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四十七章: 到底怎么回事 - 神兵奶爸

第二千四百四十七章: 到底怎么回事

车温脸上的笑容突然阴冷起来,道:“大伯,你都活了这么大岁数了,还这么赖在这个世界上,是不是有点过分了,前两天晚上做梦,我梦见我爸了,他说他在下面一个人孤独,想让你下去陪陪他。” “嗯?” “大伯,你也别怪我,在国外的这些年吧,我找回了自己曾经的身份,我是当初天皇的子民,遗留在满洲里的后代,我的亲生父母是岛国人,他们一个是优秀的帝国军人,一个是优秀的帝国特工,但是被你们华夏人给杀害了,所以这个仇,有机会的话我是一定要报的。” “什,什么?”床上的车老表情激动。 “大伯,可能你们当初收养我的时候,也没考虑的到吧,我骨子里就不喜欢你们华夏人,现在我终于知道答案了,因为我根本就不是华夏人,我是高尚的帝国人。” 车温阴冷的笑着:“要说这些年我应该感激你,你最初抚养我,到供我读书,再到给我钱让我在国外发展,其实你也是有私心的吧,你是怕我回到了黑河省,凭借着我的能力以及同样是你车家人的身份,夺了车国海手里的大权吧?” 病床上的车老不说话,他是真不知道该咋接。 车温只当车老是默认了,从兜里摸出了一根烟,放在鼻尖前轻轻的吸了一下,道:“大伯,其实你也别怪我,我之所以要除掉你,也是有我自己的目的,俄国人答应我了,只要黑河省落入他们的手中,这偌大的一块地盘上可就有我的一席之地,而我呢,才不会满足俄国人给的一点蝇头小利,那些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家伙,我会一点点将他们蚕食掉的。” “你想的恐怕太容易了吧。”车老道。 “呵呵……” 车温笑道:“不是我想的容易,是大伯你对我太不了解了,我现在身边有的高手,那可都是帝国精锐优秀的人物,我们帝国的河口组你应该听说过吧,我现在可是河口组的一个分舵总,我这次的主要任务,就是将黑河省攥在我们河口组的手中……算了,大伯,跟你该说的也都说的差不多了,之前派来刺杀你的两个人是个废物,没能送你去见我父亲,不,应该说是养了我没几天就死翘翘的那家伙,今天我就再送你一程,让你和他团聚,你的这条老命对于我和那些俄国的家伙来说实在意义太过非凡了。” 车温捻着手里的烟,插在了车老的嘴里,道:“这里面加了点好料,抽上它,待会你死的时候会少一些痛苦,这就算是我对你报的恩吧,大伯。” 喀嚓…… 打火机点着,递到了车老的面前,烟在燃烧,可车老根本不吸,车温无奈的看了看说:“大伯,你哪里都好,就是太倔强了,不吸那算了,你直接上路吧。” 车温从怀里掏出了一把手枪,刚要对着车老的额头瞄准,这时车老突然从床上蹿了起来,那速度的敏捷程度,绝对超乎常人,车温已经扣动了扳机,消音器里的子弹,嗖的一下将枕头打的通透。 车温脸上的表情大惊,他怎么也不会料到,自己这个行将就木的大伯,居然速度这么快,他也没想太多,调转了枪口就准备继续射击,他是受过点训练,身手还算有两下子,可慕容白以前可是华夏前二十的杀手啊,在杀手的面前扮演杀手,车温到现在都没意识到他有多sb。 唰…… 慕容白的手里多了一把雪亮的匕首,冲着车温握枪的手就削了过去,刀刃锋利,直接就将车温扣动扳机的手指给削掉了。 “啊!” 一声惨叫,鲜血直接喷了出来,车温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手指头飞了出去,本来想扣动扳机,手指都飞了还扣动个屁啊。 慕容白紧接着抓住了他的手腕,嘎嘣的反向一扭,车温顿时更是一声尖锐的惨叫。 要不是林昆让慕容留活口,刚才的那一刀,他完全可以直接切开车温的喉咙。 门外的两个保镖听到了房间里的声音,马上身手就要摸进怀里冲进病房里去。 这时迎面突然快步的冲过来一个小护士,冲着这两人喊:“让一下,快让一下……” 这两个保镖只是迟疑了一下,穿着护士服的司蓉儿,便已经来到了两人的身边,手中的两根银针向着两个保镖的胳膊穴位上一扎,这两个保镖浑然不觉,可当他们继续伸手向怀里手枪的时候,胳膊居然毫无知觉了。 两人脸上的表情顿时大怔,司蓉儿马上掏出了两根更细长的银针,冲着两个保镖的喉咙就扎了下来,司蓉儿的出手十分的果断,以前做杀手的时候,能被她杀死其实也是一种幸福,至少不会像死在其他杀手的手上那样,那么的疼…… 两个保镖一起捂住了脖子,脸上迅速涨红了起来,身体笔直的僵硬着,挣扎了一下便倒在了地上。 司蓉儿并没有杀死他们,只是封住了他们喉咙上的穴位,让他们两个暂时假死过去。 砰…… 病房的门,被司蓉儿粗鲁的踹开了,车温已经被制服了,这会儿跪着倒在了地上了。 他实在想不明白,自己这个已经中了好几发子弹重伤的大伯,怎么会突然这么厉害。 早知道他这次过来行动,就多带几个高手啊。 司蓉儿对着蓝牙耳机说了一声,医院里马上响起了警笛声,医院的安保人员马上将现场保护住了,担心另有别的刺客。 “不,不可能!”车温回过头冲车老看过来。 司蓉儿觉得好笑,看着慕容白变成老头的模样,还真是滑稽。 司蓉儿和慕容白都没回答他,这时车老在林昆、八指还有车国海的陪同下,走进了病房的大门口,车温感觉自己是不是眼花了,脸上诧异的深深不敢相信的模样。 车老坐在轮椅上,看着地上的这个不孝子,刚才他和慕容白的对话,已经通过监听器传出去了。 车老竖着眉头,冷冷的说:“你这个孽子,亡我车家这么多年精心待你,你却是一个白眼狼,居然向着恩将仇报!” 车温此时仿佛已经没心情听车老的话,大声的问:“这特么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