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小宇宙与黑洞(1) - 神兵奶爸

第二百四十四章:小宇宙与黑洞(1)

第二百四十四章:小宇宙与黑洞(1) 早上,林昆做好了早餐就到菜地里忙活,这一小块的菜地被他种的绿意盎然,草莓和小西红柿都开花了,眼看着就要结果子了,菜地上种着的小菜苗一个个也都茁壮的成长着,这一小块地完全是有机的菜地,菜叶上长了虫子,林昆就用手一只一只的给抓下来,感觉菜地要是肥料不够,林昆就拎着个麻袋找一个烂草叶淤积的地方挖一些天然肥土来。 以前在乡下的时候,别说这么一小块菜地了,十几亩地的活林昆都干过,所以现在管理这么一小块几十平米的菜地,对于他来说完全是绰绰有余。 小海东青起的早,这会儿正在菜地的边上跳来跳去,小家伙不是在玩,而是帮林昆抓虫子呢,这小家伙的嘴巴可是很挑剔的,每次把虫子啄下来之后都给丢到一边从来不吃,似乎嫌这虫子的颜色太绿没啥肉味。 楚静瑶今天也起的很早,昨天晚上做了一个美梦之后,睡的似乎格外的踏实,早早的就穿着一身淡蓝色的睡裙站在阳台上,她披散着头发睡眼惺忪的模样有着一股朦胧的美,脚上踩着一双简单的人字拖,一双白皙如玉的小腿裸露在空气中,清晨的阳光一照射,泛起细腻的光晕。 林昆抬起头向阳台上看了一眼,咧嘴笑道:“老婆,你真美!” 楚静瑶白了他一眼,故意语气冷淡的道:“林昆,今天你有时间么?” 林昆咧嘴笑道:“老婆,你要是约我的话就肯定有时间,就是没时间我也得挤出时间。” 楚静瑶摆着一副严肃的表情,道:“行吧,那晚上不要安排别的事了,一起吃个饭。” “好啊,去哪吃我请客!”林昆笑着道,说来他还从来没和楚静瑶单独约过会呢。 “不用你请,有人付钱。”说完,楚静瑶转身向屋里走去,背对着窗外又抛下一句话:“你快点收拾菜地,我饿了,今天早上想吃煎鸡蛋。” 林昆愣了一下神,嘴里喃喃的道:“有人付钱,难道还有第三者?”听到楚静瑶后面的话后,又马上回道:“好的,知道了!”旋即又笑着叹气道:“我这完全就是个保姆吗,不过给大美女和大儿子当保姆,我愿意。” 收拾完了菜地,林昆就到厨房里做煎鸡蛋,光吃煎鸡蛋肯定不行的,他又啪啪啪的搞了几个鸡蛋饼、手抓饼外加几样早上可口的小菜,还热了三杯牛奶。 楚静瑶洗完脸刷完牙,涂了上一层淡淡的护肤品之后,就素颜的站在厨房门口看林昆忙活,只见林昆围着个围裙,两只手娴熟的在那操作着,俨然一副五星级饭店里的大厨形象,但这个男人绝对比一般的大厨帅,首先就说身材吧,一般的大厨很少有海拔一米八五的,即便有也难得会有如此的好身材,大厨们大多的相貌都是脸大脖子粗,不是老板是伙夫。 见楚静瑶站在门口看自己,林昆咧嘴笑着回过头:“老婆,怎么来欣赏我的厨艺了?” 楚静瑶白了他一眼,笑着说:“你想的倒美,我是来监督你干活的质量。” 林昆哈哈笑道:“老婆,就咱干活的质量,那绝对是杠杠的,经得住监督和检验。” 林昆哈哈的笑起来,这女人还真是可爱,话说整天守着这么一个大美女,虽然目前是只能看不能碰,但这感觉真心的不错,谁不愿天天欣赏风景呢? 这一天过的平淡无奇,早上送澄澄去学校,楚静瑶今天没开车,顺便也把楚静瑶送到了公司楼下,然后就是一个人去南山的盘山路上练习路况,随着时间临近月末,盘山路上的车辆越来越多,多的不是普通的私家车,而是各种各样的赛车,这些人擦肩而过的时候总会眼睛发红,有的自持有两把刷子的车手嘴角会傲然的一笑,一副不屑的表情。没什么交流,但大家的心底都明镜的,对方即将是自己这次的敌人。 林昆开着老捷达一直很低调,从来不超车,从来也不接受挑衅,老捷达的油门就没有全部踩下过,只是晃晃悠悠的在盘山路上,比起其他的车手,甚至比起那些普通私家车,他更像是一个头一次路过此地的新手,因为路况陌生而不敢加大油门,因为沿途的风景而忘了踩油门。 要不是老捷达的外形还算犀利,任谁也想不到开着这辆车人也要参加月末的贫民地下赛车,换句话说在大多数赛车手的眼里,林昆和他的老捷达做他们的背影都不配,这不刚刚就有一个外形犀利的赛车从林昆的身旁路过,那车本来速度嗷嗷的快,路过林昆的身旁突然降下了速,里面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年轻,副驾座上坐着一个同样嫩白的美女,那美女染了一头金黄色的头发,车窗摇下来冲林昆竖起了中指,那男的在女的身后冲林昆叫嚣道:“哥们,就你这烂车技和拦车,趁早回家搂老婆孩子吧,别在这丢人现眼了,我的妞都说从来没见过你这么烂的车手!” 林昆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这个小年轻,不愿搭理这一对脑残货,这几天冲他挑衅的人不少,但还没一个像眼前这一对小年轻这么明目张胆。 算了,咱们林大兵王心胸开阔,跟一对九零后的置气也没必要,索性继续慢悠悠的开老子的车,任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狗在哇哇乱叫吧。 可这一对小年轻不这么想,尤其那个男的小青年,他把林昆的不屑当成了一种耻辱,md你这么一个吊丝居然敢用那么不屑的眼神瞥老子,今个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是不知道老子的厉害,于是嚷着就冲林昆吵吵道:“小子,老子和你说话呢听到没有,不服气咱们赛一圈,谁输谁是狗!” 林昆依旧是很不屑的瞥了小青年一眼,嘴角勾起一抹轻佻的弧度,旋即突然一脚油门,就听老捷达嗷的一声咆哮,车身迅速超过了跑车半截车身,然后方向盘猛的向一旁一打,就听吱嘎的一声尖锐的响声,轮胎磨在地面上冒起了一阵白烟,车屁股径直的就向旁边的跑车甩了过来。 跑车里的小青年顿时一慌,本能的就向左急打方向盘,就听砰的一声巨响,跑车的左边正好就是山体围栏,车头直接就撞在了上面,并且伴随着一阵犀利哗啦的声音,左边的车头撞的细碎,大灯的玻璃碴子散落一地。 “我靠!”小青年在车里怒声叫嚷:“麻痹狗曰的,有种你特么的给停下来!” 吱嘎的一声刹车,人家林昆根本就没打算肇事后逃逸,稳稳的将老捷达停住。 小青年一看老捷达停下来了,马上就从车上跳下来了,两只眼放仿佛会冒火,脸上的表情仿佛要吃人一样,怒气汹汹的就向老捷达走了过来。 副驾上的那个白嫩金发的女孩也跟着下来了,比起小青年那一脸要吃人的表情,这金发女孩脸上的表情倒是和善不少,不过却带着一股强烈的刁钻,那脸上的表情分明在说着:“臭吊丝,敢惹我男朋友,死定了!” “你麻痹的,你故意的吧!”小青年一边走向老捷达,一边大声的嚷嚷道。 林昆不急不忙的推开老捷达的车门,嘴里歪嗒嗒的叼着根烟卷就下来了,瞥着气急败坏走过来的小青年,嘴角轻佻的一笑,“哥们,淡定点。” “淡定尼玛!”小青年的小宇宙已经无限的接近于爆发的边缘,他自己没意识到的是,他越是接近爆发,就越是距离‘黑洞’更近一步。 “淡定尼玛!”后跟上来的金色女伴也跟着叫唤的了一声,上下打量了一番林昆,典型一身地摊货的穿着,还像个小痞子一样嘴里歪嗒嗒的叼着个烟卷,一看就是个二十几岁都没出息,到了三十多岁也照样一个德行的穷吊丝,这位金发的女伴是打心底挑不起这样的男人,在她的眼里这种男人不应该叫男人,应该叫狗,整天蜗居在城市的角落里等骨头。 在她的眼里,真正的男人应该像她身边的这位这样,开着一辆百八十万的豪车,兜里有钱,浑身穿的都是名牌,重要的是出手大方肯为自己花钱……这才叫男人,她只要躺在床上分分腿,钱自然就送上来了。 金发的女伴继续冲林昆叫嚣道:“你撞了我亲爱的的车,说吧,怎么赔?” 小青年满意的看了自己的这位女伴一眼,说实在的她就是自己的一玩物,从某个野鸡大学里钓出来的马子,反正自己的零花钱花不完,随便丢几个零头到这种女人的身上,她就会心甘情愿的趴在你的身边、躺在你的床上。 林昆表情淡定的摊摊手,道:“我没钱,赔钱是不可能的了,要不别的行么?” “别的!?”不用小青年开口,他的玩物女伴已然成了他的官方发言人,怒然嚣张、满脸鄙视的就冲林昆说道:“别的不行,必须赔钱!” “呵……”林昆淡淡的一笑,身子往车门上一倚,仰着脸耍无赖一般缓缓的道:“要钱没有,要命一条,瞧你一副野鸡的模样,你敢要么?” “你……你特么说谁呢!”金发女伴火大,竟然敢骂自己是野鸡,虽然她干的勾搭和野鸡没啥区别,但人家一向自认为是人家长的好懂得耍宝,所以才博得了富二代们的心,能躺在那么多富二代的床上是本事。 南山路上的车本来就多,有私家车也有来熟悉赛道的车,见这边肇事有热闹看,南山路的交通一下子变的停滞起来,周围聚集来了无数看热闹的人,听到林昆这一番叫骂过后,百分之七十的人直接在叫好,另外百分之二十的抿嘴一笑,显然是同意林昆的观点,剩下的一些则是那些和金发女伴差不多的女人了,她们脸上的表情一个比一个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