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四十五章: 杀出去 - 神兵奶爸

第二千四百四十五章: 杀出去

林昆和张根旺赶紧躲到了墙后,张根旺流了不少的血,整个人看起来有些虚脱,道:“这群俄国佬疯了,今天非要杀死我不可,可怜了老蒋,已经被他们杀了。” 林昆道:“我们先出去再说。” 张根旺满脸歉意,道:“林先生,是我连累你了。” 这时,外面传来了俄国人猖狂的笑声,以及那不是很流利的中文,喊道:“居然还有人来救他,一起死吧,哈哈……” 伴随着猖狂的笑声,冲锋枪的子弹雨点般的打在地上,这些个俄国人根本不顾什么华夏的治安,周围的老百姓半夜从梦中惊醒,听到了这个声音都躲在被窝里不敢出声。 对方火力太猛,这时贸然冲动出去只有死,可如果一直被对方这么火力压制,要是对方再有人趁机摸过来,那轻狂就危险了。 林昆回过头看了一眼身后的死胡同,那墙至少有三米高,他爬上去不是问题,可关键是张根旺这个身体情况,根本不可能。 张根旺也看出了林昆的意图,叹了口气,道:“林先生,你不用管我了,你离开吧,反正这次我是和老蒋一起过来的,老蒋死了,作为兄弟我去陪他也是应该的,但我只想说一句,我和老蒋真的没有和这群俄国佬勾结,我们今天来见这群混蛋,是想诈降,从而查出我们内部背叛的那个混蛋到底是谁……” 张根旺满脸的希冀,希望林昆能够相信他的话。 林昆点了点头,道:“张哥,我信你。” 张根旺瞬间感动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一句‘张哥’,再加上一句‘我信你’,他的心里一下子踏实起来了,刚才面对死亡的时候,他是真的害怕绝望,刚才林昆救他的时候,他也是由衷的激动高兴,可现在马上有面对即将来临的死亡,他不绝望也不悲伤了,反而害怕自己和蒋海战死的不明不白,最终会被道上的同僚误认为他们是真正的叛徒。 “林昆,谢谢你!你一定要替我和老蒋报仇,干掉这群长毛,我们华夏的地盘,绝对不允许他们践踏!”张根旺激动的眼眶里泪花闪动,他现在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义无反顾,即将赴死的烈士一样,死不可怕,可怕的是碌碌无为,但他现在觉得自己一切都值了。 张根旺激动的说完,却发现林昆并没有看他,他搓了搓眼眶,发现林昆正贴着墙边,手里握紧着沙漠鹰王枪,另一只手里攥着军刺,而那只半大的狼匍匐在他的脚边,小海冬青已经悄然的飞上了高空,消失在了夜色里。 张根阿旺这心里头老不是滋味了,咱都已经做好了当烈士的准备了,好歹也该尊敬一下咱吧,说两句安慰的话,亦或者是决然的转身,都会让自己觉得自己的死是值得的,可…… 不等张根旺多想,林昆对着夜空吹了一声口哨,同时把脚边的一个破瓶子往外一踢,巷口外的枪声又化作了一连串的雨点般子弹,打在了那飞出去的瓶子上,几乎顷刻的功夫,那瓶子就被打成了漫天的碎渣渣,而几乎是同时,外面持枪的俄国大汉,突然听到头顶上一声裂金般的鸣叫,一道黑影嗖的一下,仿佛从天上直射下来的一把利箭,这俄国大汉本能的就抬起了头,还不等看清楚来的是何物,就听‘铿’的一声清脆猎响,这俄国大汉只觉得额头上一阵剧痛,一瞬间仿佛看到了鲜血混着脑浆子溅了出来,整个人来不及挣扎,便瞬间死翘翘了,直勾勾的倒了下去…… 身旁其他的两个同伙见状,赶紧调转了枪口,就准备对已经腾空而起的小海冬青开枪,这时躲在巷口后的林昆一个纵身横的飞了出来,手中的沙漠之鹰‘咣咣’的两声炸响,直接将这两个俄国大汉的脑门给打开了花儿。 这时,在巷口的另一个方向,一个俄国大汉举起了手里的冲锋枪,瞄准了林昆就要开枪,忽然间一道黑色的影迹,从地面上跳了起来,直接将这俄国大汉给扑倒在了地上,这俄国大汉顿时大惊,口中大喊道:“狼,狼……” 噗嗤! 小灰灰直接张开了它的满嘴獠牙,将这俄国大汉的脖子咬断,然后猛的一抬头,一双幽绿的瞳孔中,散发着令人寒栗的光芒,向前方不远的位置看去,那儿还有一个俄国大汉,本来也是要举枪的,结果一看到如此模样的小灰灰后,马上两条腿都吓的哆嗦了起来。 “fuc……k!” 这俄国大汉调头就想跑,可他的两条腿饶是粗壮,哪里快的过小灰灰,小灰灰纵身一跳,直接就把他扑倒在了地上,然后那满是寒光獠牙的大嘴一张,直接将他的后脖子给咬断了。 顷刻间,巷口外面的危机解决了,张根旺整个人还愣在当场,当他完全反应过来之后,巷口外已经安静一片,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张哥,走了。” 林昆站起身,对巷子里的张根旺喊了一声。 张根旺一脸懵逼的看着林昆,仿佛觉得这不真实,刚才那枪声就像是雨点一样,怎么可能…… 林昆已经向停车的地方走去,张根旺这才回过神,赶紧跟在了后面,刚才的枪声激烈,来的快去的也快,不少附近的老百姓,偷偷的从被窝里钻了出来,拿出手机对着楼下拍了几张照片,有的则随手一点发到了微博、朋友圈里。 张根旺坐进了车里,林昆掏出一根雪茄递给他,道:“怎么样,能撑住么?” 张根旺深吸了一口烟,道:“暂时死不了。” 林昆笑了一下,道:“那就好,先送你去医院。” 路上,张根旺借林昆的手机,给车国海打了个电话,他的手机刚才慌乱中,不知道掉哪了。 张根旺放心不下家人,老婆孩子还有父母,确定车国海已经派人去他家保护以后,他这才长长的松出一口气,靠在了车靠背上,歪着脑袋看着林昆,苦笑道:“我死了倒没什么,我最怕家里人到最后没有依靠,我这么多年来树敌也算不少,一旦我不在了,那些仇家肯定会找上门来的。” 林昆笑着说:“放心吧,你暂时死不了的。” 张根旺叹了口气,道:“可惜了老蒋,这家伙虽然平时脾气臭了点,但心眼还是不坏,他的老婆孩子……回头我就安排让他们离开这儿。” 林昆嘴上不说,但心里却是对张根旺高看了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