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五十六章: 态度恶劣 - 神兵奶爸

第二千四百五十六章: 态度恶劣

(今天更的晚了,抱歉大家,今天五更,晚上八点之前更出来……除了创别书城外,其他的平台会有延迟。) 每个地方的地下世界都有一定的特点,但万变不离其中,提到地下世界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黑暗、不讲道理、欺负老百姓。 林昆军人出身,小时候又是在乡下长大,对于人世间的一些不公平见的太多,他现在心中唯一的想法,就是尽量以自己的力量,让这个世界看起来公平一点。 辽疆省和吉森省的地下世界,都是他用拳头打下来的,黑河省不同,这些道上的大佬们,只是出于对他的敬畏而同意合作,私底下他们的一些恶习,如果不通过一些事情给搬到台面上来明令禁止,以后即便是将俄国的黑暗势力赶走,黑河省地下世界的还是和往常一样不公平…… 该欺负老百姓的继续欺负,该收保护费的继续收等等。 辉哥只是一个大学附近的小痞子,就能让人这么害怕,那个张少宇只是一个矿二代就敢这么嘚瑟,这特么的还得了? 林昆心中打定主意,不管时机合不合适,今天就借着这个矿二代和这个辉哥,给整个黑河省的地下世界打一个榜样。 学校的医务室不远,高文丽在前面带路,林昆和高百丽跟着,一旁的辉哥蔫头耷脑的跟着,他的手不时的摸向兜里,兜里头揣着一把蝴蝶刀,他的心里不断的做着斗争,要不要突然拔出来给林昆一下。 这辉哥是个不要命的性子,那都是在普通人的面前,他斗一斗狠的普通老百姓就怕他了,可真的遇到林昆这样的狠茬,他又不是脑袋缺根弦的傻子,自然不敢冒失,一旦不能成功,恐怕自己会被打死吧。 林昆侧过头瞥了辉哥一眼,淡淡的笑道:“兜里的好东西要是想拿出来,就拿出来,鬼鬼祟祟的,你想干什么呀?” 辉哥顿时打了个哆嗦,心中暗暗叫苦,自己的小动作很隐秘了好不好,怎么还是被他给发现了,他咧着嘴僵硬的笑了笑,道:“没,没什么啊……”说话的功夫,刚好路过了一个垃圾桶,赶紧把兜里的蝴蝶刀掏出来,丢进了垃圾箱里。 “是,是垃圾。”辉哥继续尴尬的笑着解释。 是什么东西,林昆看的一清二楚,他懒得和这辉哥计较。 一行人来到了学校医务室,高文丽跟医务室的负责人打了声招呼,这负责人是个女的,三四十岁的模样,那态度十分的恶劣,就跟谁欠了她五六七八百万似的。 学校是政府部门,有的是中央所属,有的是省里所属,最差的也是地方市里所属,说的再直白一点,这些个在学校里工作的人员,基本上都是事业编制,有的就算是临时工,家里多少也都有些关系。 这种情况下,碰上负责任态度好的工作人员还不错,可一旦碰上了这种别人欠她钱的,找她办点事麻烦不说,还惹一肚子的气,明明就是属于为人民服务的,结果倒像是坐在人民头上拉屎的王八蛋。 “他们都是干什么的啊?”负责的这个女人拉着个长脸,脸上的斑已经够黑了,此时在黑着一张脸,真是丑的给驴似的。 高文丽一副和气的小女生模样,道:“这是我的姐姐,这是我姐姐的朋友,这位是……” 介绍到辉哥的时候,高文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可这负责人的老娘们,马上认出了辉哥,立马脸色一变,换上了一副和善的笑容,道:“哎呀,这不是小辉么?” 辉哥尴尬的笑道:“刘欣嫂子,你忙呢。” 这女的叫刘欣,是哈市大学医务处的负责人,和这个辉哥以前是邻居,关系不说有多好,但是她心里头挺忌惮这个辉哥。 有的人就是这样,欺软怕硬的叫人恶心。 “小辉,你这脸怎么了?让人给打了?我这就让人给你看看。”刘欣热情的道,完全把林昆和高百丽他们三个给忽略了。 “咳……” 林昆干咳了一声,辉哥本来一脸的笑容刚要灿烂,马上意识到林昆就在身边呢,马上苦笑起来,道:“嫂子,不用。” 林昆笑着说:“刘医生,我们可以进去看看张少宇同学么?” 刘欣对辉哥是一脸的微笑,那副贱模样,就好似要撅着屁股去跪舔人家一样,可转过头来对上林昆,那一张满是黑斑的脸上,立马变的无比严厉起来,道:“你什么人啊,是咱们学校的么?” 林昆脸上的表情一愣,笑着说:“我不是,但我认识张少宇,和他有点交情。” “这儿不能随便让人进,你们都是身份不明,赶紧走远点,别妨碍我正常工作。” 说完,刘欣马上又转过头看向辉哥,脸上表情那变的叫一个快,笑着道:“小辉啊,我爸最近在夜市上摆了个小摊儿,也不是图赚钱的,就是老人家觉得没意思,在家里待不住,昨天听说有人管他要保护费,老头也没提我认识你,就把这钱拿了,你看……” 辉哥知道刘欣的意思,那保护费就是他让小弟去收的,可现在是谈保护费的时候么,保护费也就是三五百一个月,可身旁的这位爷,胖揍他一顿就够他去医院里躺三五个月了。 林昆是彻底无语了,将目光看向了高百丽,高百丽是副市长,新到任没多久,在群众的眼中很陌生,不然的话这刘欣也不会这么轻视。 高百丽脸色严肃的说:“这位同志,你身为学校里的医护负责人,态度是不是差了点儿?” 刘欣一听,不乐意了,回过头冷着脸瞪着高百丽,心中却是极其的羡慕嫉妒恨,同样是女人,为啥人家那么美,自己却像是个大猩猩,所有的怨怒化作冰冷的语气,道:“我态度怎么样,你管的着么?有本事你去跟我们校长反应,那是我表舅,别以为长的漂亮就了不起了。” 高百丽呵呵的一笑,也懒得多说废话,向林昆递了个眼神之后,便掏出手机到门外打电话,刘欣倒是一副不害怕的模样,道:“装模作样,还跟个真的似的。” 高百丽的电话不是打给哈市大学的校长,她根本不认识哈市大学的校长,但市省教育局的局长她认得,那是她父亲的一个老朋友,也是她爷爷曾经的老部下。 高百丽挂了电话回来,刘欣坐下来磕着瓜子,还殷勤的分了辉哥一把,抬眼向高百丽看过来,道:“怎么,找人了啊?” 高百丽不搭理她,笑着对林昆说:“我们坐下来稍等一会儿吧。” 林昆点了点头,旁边就有供人休息的长椅,林昆刚准备坐过去,这个刘欣马上站起来了,道:“你们怎么回事啊,不是我们学校的人,这里不欢迎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