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六章:就是个砸 - 神兵奶爸

第二百四十六章:就是个砸

第二百四十六章:就是个砸 林昆眉毛一挑,既然周围这些人把他当成了窝囊废,那可不行,咱们林大兵王向来是一枝独秀,被人当做了窝囊废这怎么成,于是乎眉毛一挑,一阵冰冷的气息顺着眉心蔓延开来,整个人瞬间变了一副状态。 眼神冷冷的一扫,周围哄笑的人不自觉的全都禁口了,众人恍然间感觉到了一股冰冷的气息蔓延过来,周围的空气仿佛都跟着降了两度,当目光迎上扫视过来的眼神的一刹那,所有人又都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 这绝对是一股气势,一股震慑人心令人敬畏而又由心恐惧的气势,这种气势不在战场上杀过人,不九死一生的活过来,绝对是历练不出来的。 所有人再看向林昆的眼神自然而然变的敬畏起来,哄笑的脸庞渐渐僵硬,最终那些哄笑的痕迹崩碎。 法拉利女脸上的表情却是比周围所有的人都淡定,她好像见惯了这种气势一样,看向林昆的目光更多了一丝好奇与欣赏,眼神中更多的是意犹未尽,有点小犯花痴的意思。 林昆最终将目光看向了小青年,这小青年本来还是一副色眯眯的表情看着法拉利女的,忽然感觉一股冰冷的气息钻进了脖子里,就好像突然有一条小蛇钻进了衣服里一样,他赶紧抬头看去,结果正好可林昆的眼神相对,一刹那他整个人突然浑身一颤,仿佛遭到了雷击一般…… 这绝对是他见过的最恐怖、最阴冷、最充满杀气的眼神。 这小青年也就是一无良的纨绔,仗着家里有点钱,成天把自己打扮的衣着光鲜的出来得瑟,在他的眼里人只有有钱人和穷人两种,遇到比自己有钱的他就低调点,遇到比他穷的,他就仰起头颅高高在上,甚至还会踩几脚。 他哪见过林昆这种的,严格意义上来说,咱们林大兵王虽然住着别墅,开着百万以上的改装车,并且还是百凤门的二当家,但确确实实不怎么有钱,即便是从国安局那讹来过一百万,那些钱也都是有数的。 咱们林大兵王是属于那种老子虽然不咋有钱,算不上土豪,但随便叫出来的个土豪,只好惹的老子不开心了,或者干的勾搭老子看不上了,老子就可以随便的虐他,并且还可以义正言辞的告诉他,老子就是看你不爽。 都说霸气侧漏,真正活到了林大兵王这种境界才叫做霸气侧漏,别说是虐人了,就是湖底的大鳄鱼,深海里的大鲨鱼,不一样照虐不误。 眼前的小青年害怕归害怕,不过却没有意识到危险的觉悟,也别说是他这个平常总会仗势欺人的脑残纨绔了,就是在场的所有人,除了那个法拉利女之外,恐怕没人会相信眼前这个男人是一个可以到海底里干掉鲨鱼,在湖底弄死大鳄鱼的狠角色,那已经完全超出了群众的正常认知。 众人目光锃亮的看着呢,小青年咬咬牙,这时候要是掉链子可不符合他的风格了,何况还是在大美女的面前,他必须表现出男人的硬气来。 小青年深吸一口气,腰板嚯的就挺了起来,脸上的表情紧跟着也阴冷了起来,眼神和林昆针锋相对,放声道:“怎么着,你还想打人啊?呵呵,我可告诉你,你最好是想清楚了,我可不是你能惹的起的。” 林昆嘴角轻佻的一笑,身上的那股子气势撤了回去,咱们林大兵王可不是喜欢用气势压人的那种人,刚才要不是周围的人一片哄笑以为他窝囊,他才懒得拿出那副气势呢,咱们林大兵王喜欢淡定、低调、扮吊丝。 看着小青年一副傻了吧唧的模样,林昆脸上的笑越来越显得无奈了,这社会上像这种二货似乎格外的多,多就多吧,还总能让他给遇上了,他其实是最懒得和这种货色动手的,可是没办法啊,人家总找上他。 哎…… 心底叹了口气,林昆也实在不愿意跟这种没脑子的富家纨绔多说什么,说多了都是浪费唾沫星子,再往深了一点的说,说多了都是浪费水资源,为了这种没有脑子的二货浪费水资源,真是白瞎了水资源了。 呼…… 一声风气,林昆抡圆了大巴掌就向对面这个二货打了过来,巴掌在空气中化作一道虚影,众目睽睽之下啪的一声就打在了二货小青年的脸上。 这是必中的一击,就凭眼前这个二货小青年的反应,根本躲闪不开。 啪! 清脆的耳刮子声响起,二货小青年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整个人就被打的一个趔趄,铿铿倒退了两步才停下,抬手捂着那半边被打的瞬间肿起来的脸,抬起头目光怨愤的瞪着林昆,咬牙切齿的道:“尼玛,你敢打我!” 他的话刚说完,又是一个大耳刮子向他飞了过来,这次的耳刮子的速度更快,他更是躲闪不及,换句话说别说是他了,就是一般的武林高手也躲不过去,林大兵王的这一巴掌实在是太快了,快的像闪电一样。 啪! 又是一记清脆的响声,声音比之前更沉闷了一些,就听小青年应声痛呼一声,整个人直接一头栽倒在了地上,亮半边的脸马上也像馒头一样肿了起来,上面红白分明的五个大手指印子,一丝腥红的血丝顺着嘴角流了出来。 “你,你你你……” 小青年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目光依旧阴狠的瞪着林昆,愤愤的吼道:“我告诉你,你倒霉了,你敢打我,你知不知道我爸是谁……我爸是……” 他的话不等说完,林昆那44码的大脚板子已经劈头盖脸的踩了过来,至于他爸到底是哪个暴发户,跟咱们林大兵王有一毛钱关系啊,老子看不惯了就虐,重要的不是你爹是谁,而是老子虐的就是你这熊货! 这小青年也是二十好几岁,他这二十好几年里绝对没遇到过这种事,他算是活的比较明白的纨绔,知道什么样的人该欺负,什么的人不能欺负,今个却是吃了大亏,也算是应了一句老话:出来混的总是要还的。 周围的人一阵的哑然,不过脸上渐渐泛起兴奋的色彩,这种精彩的场面谁都喜欢看,能虐人虐的这么有范儿的,也着实令人崇拜、钦佩。 小青年被一脚板子印在了脸上之后,嘴巴鼻子里一起往外流血,后脑勺也磕破了皮,也正往外流着血,场面也算是小小的血腥了一把,小青年的气焰也一下子全都被踩了下去,他意识到自己今天是碰上硬茬了。 林昆嘴角轻佻的一笑,冲小青年问道:“你刚才让我赔你的车是吧?” 小青年不吭声,他现在已经完全明白了,他再多说话就是给自己招祸害。 林昆又看向一旁的那个金发的女伴,这女人此时已经被吓呆了,这么血淋淋的场面可不是每个女生都能受得了的,何况地上躺着那个被鲜血浸染的是她的‘男人’。 林昆讥诮的冲这金发女伴问道:“你是不是觉得靠上了个有钱的货挺值得炫耀的,你刚才吵吵着让我赔车是吧,这车看起来值不少钱呢,怎么也得个百八十万的吧,哎我说你们现在的小姑娘是不是觉得坐在这种车里特别的有自豪感,特别的有面子,特别的有幸福感和成就感?” 沉默。 “呵,不说话是吧,反正我也赔不起,那我只好把这车给砸了。”林昆摊了摊手,表示很无奈,说干就干,从路边的道崖子上拔掉一块方形的路崖子,向着车的前机关盖就砸了过去,就听呼通的一声闷响,直接把这辆价值百万的跑车的机关盖给砸了个大坑,就听里面嗤的一声响,冒出了一阵白烟,周围围观的人马上吓的一哄而散,大喊着要爆炸了。 林昆的手下必须是有分寸的,他才不会真的一下就把车给砸的爆炸的。 周围的人都跑开了,一下子干干净净,就连那金发的女伴也跟着一起跑了,丢下了她的男人躺在地上,地上的小青年不是不想跑,而是被那一脚板子踩的有些懵了,头重脚轻的还有些爬不起来,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爱车被砸,他当真是死的心都有了,再眼睁睁的看着机关盖冒起了白眼,周围的人一哄而散,他更感觉到自己离死亡不远了,他躺的地方距离车头是那么的近,万一这车要是一爆炸,他必被崩上了天。 小青年哇的一声就大哭了起来,哭的像是个孩子一样,林昆抡起了路崖子刚要再往下砸,一看小青年这副模样,眉头不由的一蹙,“不许哭。” 小青年马上吓的不敢在哭了,声音楚楚的哀求道:“大哥,求求你了,把我带走吧,我还年轻,我还不想死啊,我还没玩够姑娘呢……大哥,求求你了。” 林昆直接又一脚板子踩了下来,小青年痛呼了一声,直接昏死了过去。 法拉利女一副好笑的模样看着林昆,道:“没想到,你下脚还挺狠的。” 林昆回过头嘴角一笑,道:“这种烂泥扶不上墙的二世祖,不狠点对不起社会。” “哟,没看出来你还很有正义感呢,我可以理解你这是在为民除害么?” 林昆笑着说:“我可不是要弄死他,就是给他点颜色瞧瞧,让他以后长点记性。” “咯咯,你还真是有趣。”法拉利女笑着说:“你不会真把这车砸烂了吧。” “昂!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砸着玩呗。”林昆一副嬉笑的表情说道,抡圆了手里的马路崖子呼通一声又砸了下去,这次砸的是车的前挡风玻璃,用力过猛,一下子从前挡风玻璃砸到了后挡风玻璃,直接给砸穿。 “嚯!”法拉利女一声惊呼,“好臂力!” 林昆咧嘴一笑:“过奖了。”也懒得去拣从后窗飞出去的路崖子,从旁边的路崖子上又耗起了一块,叮叮铛铛的又是一顿的胡劈乱砸,好好的一辆价值过百万的跑车,没几分钟就彻底变成了一堆破铜烂铁了。 周围时不时的有车路过,当车里的人看到眼前这一幕的时候,全都不由的擦了擦眼睛,怀疑这尼玛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还有这种事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