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小宇宙与黑洞(2) - 神兵奶爸

第二百四十五章:小宇宙与黑洞(2)

第二百四十五章:小宇宙与黑洞(2) 做人这东西,想得到百分之百的肯定太难,咱们林大兵王的要求不高,周围百分之七十的人给予直接的肯定就可以了,余下的百分之三十忽略不计。 要说咱们林大兵王的心可是够大的,对着这么一个自认为是女神,实际上就一野鸡的女人叫嚣还能如此的淡定,换做是别人恐怕早就忍不住想上去抽她的耳刮子了。 比起咱们林大兵王的淡定,金发女伴就没有这么好的素养了,被骂了野鸡之后,马上就尤如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马上冲着林昆就发飙起来了。 “你特么有种再说一遍,信不信我一耳刮子抽死你,就你这副穷吊丝的模样,一辈子只能搂着那些又胖又丑又矬的女吊丝!”金发女伴恶毒的咒骂道,甚至觉得还不够解渴,又追加了一句:“下辈子也这逼样!” 林昆脸上的表情淡定的不能再淡定了,他看着金发女伴脸上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天大的白痴、傻逼一样,他笑着摇了摇头,真无心和她争论这些,换句话说老子就是吊丝怎么了,跟你丫的有一毛钱关系啊? “老公!”突然一声银铃般的声音传来,清脆悦耳,听在耳朵里就像是按摩一样舒服,所有人的目光一瞬间纷纷循声看去,就见一辆红色的法拉利停在旁边,一个身材高挑架着个墨镜的女人从车上下来,正向这边走来。 这是喊谁呢? 几乎每个人的心里都疑惑起来,看这女人的打扮,再看这辆妖艳的法拉利,典型的白富美嘛,而且人家还是白富美当中的佼佼者,虽然戴着个墨镜,但那高挑的鼻梁,樱红的小嘴,尖削玲珑的下巴,以及那白皙如玉的脸颊,身材也是一等一的赞,穿着一声时尚的衣服,修长笔直的美腿上一条白色蚕丝状的七分裤,脚上一双镶钻的高跟鞋,如果有明眼人的话,一看就能看出那鞋子上的钻石都是真的,上半身一件淡蓝色的t恤,t恤的版型严丝合缝的贴在她的身上,一看就是专门订制的。 这女人一出现,完全就像是一块磁铁一样,将所有人的目光纷纷吸引到了她的身上,其中包括男人的,也包括女人的,美到让男人侧目那是能耐,美到连女人都为自己侧目,那才叫本事。 哒哒哒…… 女人踩着高跟鞋,沿着一条直线向这边走过来,越是近了众人心里的好奇心就越强了,大家都想知道这么一个凭空出现的尤物,到底会是谁的女人,或者说哪个男人能有这份艳福,来消受眼前这个极品的尤物。 林昆侧过头向女人看了一眼,眉头顿时就皱了一下,这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和他赛过两次车的那位法拉利美女,名字不知道,不过她的好胜心很强,怎么……她老公也在这里?咱们林大兵王和别人差不多,也是心生好奇。 林昆左右看了看,也想看看这位美女的老公到底是何方神圣,能降的住这样一位妖艳如火的女人,按照一贯的思维,能降得住这种女人的男人,怕都是人中龙凤的级别,可以比咱们林大兵王差,但也不能差太多。 林大兵王越看越不对劲,要说这周围的青年才俊不少,可真正算得上是人中龙凤的却是一个都没有,这不是咱们林大兵王看人的眼光过高,完全是实事求是,所为的人中龙凤可不是有钱又长的帅那么简单,是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气质,这种气质让他站在人群中央一看就不一样。 咱们林大兵王是有这种气质的,不过在漠北磨炼了这么多年,他早已经把这种气质给磨炼的收了起来,达到了扮猪吃虎的最高境界……更不对劲的是,他发现眼前的法拉利女竟然是向着他这边走过来的。 乖乖的。 林昆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这法拉利女这是在弄啥呢,咋就喊自己老公了呢? 林昆的瞳孔逐渐的睁大,似乎不敢接受这个现实,其实他这是故意摆出一副诚惶诚恐的表情,法拉利女嘴角轻佻的一笑,站在他的身边停了下来,笑容甜美的道:“老公,你在这干嘛呀,怎么还和人吵架了。” “我……”林昆开口,但不等他把话说完,法拉利女就抢着接着说:“好啦,你不用解释,刚才我都听到了,是她在这一口一个穷吊丝的骂你,这种女人就得给她点教训不是么?我知道老公你不打女人,所以呢还是交给我吧。” 此时,周围所有的人都惊掉了下巴,还能因为啥,谁能想到一个开着法拉利的极品白富美,居然是一个开着改装捷达穷吊丝的媳妇,而且看人家那副温柔娴淑的模样,所有男人羡慕的哈喇子都快掉下来了,作为男人谁特么的不想娶一个既有钱又温柔贤惠又漂亮到极致的老婆! 一瞬间,几乎所有的男人都在心底嘶声的呐喊着——这尼玛,这世界啥时候变的这么刺激! 别人都是惊讶,林昆则瞪大了眼睛明显是被惊吓到了,别人再问问这世界啥时候变的这么刺激的时候,他却是在心哀怨的问道:“妹子,你这是在弄啥呢!” 时间仿佛突然静止了一秒钟,这一秒钟里大家还都在愣神了,一秒钟后最先回过神的是那位金发女伴,自打法拉利女出现的一刹那,她就自愧不如,眼前的女人无论从相貌、身材、气质,都甩了她好几条街。 可听到法拉利女说要打自己,她的火噌的一下就冒了起来,在心里暗骂道:“你不就是长的好看点么,得瑟个屁啊,还敢说打姐,你差远了!” 金发女伴张开嘴就要冲法拉利女大骂,她心里的想法很简单,反正在这个女人的面前自己连妒忌的力气都没有,倒不如直接做一个泼妇得了。 只是还不等她开口,一张白皙带着淡淡香气的巴掌已经向她打了过来,她只是床上的功夫了得,身手可不是武林高手,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一巴掌,她能做的只是愣在原地瞪大了眼睛,一副惊慌失措的模样看着巴掌距离她的脸蛋越来越近,最终啪的一声,她的嘴巴扭曲了,脸蛋一阵火辣辣的痛。 “你……你竟然敢偷袭!”金发女伴也不是善茬,既然决定要做泼妇,那就必须得有泼妇的范儿,她捂着被打的五指分明的脸颊,回过头来冲着法拉利女就大喊道,并且整个人已经向前欺上,准备要和法拉利女大干一场。 “呵……”法拉利女不屑的一笑,讥诮道:“打的就是你,怎么样?”同时脚下漂亮的镶钻高跟鞋一抬,冲着金发女伴的小腹就踹了过去。 这法拉利女一看就是打架的好手,而那金发女伴只是一个刷泼妇的婆子,根本就不是人家的对手,人家的脚都已经踹在了她的小腹上,她还惦记着用她那一对刚刚做过美甲的手指头抓花人家的脸,心里暗狠狠的想着:“我让你漂亮,看我把你的脸给抓花了,让你变成丑八怪!” “啊……!” 金发女那阴暗的想法落空了,随着小腹被踹中,她的喉咙里发出一声痛叫,整个人躬成了虾米状,铿铿铿的连连向后倒退,最后一屁股墩儿坐在了地上,模样十分的狼狈。 周围马上响起一片哈哈的嘲笑声,金发女的脸色青一阵红一阵的,被打了一耳刮子加踹了一脚,她悲哀的发现自己无论是相貌还是打架的手段都不是眼前这个女人的对手,一股哀由心生的感觉令她前所未有的失落,眼神楚楚的看向她的‘男朋友’,想从他那里得到一丝安慰,哪知…… 那个床上根本硬不起来,几乎每次都要靠她用嘴的熊货,此时的注意力根本就没在她身上,一双贼眉鼠眼的小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法拉利女看。 “靠!”金发女伴的心底一声哀嚎,彻底的绝望起来了,委屈的泪水马上就流了下来,洇湿了脸上的一片状,但她凄惨的模样并没有招来任何的同情,周围的人反倒嘲笑的更high了,就像是在围观马戏团的小丑一样。 女伴都哭了,小青年还是没有回过神的意思,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法拉利女,从头看到脚,再从脚看到头,心里一个劲儿的重复着说:“真好看,真好看……” 打哭了金发女伴,法拉利女一副得意的表情冲林昆拍了拍手,道:“老公,我的身手还不错吧。”说着看了斜对面的小青年一眼,又说道:“接下来是不是该你了?” 被女神看了一眼,小青年激动的心脏都快跳动起来了,高兴的就像是个二傻子一样。 “我?”林昆傻愣愣的问道,“我怎么了?” 法拉利女娇嗔的白了他一眼,这一副亲亲我我的表情,就像是在打情骂俏一样,道:“你说呢,这个二货从头到尾看了我这么半天,你就不给他点颜色瞧瞧?我可是你的媳妇哎,你怎么也得保护你媳妇吧。” 林昆一阵的汗颜,长的好看看看还不行了?周围的人却是把他脸上的这种表情当做窝囊,几个看上去还算彪悍的人起哄道:“兄弟,你媳妇保护不了,我们帮你保护吧!” “哈哈……” 一片哄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