。 “三位兄弟,你们不要这么紧张,俗话说富贵险中求么,越是赚钱的买卖就越危险,三位兄弟身手不一般,这次替我去北边的沙卡拉小镇上取一趟货,中间的路线我已经给三位规划好了,保证不会出事的。” 林昆沉着脸说:“陈大哥,怎么保证?” 陈少秋被林昆冰冷的目光逼视着,心里还真有些打怵,笑着说:“这一路上的条子我都了解,他们平时喜欢扎堆在什么地方,一般几个人,我都基本掌握了,我给你们选的这条路线,是一条冷门的路线,很少有条子会过去把手,就算是真的碰上了,人数应该不多,以三位的身手……” 八指道:“陈哥,你的意思是让我们跟条子动手?那可是华夏法律中的大忌,万一出了什么事,可是要被枪毙的。” 陈少秋笑着说:“老八兄弟,你想多了,只是让你们顺利把货带回来,又没说必须要把条子给怎么样了,这个度不还是在你们的手里把握着,别搞出人命就好嘛。” 说话的时候,陈少秋的目光,一直有意无意的向龙大相看去,在他看来,三个人里就属龙大相的兴趣最浓,笑着说:“龙兄弟,你觉得这个买卖能做不能做啊?” “我觉得……当然能做了,这么好的买卖,要是这次成功了,下次陈哥你还得记得我们兄弟啊。”龙大相笑着说,却是被林昆瞪了一眼,他马上闭嘴不出声了。 陈少秋知道最终的决定权在林昆的手里,于是笑着问道:“陈兄弟,你看这买卖?” 林昆没有马上答应,笑了一下,说:“陈哥,这件事不一般,我还是先和我的兄弟回房间里商量一下,尽快给你回话。” 陈少秋笑着说:“好,那半个小时后,告诉我这活儿能不能接,要是三位兄弟放着这财不取的话,我只能另找他人了,我还是那句话,富贵险中求,陈兄弟好好考虑。” 回到了林昆的房间,八指和龙大相坐了下来,三人并没有真的商量,这么做只是给陈少秋抛一个烟雾弹,让陈少秋更加的对他们放心,如果上来就果断的接了这个活儿,那看起来未免有些令人怀疑。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龙大相开口问林昆,“昆哥,你真打算这次趁机端了长毛的贩毒团伙?” 林昆道:“这要看情况,如果是一条大鱼,那直接就给宰了,如果是一条小鱼那就先放了,等着大鱼慢慢的来上钩。” 八指道:“我倒是觉得,这次必须是一条大鱼,那个姓陈的肯给我们仨一百五十万,这次货的量肯定非常的大,能够提供这么大货量的,能是小鱼么? 林昆和龙大相一起点头,同意八指的说法。 林昆想了想,道:“咱们到时候见机行事吧,如果动了俄国那边,陈少秋这边一定会得到消息,到时候可能又错过了哈市的大鱼,在陈少秋的上面,还有一个人,这个人应该才是黑河省地下世界的大毒枭。” 林昆三人刚离开不久,陈少秋就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里的人声音有些沙哑,道:“小陈,我的货什么时候能取回来?你要是还物色不到人选,耽误了我的货,你知道我的做事原则,让我和钱过不去的人,我肯定不会让他好过的。” 陈少秋的额头上,马上渗出一层冷汗,道:“海爷,这次的事儿耽搁了,都是小的的错,不过人我已经找好了,马上就能给你回信,我保证一个星期之内给你交货。” 对面的人冷笑了一声,道:“好,那我就再给你最后一个星期,你要是还不能把货给我送来,可别怪我卸磨杀驴了,还有,最近黑河省的地下世界不太平,来了一个外省搅局的小子,你可要当心了,这件事不但不能被条子发现,更不能被这个小子给发现了,明白了么?” 陈少秋连连道:“明白了,海爷,您放心,这件事我一定给你办的漂漂亮亮的。” 不等陈少秋把话说完,电话里的已经传来了忙音,陈少秋收起手机,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军令状已经立下了,要是一个星期不把货给取回来,他就得想想怎么从黑河省逃出去,要不然小命都不保了。 想到电话里的海爷,陈少秋又是嘲讽的一笑,表面上越是道貌岸然的,实际上越是肮脏龌龊。 咚咚咚…… 房间的门被敲响了,陈少秋知是林昆三人,赶紧开门,笑着说:“三位兄弟,想好了?” 林昆三人走了进来,龙大相和八指都不说话,林昆脸上的表情凝重,陈少秋一见这情景,心里头顿时凉半截,莫非是…… 不等他胡乱猜想,林昆道:“陈大哥,我们兄弟三个商量了一下,这个活儿的危险系数太大了,你还是找别人来干吧。” 林昆这是在将陈少秋最后一军,打消他心底最后的疑虑。 刚才听了海爷的叮嘱,陈少秋的心里是有些警惕和顾虑,本来还想着怎么要再试探一下三人的底细,可眼见林昆开口就说不接这活儿了,他心里头马上就慌了。 这次去取的可是一大批的货,可不是随便的普通马仔就能干的,货万一有个闪失,他就是十个脑袋都不够赔的了。 “陈大哥,谢谢你昨天晚上把我们兄弟三个给捞出来,又招待了一番,以后要是有什么事,你尽管吱声,能办的我们兄弟三个一定不推辞,告辞了。”林昆拱起手,带着八指和龙大相作势就要走。 “等等!” 陈少秋赶紧叫住三人,使劲儿的一咬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