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五十七章: 坑表舅 - 神兵奶爸

第二千四百五十七章: 坑表舅

林昆的屁股刚坐到一半,竟悬住了,他不是被这刘欣的话给震慑了,而是想不明白,自己和这个刘欣往日不相识,今天也没得罪,为啥这女人竟这么看不惯他。 不光是看不惯他,也看不惯高百丽姐妹,只对鼻青脸肿脸色难堪的辉哥有兴趣。 林昆嘴角苦笑,颇显得无奈,这社会上或许就是有这么些个人,自我感觉良好,在所处的位置抱着一股俾睨天下的姿态,就好像她就是这个世界里的王一样。 唉…… 说白了一点,这种人就是欠揍啊,啪啪的两个大嘴巴子上去,看她还嘚瑟个屁。 不过高百丽既然已经处理了,林昆也懒得和这个女人争执,屁股悬空片刻,最终坐下。 “我说过不让你在这儿坐,你们没听见么?” 高百丽和高文丽姐妹俩也坐了,刘欣见她的话不起丝毫的作用,顿时炸了毛一样,手中的瓜子往桌子上一撇,气呼呼的就奔着仨人走过来了,叉着腰咧着大嘴巴子,中午吃的大葱味儿呼呼的往外喷,“跟你们说话不好用是吧,赶紧给我出去!” 一直坐在一旁怯弱模样的高文丽,这时拿起手机对着刘欣的脸喀嚓的拍了一下。 刘欣更像是被激怒了一样,冲着高文丽大吼:“小丫头,谁让你拍我的,你有病啊?你侵犯了我的肖像权,赶紧给我删了!” 高文丽看起来怯弱,但关键的时候也不怯场,换句话说,姐姐和林大哥都在,她根本没必要怕这么一个赖在有关部门的泼妇。 “肖像权?我没有侵犯呀,我只是要把这张照片发在我们学校的论坛上,让更多人看一看,我们学校的公职人员是……” 高文丽气定神闲,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林昆不禁对这个小丫头另眼相看,她看似比姐姐青涩,可心性可一点都不差。 高文丽的话不等说完,已经炸了毛要撒泼的刘欣,更是火山爆发一般的,扬手就要抢高文丽的手机,林昆马上站起来阻止,厉声道:“你干什么,要反天了是吧?” 刘欣马上转过头对准林昆,道:“我要你管,你这个一看就没什么出息的东西,跟在两个女人的身边当跟班,还牛气了?” 高百丽冷冷的说:“这位同志,你最好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别忘了你是在国家单位,你是为人民服务的,不是和人民叫嚣,把人民当成敌人的。” “三个人欺负我一个是吧,你们给我等着!”刘欣冷哼了一声,马上就打电话叫保安进来。 辉哥尴尬的站在一旁,他不是没地方坐,而是林昆不发话,他根本就不敢坐,此时他的身上一阵的疼痛,刚才被林昆踢的那一脚,差一点半条命都被踢没了。 林昆向辉哥看了过来,辉哥马上摇头解释,“大哥,她,她就是我一普通邻居。” 刘欣正拿着座机要打电话,一看辉哥叫林昆大哥,马上就觉得情况有点不对劲儿,也是她刚才想的太过简单了,这辉哥是跟着林昆他们一起进来的,林昆他们三个人一副正常的模样,只有这辉哥鼻青脸肿,这说明什么?现在这辉哥又喊林昆大哥,刘欣就是再傻也应该想象到。 电话已经拨通了,对面的保安已经开始问:“喂,刘姐,有什么事儿么?” 刘欣愣住了,足足过了两秒钟,才回道:“没,没事了,不好意思打错了啊。” 刘欣挂了电话,向林昆看过来,又看了看辉哥,脸上换上了一副僵硬的笑容,道:“小,小辉啊,这三位是你朋友呢?” 辉哥苦笑着说:“算不上是朋友吧。”这话说的很中肯,他就是想和人家做朋友,人家也不一定愿意搭理他啊。 刘欣道:“那,那他们和你……这是怎么回事?” 辉哥苦笑着,实话他当然是羞于说出口了,在街坊的眼里,他可是一直个恶霸,哪有恶霸好意思跟别人说自己被胖揍的。 刘欣的手机这时响了起来,拿出来一看是自己的校长表舅,也不顾着林昆他们几个在场,便一副毕恭毕敬的让人恶心的模样,接听了电话:“喂,表舅啊……” 这声音,还是故意拿捏了腔调,知道的是他表舅,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他的情人呢。 不过话也说回来了,就这女的这么一副黑猩猩的模样,除非哪个男人瞎了眼,这不关上灯,根本就没办法跟她同床共枕。 “小欣,你搞什么呢,你到底得罪了什么人,省里的教育局电话都打到大校长那了,大校长又给我打电话,让我妥善处理……” 对面的表舅语气很不好,充满了不满,在大学里任校长,那可都是有行政级别的,要是做的好,还有机会从此踏上仕途,可要是干错了什么事,被组织上给记了大过,甭说是心中有的仕途梦了,能保住现在的职位都是回事,这是当前公职人员的大环境,绝对不是危言耸听。 “表,表舅,我……”刘欣两眼直发懵,刚才就高百丽出去打了个电话,这才几分钟的功夫,表舅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你别说了,不管得罪了谁,赶紧向人家道歉,我已经在去你那儿的路上。” “表舅,你要过来?” 刘欣知道自己犯了错,害怕铁饭碗丢了,听说表舅要亲自过来,心里还算是有一线希望。 不等电话里的表舅回答,高百丽此时已经走了过来,直接从刘欣的手里将电话夺了过来,对着手机说:“你好,我是高百丽,哈市新到任的副市长,主要负责城市文化建设和公众媒体方面的工作,你不用过来了,这件事省教育局会有处理的。” 电话对面的表舅一听是副市长,心里马上咯噔一声,这都是在学校里摸爬滚打多年的人了,知道事情的眼中程度,将要超乎想象,他现在想的已经不是要保住刘欣了,一个表外甥女还不至于他这么上心,他是怕这祸惹到了自己的身上。 表舅马上表态,道:“高市长,这件事一定是个误会,但我也不知道具体情况,也不好解释什么,高市长肯定是个明事理的人,既然我这表外甥女态度恶劣,我提议将她从我们学校的编制里开除。” 高百丽道:“具体的还是等省教育局定夺吧。” 说完,高百丽直接将电话还给了刘欣。 刘欣还想要再说什么,对面的表舅气呼呼的说了一句,“我这次让你害惨了……” 不等刘欣开口,表舅已经挂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