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四十六章: 引出暗中人 - 神兵奶爸

第二千四百四十六章: 引出暗中人

林昆直接把张根旺送去了车家的私人医院,张根旺伤的不算中,只是身上有两个伤口太深,所以导致了流血过多,经过了缝合抢救输血后,整个人没什么大碍了。 当天晚上,车勇带着人在张根旺家的别墅区里守了一夜,没有出现任何的异常情况。 黑豹帮、白鲸帮、塔克里家族还有瓦西里家族,在知道张根旺成功逃脱,还是被救走的,料定张根旺的家里肯定会有所部署,也就没继续进一步的行动。 蒋海战的家里,车国海也同样派人过去保护了,毕竟曾经都是同僚,而且蒋海战很得车老爷子的器重,所以蒋家的安全,不用任何人提醒,车国海就派去了人。 车国海虽然能力和威望都没有父亲那么强,但是基本的道上义气和美德还是继承了父亲。 黑河省的大小势力不少,但几乎每个人都器重车老爷子,这并不是因为老爷子当初巅峰的时候,是可以站在群雄顶端的人物,而是老爷子的德行值得众人钦佩。 张根旺留在医院调养,确定他没事之后,林昆回到家中休息,第二天一早醒来,便带着八指再次来到了医院,车国海也在。 车老爷子今天一早上也转回了医院里,安排好了老爷子之后,车国海就来见张根旺,张根旺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仔细的说了一遍,对于蒋海战的死,车国海表示伤心,同样也惊愕对方的心思缜密,将张根旺和蒋海战的意图瞧的明确。 林昆提出了不同的观点,倒不是那些俄国人如何,而是暗中的那个叛徒心思缜密。 想到今天即将布下的局,车国海心里忐忑起来,他是怕自己的老父亲出现什么意外。 林昆将车国海拉倒了一旁,昨天晚上林昆和司蓉儿商量过,车老爷子的年岁大了,按说要照他的模样易容是有困难的,不过经过一晚上的精心研究,蓉儿还是搞定了。 车国海听了林昆提出的偷梁换柱之后,马上表示同意,在自己的父亲和揪出内鬼之间,他心里的本来想法,恐怕是要父亲,而不管内鬼,内鬼可以慢慢的揪,但是父亲只有一个,万一有个闪失,那就是他终生的遗憾。 经过身材的比对之后,蓉儿最终选择了慕容白,但考虑到暗中怕是会有人监视,万一要是露馅了,这个局可就前功尽弃了。 所以,林昆又想出了个办法,趁着带老爷子去卫生间方便的时候,让司蓉儿和慕容白提前去易容好,趁着这个机会偷梁换柱。 毕竟一个人暗中监视老爷子,不可能连去卫生间都监视,己方这边可以让两个心腹去卫生间守着,杜绝一切无关人等进入。 这计划不说百分之百的周密,至少最大限度的将所有问题解决了,实际上不光车国海担心老爷子出问题,林昆也担心,内鬼叛徒固然可恶,可真要是搭上了老爷子的命,揪出这个内鬼的意义又是何在? 计划一切按部就班,半上午的时候,医院里就来了很多探望车老爷子的,车老爷子装出一副病弱的模样,也挨一个的接见了大家,不过都是简单的了解几句便打发了。 老爷子提出了内急,车国海亲自推着老爷子去卫生间,车勇随同保护,进了卫生间之后,林昆和八指亲自在门口守着。 这个时候,正是关键的时候,思来想去,任何一个心腹似乎都不能排除嫌疑,所以干脆林昆和八指充当了一次保镖的角色。 卫生间里一切都准备就绪,过了几分钟之后,车老爷子被车国海给推了出来,老爷子看上去和先前无恙,但若提前知道仔细的去分辨,还是能看出些许的不同。 老爷子回到病房,一切有序的进行着,整个过程中,倒没发现什么格外可疑的人。 临近中午,车国海突然被一个急电叫走了,说是车家出了事,突然被人袭击了。 车国海不得不匆匆离开,回到家里处理。 林昆和八指马上嗅出一丝警觉的味道,很快,林昆也接到了一个电话,是一个声音冰冷的男人打来的,说是不想他的老婆孩子脑袋开花,最好赶紧回家看看。 乍一听到这个电话,林昆确实担心,但和龙大相打过了电话之后就放心了,余志坚已经去吉森省,把陆婷和章小雅接来了,同时来的还有牛大壮,龙大相是佣兵出身,牛大壮是国安局的人,余志坚又是正儿八经的东北虎的特种兵,有这三个人保护,暗中的那个人未免也大放厥词了。 林昆想到了那天夜里的狙击手,额外提醒龙大相他们在别墅里要小心,将窗帘拉上,千万不明暴露在光明的地方。 林昆佯装和八指离开了医院,但实际上两人并没有走,开着车离开之后,找了个角落突然掉头,然后换上了一身行头又回来了。 林昆和八指离开后不到两分钟,门口负责保卫的两个保镖,这时突然被叫走了。 能叫走这两个保镖的,那肯定是车家自己的人,或者是车老的心腹,至少在保镖的心目中,这个人的话和车过海一样好用。 车温来到了病房的门口,身后跟着两个男人,这两个男人是他重金请的保镖,两人身材不是很高大,但是目光绝对的阴鸷,就仿佛是从极寒之地走出来的恶狼。 车温的身份有些特殊,是车老爷子的侄子,但也不能说是亲侄子,因为车老爷子有一个兄弟,当年因为不能生育,领养了个孩子,车老爷子的兄弟早逝,这个孩子也一直都车老爷子教育抚养,这些年一直在海外发展,很少回国。 吱…… 病房的门推开了,车温走了进来,车温今年四十多岁,戴着个金丝框的也眼镜,他的皮肤很白,整个人看起来很斯文,个头也是不高,穿着一双锃亮的大皮鞋。 “大伯。” 车温笑着走进来,他的两个保镖留在了门外把守。 车老躺在床上,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看着眼前的车温,一时间却是开不了口。 车温眉头微微一蹙,“大伯,你伤的这么重?” 狗屁伤的重啊,床上易容的慕容白,哪知道眼前这个脑袋油光锃亮,一副汉奸模样的家伙是谁,只得佯装病痛的点点头,道:“来啦……” 车温笑着坐在了病床旁,笑着道:“大伯,我一听说你受了重伤,就从国外回来了,你现在好些了吧,应该不会死吧?” 车老的眉头一挑,这小子说话也太不好听了吧,嘴角虚弱的颤抖一下,道:“死不了了。” 车温疑惑的道:“大伯,你的声音?” 车老道:“年岁大了,又受了伤,嗓子也不行了……” (二斗的微信号:qiujumu欢迎各位大大添加,邀请大家进微信**流;微信公众号:网文二斗,二斗会发番外;qq群:一群已满,请各位大大加二群:131653628(2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