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五十四章: 自己滚 - 神兵奶爸

第二千四百五十四章: 自己滚

(还有一更,九点前出来……) “文丽,听说你姐姐来了,我来看看。” 门口的女人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生的凤眼美眸,脸上铺着一层妖艳的妆,眯起眼睛微笑的模样,像极了一个小妖精。 高文丽马上站了起来,替高百丽和林昆介绍,道:“姐,林大哥,这是肖苒,这家咖啡店的老板,也是我之前勤工助学的老板。” “什么老板,我可是你的好姐妹,你个小没良心的。”肖苒笑着说道,转过头冲林昆和高百丽打招呼,“见过姐姐还有这位大哥。” 包间的桌子不大,仅容四个人的座位,高百丽和高文丽坐在一起,肖苒只能坐在林昆的身边。 她的身上有好闻的香水味,这小姑娘穿着的也十分的性感暴露,坐下来之后,好奇的冲林昆打量了一眼,然后转过头看向高文丽,“文丽,刚才我听说张少宇那男渣被人给打了,不会就是这位林大哥吧?” 高文丽有些羞涩的点点头,“多亏了林大哥帮忙,要不然又要被他缠着了。” 肖苒马上开心的笑了,“我早就看那个张少宇不爽了,只可惜我爸是个老实的商人,我又没有哥哥,要不然肯定让他门去收拾那个王八蛋、臭渣男……” 说着,肖苒的大眼睛突然一眨,转过头看着林昆,道:“林大哥,你收不收妹妹呀,要不我认你当大哥吧,你这么厉害,以后要是有人欺负我了,你帮我打他。” 林昆脑门上渗出冷汗,这个肖苒一看就是和个高文丽两种性格的,别说自己从来不收妹妹,就算是真的收也不会考虑她,这小妞一看就是个天生的惹祸精啊。 肖苒反正也没什么事,就坐在屋里和林昆三人聊天,高百丽和林昆吃着小点心,喝着咖啡,也难得有这种休闲的好机会。 也只刚刚聊了十多分钟,事情暂时解决了,林昆也打算起身告辞了,他这来帮高百丽的忙,也算是偷了半天的闲。 这时,楼下突然传来了一阵闹哄的声音,一个公鸭嗓的男人,大声的冲服务员吼道:“老子就问你,那三个狗男女是不是在这儿,赶紧给老子揪出来,否则的话别怪老子砸了你这破店!” 肖苒听到这声音,俏脸马上煞白起来,道:“糟了,是辉哥来了,文丽、姐姐、林大哥,你们先在这儿躲着,我出去应付他。” 说完,也不等林昆和高百丽说话,肖苒已经向外面走去,把包间的门给关上了。 这个辉哥是谁,林昆和高百丽一无所知,但看肖苒紧张的模样,似乎不是一个善茬,两人同时将目光看向了表情同样紧张的高文丽,高文丽抿了一下嘴唇,说:“这个辉哥是我们学校附近的一个小混混,平时就喜欢打架斗狠,我们学校有不少男生被他欺负过,他还调戏我们女生……” 高百丽身为政府要员,最看不惯这种人的存在,恨声道:“你们学校公安科是干什么吃的,一个张少宇不敢管,这个辉哥难道也管不了么?” 高文丽道:“姐,我们学校公安科以前有一个廖叔,他就曾抓住了辉哥,把他送进了警察局,后来廖叔回家的路上,就被一辆摩托车给撞断了腿,他没说是谁撞的,但大家的心里都知道,是辉哥。” “哼,这不是黑社会么!?”高百丽气急,将目光看向林昆,那意思是说你也不管管? 林昆笑着站了起来,道:“走,我们去楼下看看吧,肖苒不一定能拦得住。” 高文丽害怕,高百丽也是有些顾忌,但一想到林昆的身份,她马上就放开了点心,冲林昆问道:“你不打个电话叫几个人来?” 林昆嘴角诡谲的一笑,“高市长,你可是在鼓动我聚众斗殴么?” 高百丽的脸色马上一红,道:“可你一个人……听文丽那么一说,这个辉哥可不是刚才你打的张少宇和他的几个跟班,那几个毕竟还是学生,这个辉哥是社会人啊。” 林昆笑着说:“巧了,我就是专治社会人的。” 高文丽胆颤紧张的看向高百丽,高百丽暗暗的一咬牙,跟在了林昆的身后,高文丽也跟着一咬牙,三人出了包间下了楼梯。 楼下…… 肖苒正和辉哥交涉,这辉哥年纪也不大,还不到二十,初中辍学了以后,就天天在这大学的周围混,他家就是这本地的,他爷爷和他爸都是出名的拆迁钉子户,家里头本来是存下些钱的,但这辉哥好赌,还专门去澳门玩过一次,当时真是把自己当成个人物了,想法是等赢了钱,就回来跟身边的小伙伴们炫耀。 结果三天后回来了,输的连裤衩都没了…… 好赌败家,把亲爷爷给气死了,把亲爹也给气的精神不正常了,他总得生活吧,于是就成天在外面跟人打架斗狠,偶尔勒索点保护费,再收点钱帮人打架,还别说,在哈市大学的附近混了几年,还真算是有点小明头了,道上的一些人还真就挺给他面子。 张少宇和辉哥认识,两人狼狈为奸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张少宇有钱,辉哥乐得接他的活,刚才张少宇一个电话打过去,辉哥马上就带着七八个小弟赶了过来。 林昆和高百丽姐妹进了咖啡厅,被张少宇的跟班看见了,于是张少宇给辉哥报了位置,这辉哥马上轻车熟路的就杀过来了。 “辉哥,你这是干嘛这么大火气,我这是小本经营的小店,你影响了我生意,让妹妹下个月喝西北风去啊?”肖苒笑着说,那千娇百媚的模样,快要媚到骨子里了。 “肖苒,我知道你和龙哥关系好,但一码事归一码,有人得罪了我的金主张少,我今天必须得给张少一个交代,回过头对你造成了多少的损失,我让张少赔给你。” 辉哥冷着一张脸,尽量不去看肖苒,这女人的诱惑力太强,他怕自己把持不住。 “辉哥,这不是损不损失的问题,而是我这儿根本没有你想找的人,你是误会了吧?” “肖苒,有人看见高文丽带着两人进来,你说没在这儿,当我是三岁小孩呢?我不想和你多说,免得伤了和气,我这就上楼去搜一下,要是没有我马上走人。” 辉哥冷着脸,肖苒脸上虽然千娇百媚的笑着,可是心里头害怕,辉哥口中所谓的龙哥,也是这大学附近的一个小混混,她和那龙哥根本没什么关系,只是借着虎皮罢了。 眼看着辉哥要上楼,肖苒赶紧准备拦住,这时楼上传来了一声淡淡轻佻的声音:“是你自己滚出去,还是我让你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