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六十四章: 扔下楼 - 神兵奶爸

第二千四百六十四章: 扔下楼

“妈呀,跑啊!” 突然,一群的小弟中间,有人吓破胆的大喊了一声,有一个人调头就跑,剩余的人,马上跟着开跑,这群人来的时候气势汹汹,一个个牛掰的人五人六的,此时跑起来,那绝对是连尾巴都不带夹一下的。 于中国的脸色瞬间难看到了极点,尽管他在故作镇定,可脑门子上已经渗出了一层细汗,身旁的笑面虎三个人就更别说了,人家于中国的事儿,他们自己要来凑热闹的,结果被于中国一句话就给装进去了,现在心里头是有苦说不出。 “于老板,你还有什么底牌么,都拿出来吧。” 林昆从兜里摸出烟盒,放在掌心里磕了磕,抽出一根烟叼在嘴里,又摸出打火机点着。 于中国冷着脸说:“林,林先生,你可要想清楚了,真要是跟我动手的话,你才刚刚联盟起来的众位道上的兄弟可是会寒心的,你不是说过大家要有钱一起赚么?” 林昆砸吧了一口烟,吐出了个烟卷你,笑着说:“于老板,你总想拿道德来绑架我,我林昆是注重咱们黑河省道上的联盟与繁荣,可规矩我之前也说过,是你不遵守,其他人不管谁也都一样,如果有想来挑战我林昆的底线的,我欢迎……”说着,目光转向了笑面虎三人。 笑面虎牵强的笑了笑,“林先生,今天这事都是误会,咱们以后还是兄弟。” 林昆笑着说:“刚才,你好像不是这么说的,你们带了人要来灭掉我林昆,现在见情况不对就说是误会,是自己认为智商太高,还是认为我林昆的智商太低?” 骆驼陪着笑脸道:“林先生,过去我们都不知道你的底细,这不是今天知道了么,咱们这就当是切磋了,以后和平共处。” 林昆笑着点点头,“既然是切磋,不能只派这么一群小弟过来吧,欺善怕恶的事儿我林昆最不屑,不是手底下有多少个小弟,就可以横行霸道耀武扬威了,有时候人生是要经历真正的痛才能长记性的。” 黑三脾气很轴,冷哼一声,道:“姓林的,你要是要动手就麻溜的,三爷我没时间跟你在这闲扯,我就是看你不顺眼怎么着吧,我就是喜欢欺善怕恶你能把我怎么样,我就是喜欢收保护费你管的着么,我就是……” “可以了这位,你不用说这么多的排比句,你的语文老师很有本事,把你教出这个水平,但为人做事的道理你好像还学的不够透彻,既然你这么心急,那我就用行动告诉你,我能把你怎么样。” 说着话,林昆已经来到了黑三的面前,黑三仰着脖子还想要叫嚣呢,林昆是真不给他机会,他自从到了黑河省到现在,还没正面和这些大佬们动手的冲突过呢。 砰! 直接一拳砸在了黑三的嘴上,不重也不轻,但一下子就把黑三想要张口说出的话,全都给砸进了肚子里,还喷出两道鼻血。 黑三哎呦的一声倒退,身后就是墙,身体重重的撞在了墙上,紧跟着林昆一把抓住他的领口,蒲扇般的大巴掌对着黑三那黢黑的面膛就抽了下来,一口气打了四五个大巴掌,每一记都是那么清脆凛冽,光是听这声音就让人觉得疼啊。 林昆抖落了两下巴掌,停了下来,拎着黑三衣领的手也松开了,黑三刚才见林昆过来,本能的将手抄进了兜里想要拔出匕首,结果匕首不等拔出来就被打的晕头转向,整个人贴着墙瘫软在了地上。 林昆目光紧跟着看向了骆驼,骆驼高高瘦瘦,这人不是一般的聪明和阴狠,他见林昆真的动手了,知道今天恐怕难以善了,脑袋飞速的转动着,想要找个理由说服林昆不要对他动手。 “林先生,今天的这件事我骆驼心服口服,以后只要是你一句话,我肯定唯命是从。” 骆驼也算是看明白状况了,千言万语也抵不过此时的表态,林昆现在身居黑河省,肯定是希望道上的弟兄们大力支持呀。 只不过,他想错了,林昆的确需要众人支持他,但更需要给众人订下一个规矩,无规矩不成方圆,今天对于林昆来说,最重要的就是拿这四个人开刀,震慑他人。 该讲的道理,林昆已经和黑河省道上的这群人讲过了,剩下的还不听管教的,就要杀鸡儆猴,让他们从心里感到畏惧。 林昆呵呵的一笑,直接一把攥住了骆驼的衣领,骆驼顿时大惊,他的手不自觉的握成了拳头就要反抗,可一看地上躺着的那三四十个小弟,再看身旁的黑三,索性还是将这反抗的念头给压了下去。 骆驼嘴角牵强的笑着,“林先生,今个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咱们都是一家人……” 林昆笑着摇摇头,“我最初定下规矩的时候,如果你们遵循我的意见,那就是一家人,可现在我们是敌人了。”说着,林昆直接拎着骆驼的衣领向窗边走去。 骆驼脸上的表情大惊,“林先生,你,你这是要干什么,这里是三楼,会死人的。” 林昆笑着说:“一楼是半地下的,最多二楼半,下面花坛的土应该很松,借你们刚才的话,不是要把我扔下去么?” “那,那都是说着玩的。”骆驼心中胆颤,猛然间恶向胆边生,随手摸进兜里掏出了匕首,手上唰唰的甩开,整套动作那叫一个溜,向着林昆的脖子就扎下来。 林昆眼中的寒芒一闪,一把抓住了骆驼的手腕,那冰冷的刀尖距离他的脖子不足一厘米远,骆驼脸上的表情狰狞,林昆依旧是淡淡微笑的模样,手上猛的一发力,就听嘎嘣的一声脆响,骆驼的一张脸马上扭曲起来,手上的匕首铛啷的一声落地,一声惨叫刚刚发出,林昆直接把他从窗口给扔到了楼下的花坛里…… 轰的一声,花坛的土很软,可这二楼半的高度,摔下去也是够吃一壶的了,骆驼躺在花坛里翻着白眼,几欲昏死过去,一声惨叫之后,便连叫的力气都没有了。 林昆再看向笑面虎,笑面虎再也笑不出来了,他铁青着一张脸,说:“林,林先生,今天这确实是误会,我只是想来凑个热闹,没想到在这里碰上你了,所以……” 林昆笑着打断,“如果我今天被你们手下的一群小弟给打倒了,被虐惨了,你们肯定不会跟我说这是误会,而是会把我摁在地上狠狠的摩擦,不要考验我的智商,书我虽然读的不多,但道理还是懂的……” (二斗的微信号:qiujumu欢迎各位大大添加,邀请大家进微信**流;微信公众号:网文二斗,二斗会发番外;qq群:一群已满,请各位大大加二群:131653628(2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