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七章:吃茶 - 神兵奶爸

第二百四十七章:吃茶

第二百四十七章:吃茶 把路崖子扔到了一边,这路崖子一块少说也有个三十多斤,被咱们林大兵王随手丢的就像是丢石块一样。林昆拍了拍手,转身伸出手笑着冲法拉利女说:“林昆,美女贵姓芳名,为什么要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啊。” 法拉利女伸手轻轻的和林昆握了一下,尽显大家闺秀的范儿,笑着说:“顾微。” “顾微……这名字有点意思。”林昆笑着说。 “我也不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我们也算是认识过的,这是我们第三次见面吧。”卜菲儿笑着说:“怎么说我也算是帮了你的忙,你是不是该请我。”抬起手腕上精致的手表看了一下,“你也该请我喝个上午茶吧。” 林昆笑着说:“没问题,顾小姐是南方人?” 顾微笑着说:“我们才第三次见面,我没必要告诉你那么多吧,你倒是可以多和我说说。” 林昆摊了下手,笑着说:“我没什么可说的,你看我不就是个穷吊丝么?” 顾微笑着说:“林先生,做人可要诚实哦,尤其对于一个男人来说,面对一个如此美貌的女子说谎话,小心以后遭天谴找不到女朋友哦。” “哈哈!”林昆哈哈的大笑起来,“这个我还真不担心。” 顾微打量了一下面前的老捷达,笑着说:“吊丝能开的起改装成这样的车?别人可能看不出来,但我也算是半个行家,你这车改装少说也花了一百万吧。” 林昆笑着点点头:“顾小姐说的对,具体的我没算过,不过差不多。” 顾微嬉笑的看着林昆:“吊丝能开的起一百万改装的车?” 林昆笑着说:“我没说这钱是我拿的呀。” 顾微笑着疑惑道:“哦?” 林昆神秘的一笑,道:“一个朋友出的钱,让我赢下这次的贫民地下赛车。” 顾微稍稍愣了一下,然后一脸认真的看着林昆道:“你那朋友对你这么有信心?据我所知这次的贫民地下赛车参赛的高手可不少,许多都是专业的车手……你以前是赛车手?” 林昆摇头,笑着说:“三轮车、拖拉机都开过,就是没开过什么赛车。” “那……” 顾微想要再说,林昆笑着打断她:“咱们第三次见面,给彼此留下点悬疑吧。怎么样,想不想再跑一圈?” 顾微马上笑着说:“这次你肯定赢不了我。” 林昆笑着道:“好,山下集合,然后再讨论去哪吃上午茶,谁输了谁请客。” 顾微答应道:“没问题!不过今天欠的这顿,你以后得补给我。” 林昆洒脱的一笑,道:“没问题。” 两人坐进了车里,林昆把手伸出车窗打手势——三、二、一,两辆车噌的一下就蹿了出去,红色的法拉利像是一道红色的彩虹,在盘山路上一路向下,过弯道的时候轮胎在对面上发出一阵剧烈的摩擦声,自从上次被林昆赢了之后,顾微特意的找来了外国的专家对法拉利进行微调改装,使得现在的这辆法拉利比之前更加的稳定,爆发力更加的强劲。 林昆也没想过要赢顾微,一连过了两个弯道之后就开始故意放水了,他能看得出顾微是一个争强好胜的女人,上次自己赢了她之后,估计几天她都在纠结这事,并且林昆也能感觉的出这辆法拉利改装了不少,索性自己就仁慈一点,让让这位好胜的美女,也让让这辆改装后的法拉利。 山下,顾微靠在法拉利的车门上,她就像是一道风景立在路旁,和周围那些绿意盎然的风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有了她之后路过的人几乎都会不自觉的将目光落在她的身上,而忽略了真正的大自然的风景。 林昆开着老捷达不急不慢的下来,停在了法拉利的旁边,下车顾微就得意洋洋的对他说:“林先生,这次我赢了,看来你得请我吃两次茶了。” 林昆笑着说:“我要说我是故意输给你的,就是想多请美女吃一顿茶,你信不信?” 顾微掩嘴咯咯的笑了起来,道:“林先生,你真幽默,也真厚脸皮,输就是输了嘛,还搬来了这么马屁的理由,你说我是信你呢,还是信你呢?” 林昆哈哈的笑道:“其实你心里已经相信了。” 顾微不服气的说:“才没有呢,明明就是你的技术不如我,你的车也不如我的小红马,咱们认赌服输,走,请我去吃上午茶吧,要高档一点的。” 林昆做了一个ok的手势,笑着道:“没问题,请你吃中港市最好的上午茶都没问题。” 顾微开玩笑的说:“吊丝都这么大方么?” 林昆拍拍胸脯,笑着说:“我可是限量版的。” 中港市位于北方,吃茶是南方人的习惯,聚集在中港市百分之九十多都是北三市的人,这就导致了一个问题,没有人会去偏门的在中港市开吃茶的餐厅。 林昆和顾微一前一后的开着车在市中心的繁华地带转悠,却始终也没找到吃茶的餐厅,最后没办法,只好改正了一家西餐厅去吃甜品了。 说实话,西餐厅这种地方林昆很不适应,吃个东西又是刀又是叉子的,甜品这种东西他本来就不爱吃,顾微点了甜品和沙拉之后,林昆直接点了个牛排,人家吃牛排都是几分熟的,咱们林大兵王直接要全熟的,吃生牛排的都是高大上的人物,林大兵王自认为是吊丝所以就吊丝的吃法。 两人边吃边聊,顾微对赛车很感兴趣,所以主要是聊着有关赛车的话题,林昆对车还算了解,但对赛车的知识库明显没有顾微知道的多,这一顿饭吃下来,他也算长了不少知识,至于其他的,林昆只知道顾微是个越南籍的华侨。 一个小时后,两人从西餐厅里出来,顾微是一个的的确确的大美女,一路上都是被人注目的焦点,至于她身旁站着的这位高大的吊丝——林大兵王,所有人对其的目光极其的复杂,简要的说充满了羡慕嫉妒恨。 从西餐厅里出来,两人分别,林昆开着顾微开着红色的法拉利离开,随后才上了老捷达。 这一天除了遇到顾微,再没什么别的波澜,中间接到了周瑾的电话,周瑾在电话里很客气的转达了孟雨的邀请,希望有机会能请林昆吃顿饭,林昆没有拒绝,只是得稍稍的推后两天,今天晚上答应了楚静瑶去楚相国那吃饭,明天晚上就是月末最后一天了,贫民地下赛车开始的日子。 贫民地下赛车说是贫民,其实参加的百分之九十五都是有钱人,穷人谁玩的起赛车,除非本身的车技高超有人赞助,否则要是开普通的车去参赛,面对那些豪华金贵并经过改装的赛车,就是车技再高也会被甩的连车尾灯也看不到的。 时间一晃就到了傍晚,日暮西山,黄昏烧红了半边的天际,盛夏所剩无几,每一天的黄昏都是最后火热的燃烧,炎夏之末的天气依旧闷热,林昆穿了一件黑色的背心,一条蓝白相间的沙滩裤,脚上踩着一双人字拖站在幼儿园的大门口,嘴里头歪嗒嗒的叼着半截烟卷,一副小痞子的模样。 周围站着其他来接孩子放学的家长,人群里突然挤出来一个人,穿的很时髦,发型油光锃亮,两只眼睛看到林昆都快要发光了,不是别人正是李春生。 这小子本来是要跟林昆学功夫的,师也拜了,功夫也学了那么几天,但自从谈恋爱之后,这小子马上就把学功夫的事给忘到了脑门后面,就连来接苏有朋放学,也从过去的天天来接,缩减到了一个星期接两次。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李春生这个二货做徒弟不称职,做舅舅更不称职,不过也算是可以理解的,谁火热恋爱的时候都有被冲晕头脑的时候,因为在火热恋爱的时候,只要两个人是真心对真心,那彼此的眼里都只有对方,而看不到这个世界里的其他的人和事,这就是爱情的牛x吧。 “师傅!”李春生这货可是一点也不低调,嗷嗷的就冲林昆喊道,那气势知道的是在喊师傅,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位师傅欠了徒弟几千万呢。 林昆一看到自己这徒弟满脸红光焕发的模样,心里头顿时咯噔一声,他这徒弟本来就喜欢范二,现在又是处在热恋时期,脑袋被冲晕了之后肯定比以前更二了。 为了不丢人现眼,林昆赶紧把头转到了另一边,装作和这厮不认识。 “师傅,师傅!”李春生一边往这边走,一边嗷嗷叫:“你咋还装不认识我了呢!” 周围的目光纷纷聚向这里,林昆真有一股恨不得挖个坑把自己埋的冲动,不,应该是先把李春生这个二货给埋了,然后再把自己给埋了。 “师傅!” 李春生来到了林昆的跟前,皱着眉头又大喊了一句:“是我,我是你徒弟啊!” 林昆无奈,只好咧嘴笑了笑,道:“哦,春生啊,好久不见,最近咋样?” 李春生满脸幸福,嘿嘿的笑道:“还能咋样,幸福呗。师傅,多亏了你帮忙,王倩她有了!” 话音刚落,周围的人全都是一副诧异的眼神看过来,看向林昆,又看向李春生,目光里除了诧异之外,还有着深深的鄙视,这显然是一个伦理道理问题——多亏了师傅,然后徒弟的媳妇有了,徒弟还感谢师傅…… 显然,众人是想歪了,这也怨不得大家伙,实在是李春生的话有问题。 林昆的脑门顿时一黑,这会儿他不想着挖坑把自己埋了,倒是一想一枪嘣了眼前这个二货便宜徒弟,他女良的你师傅一世英名是让你小子给毁了。 这还不算什么呢,人家李春生根本就没意识到自己的话有问题,还一脸洋洋得意呢,他心里是得意着快当爹了,看在别人的眼里却是被带了绿帽子还一副洋洋得意……这兄弟的脑袋是真不怎么好啊。 林昆实在受不了众人审判的眼神了,干咳了一声说道:“春生啊,你说的话好像有问题,王倩怀孕了好像和为师没什么关系吧,这个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