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六十一章: 长幼尊卑 - 神兵奶爸

第二千四百六十一章: 长幼尊卑

(今天五更,晚上八点前更完。) 一群人浩浩荡荡,来势汹汹,于中国有心要将场面搞大,而跟在他身后的笑面佛、骆驼以及个头高面膛很黑的男人黑三儿,也都想借着这个机会,敲打一下年轻人,他们更是直接将这个假想敌当成林昆。 咣…… 于中国气势如虹的一脚,直接将病房的门给踹开了,本来就是实木的门上,被他踹出来了一个大大的脚印,同时门框剧烈的一颤,墙皮上掉落下几片大白…… 不是墙面的质量不好,也幸亏这门框没有偷工减料,实在是咱们这位于老大老当益壮,气势太足,估计是羊腰子撸多了。 病房里,辉哥知道于中国要来,这会儿早已经往手上吐了唾沫,摆弄了两下发型,希望能在这位黑河省大佬的面前好好表现表现,要是能够得到于老大的赏识,以后说不定就前途无量、一方大佬了。 最兴奋的还要属张少宇,挨了林昆的打,丢了他平常视作最宝贵的面子,这还得了,请来一个辉哥拿林昆没办法,他于叔可是黑蛇省道上响当当的大人物,捏死这么一个二十郎当的小崽子,不跟玩一样么。 相比张少宇和辉哥这两个人,高百丽、高文丽姐妹俩的脸色很不好看,高百丽本来想给警察局打电话,可她对哈市的警察系统还不是很熟悉,况且这么多的人聚众,也不敢说这于中国的背景惊人,心中犹豫之后,她还是决定要打电话,如果说警察都不能治这些不法分子,那社会还有什么安宁可言? 可换句话来说,就算警察真的过来了,来的这群人如果耍起赖皮,说自己只是来看望受伤的朋友,警察能把他们怎么样? 这些,高百丽的心里早就想到了,有一句老话说的好,流氓不可怕,可怕的是流氓有文化,很多时候流氓不是有文化,而是那些泼皮无赖的手段你跟他讲道理完全没用。 但最终高百丽要打电话的时候,还是被林昆给拦住了。 门被踹开了,高百丽和高文丽姐妹俩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高文丽只是单纯的害怕,高百丽则在想万一情况不行,她就亮出自己副市长的名头,应该能有些效果吧。 于中国迈着王八步走了进来,最先迎过来的是脑袋上抹着唾沫星子的辉哥,辉哥点头哈腰,一副奴才见了主人的模样。 “于老大,你好,我是阿辉,早就崇拜你了。” “哦?” 于中国打量了一眼阿辉,肿高着脸颊,一副二狗子的模样,他自己虽然人品不正,可也瞧不上这种货色,冷哼了一声,道:“你还是回家让你妈把你脸上的屎擦干净了,再来我的面前扮狗子吧。” 辉哥脸上的表情一愣,一瞬间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于中国直接昂着头,向病床走过来,林昆此时一直侧着身子,于中国没认出来。 床上的张少宇兴奋至极,坐了起来道:“于叔,你总算来了,你要是再不来,你侄子我恐怕就要被人给打死了。” 说着,竟然还有些哭哭啼啼起来,若是漂亮的女人哭啼,可以说是我见犹怜,这货长得本来就丑,这么一副故意哭啼的模样啊,形容起来就两个字——欠揍。 笑面佛和骆驼还有黑三一起跟着进来,三人也都不忘调侃的瞥了愣在门口的辉哥一眼,笑面佛挖苦了一句,“小子,想攀上大佬,可得有能奉献菊花的精神。” 辉哥的两条腿赶紧绷紧,夹紧了屁股。 骆驼笑道:“瞧把这小子给吓的,就他这副模样,真的菊花也看不上他压。” 黑三冷笑道:“我好像听说过这小子,在附近的这一片挺吃的开,说不定二十年以后,咱们都要看他的脸色行事了。” 三人一起来到了于中国的身后,看着哭哭啼啼的张少宇,三人心里的第一想法就是,老于的这个侄子长的可够丑的。 于中国看着张少宇,心中暗暗的鄙夷,自己这位老友的儿子,还真是没出息,挨了一顿打就哭成这德行,可比不上咱自家的儿子,怎么说咱家的儿子在城管大队里还是很吃的,不说威风八年也差不多。 于中国将语气沉稳下来,道:“少宇,现在有叔在这儿,今天叔把话搁着了,谁动了你一根毫毛,叔就把他从楼上扔下去。” 张少宇马上将手指头指向林昆,“叔,就是这个王八蛋,就是他欺负的我!” 于中国将目光看向林昆,从进门开始,他就没好好打量林昆,不过这个年轻人自始至终都是稳稳的坐在这,倒让有些意外,不过他带了这么的兄弟来,一个年轻人能折腾起什么风浪,所以他目光更多的注意,还是放在了一旁的姐妹花身上。 好漂亮的两个女人啊,于中国心中暗暗惊艳,甚至已经在琢磨怎么给这两个女人弄到床上,要是能一起玩上几天最好。 啪! 于中国正在这儿想美事呢,床上坐着的张少宇,突然又挨了一个大嘴巴子,林昆懒洋洋的站起来,懒洋洋的抽了一个大嘴巴子,可这大嘴巴子的力量可是不小,直接把张少宇从床上给抽了下去。 “小崽子,说谁是王八蛋呢?”林昆语气更是慵懒,仿佛只是拍了一只苍蝇一样。 林昆站起来,又是背对着于中国等人,此番举动,再加上此番的话,马上让于中国和身后的三个大佬,一起一群跟进来的小弟脸上的表情一怔,紧接着便是满眼的滔天怒火。 那笑面佛也是看热闹不怕事儿大,阴阳怪气的笑道:“哎哟喂,这自从咱们黑河省来了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后生才俊林某人,现在这年轻人的脾气都这么大了,真要是这么蔓延下去,以后咱们这些老家伙,恐怕给人家提鞋都不配喽。” 这话说的阴阳怪气,也很酸,骆驼、黑三以及于中国听了之后,骆驼最先阴冷的开口,“我看那,咱们今天必须得给年轻人立个规矩,这天下还是老子们的,他们想要冒出头来。只能熬到老子们退休。” 黑三阴冷的一笑,“这才有趣嘛,咱们本来不就是想把这小子当成那后生才俊林某人么,这一下的所作所为好像很匹配啊。” 于中国冷哼一声,怒意毫不掩饰的瞪着林昆的背影,道:“今天就是那个姓林的在这儿,我也要让知道知道长幼尊卑……” (二斗的微信号:qiujumu欢迎各位大大添加,邀请大家进微信**流;微信公众号:网文二斗,二斗会发番外;qq群:一群已满,请各位大大加二群:131653628(2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