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三章:父女结 - 神兵奶爸

第二百四十三章:父女结

第二百四十三章:父女结 这么多年,楚静瑶和秦雪时不时的会见面,中间主要还是澄澄的原因,因为澄澄的存在,楚相国不管多忙每隔两三天都要和外孙在一起待一待,有的时候是大半天,有的时候是一两个小时,而每次来接澄澄的几乎都是秦雪,这其中不知道是楚相国故意安排,还是无心之举。 不论怎么样,楚静瑶对待秦雪的态度都是很冷淡的,她无法原谅这个夺去她父亲的女人,在楚静瑶年幼的时候,她曾不止一次的站在镜子前问自己,是自己不够漂亮可爱么,为什么父亲会离开自己和母亲到了另一个女人和孩子身边?这个问题一直纠结了这么多年,却始终没有答案。 楚静瑶沉默了,对面秦雪的话,那不正是她一直渴望的答案么,过了几秒钟,秦雪语气平淡的说:“有些事情电话说不清楚,我们见面谈?” “好。”楚静瑶第一次答应秦雪答应的这么干脆,也是第一次让她进家门。 秦雪一个小时以后到了七号别墅,这是楚静瑶的要求,她想等孩子睡了以后再和秦雪谈事情,楚静瑶把秦雪带到二楼的一个小书房里,给她拿了一瓶进口的柠檬汁,书房里开着静音的空调,拉着一层百叶窗帘。 “这书房的装修真不错。”秦雪坐下后四处看了看,称赞道。 “说吧。”楚静瑶语气淡然的道。 “我们就不能闲聊两句?”秦雪微笑着说。 “你想聊什么?”楚静瑶嘴角兀自的一笑,道:“我只想知道答案。” 秦雪拧开柠檬汁,喝了一口,因为纯天然的柠檬汁太酸,她差点流出了眼泪,缓了一下笑着说:“这柠檬汁可真够酸的,从新西兰进口的吧。” 楚静瑶拧开眼前的一瓶气泡矿泉水喝了一口,显然没有和秦雪闲聊的心情,秦雪兀自尴尬的笑了笑,道:“好吧,既然你不愿意和我多说,那我直入主题。” “以前,我以为楚叔叔照顾我和我妈妈,是因为他喜欢我妈妈,他和大多数抛弃自己子女的男人没什么区别,只不过他对我和我妈妈更好一些而已。” “他不就是那样的男人么?”楚静瑶笑着讥讽道。 “不是……”秦雪摇头,道:“在我见过楚阿姨之后我就不那么想了,楚阿姨比我妈妈漂亮,无论身材和气质都更胜一筹,更重要的是她替楚叔叔生下了你,一个男人是不会放弃那样一个女人而选择另一个女人的。” “呵……”楚静瑶嘲讽的笑了。 秦雪道:“真正的原因我也是才知道的……楚叔叔之所以这么多年一直照顾我,是因为当初在战场上的时候,我爸爸为了救他,在自己的心脏上挨了一枪,我爸爸在合眼前将我妈和我托付给了楚叔叔,所以……”秦雪不再说了,她看着楚静瑶,脸上含着微笑,她希望她能懂得。 楚静瑶沉默了,她的脑海里一片空白,心底也是空荡荡的,曾经无数个幽怨的念头,这时全都冒了出来,然后又被压抑了下去,然后又冒了出来。 她是恨楚相国的,要不是看在他对澄澄好的份儿上,她可能一辈子都不理他,母亲就是因为他的离开而郁郁而终的,这是楚静瑶心底永远的伤,那么多年母亲一个人拉扯她长大,而在那之前他——楚相国什么都没做。 楚相国不是一开始就有钱的,他刚退伍的那些年只是靠着在工地上打些零工赚钱,那时候收入微薄,能养活秦雪和她母亲就已经不容易了,所以也没有额外的精力去顾忌楚静瑶母女,这让楚静瑶的心底更怨愤。 答案,其实就是这么简单,他的离开只是为了履行诺言报答恩情,愣了几秒钟之后,楚静瑶的嘴角兀自一笑,有那么几分苦涩,又好似欣慰,过去那么不可原谅的父亲,这一刻仿佛找到了原谅他的理由,同时她也觉得对不住秦雪,如果不是她的父亲,现在没有父亲的就是自己。 楚静瑶望向窗外,那一片星光迷离的深处,闪耀的不知哪一颗是自己的母亲,自己天堂里的母亲知道真相以后,会不会原谅自己的父亲? 月光如镰,冷澈如深潭里的泉水,楚静瑶一个人坐在阳台上,看着楼下的秦雪开着车离开,她心底这么多年的那块锁头在一点一滴的融化,在一阵晚风吹起刮过脸颊的时候,她忽然觉得一阵冰凉,才发现不知何时眼泪竟流了下来。 手里握着电话,犹豫了好一阵,她才播出了那个熟悉却一直视作陌生的电话,电话响了好几声也没人接,他现在应该已经睡了吧,就在她刚要挂了电话的时候,电话突然被接听了,里面传来了那个男人紧张的声音。 “静瑶,什么事?”在楚相国的印象里,楚静瑶这个时间是不应该给他打电话的,除非是发生了什么事。 “没事。”楚静瑶道,她的语气听起来空白无力,像是在无声的忏悔。 “哦?”楚相国对女儿今天的反应很奇怪,还是将信将疑的问道:“静瑶,有什么事情跟爸爸说,只要有爸爸在,天塌了都压不到你和澄澄。” 楚静瑶掩着嘴,她已经忍不住泪崩了,电话另一头的楚相国见女儿半天也不说话,顿时着急了起来,道:“静瑶,静瑶,你没事吧,说话呀。” “爸……”楚静瑶哽咽的道,这一声哽咽混合了无数的情感,也是这么多年来,她第一次喊楚相国爸,这一次换楚相国沉默了,电话的脸另一头,那个曾在战场上经历过无数生死的男人,脸上的表情激动的颤抖起来,他等这一声爸等的好辛苦,他等自己的女儿等的好辛苦。 “静瑶……”楚相国掩不住激动的道:“你……你这是原谅爸了?” “当初你为什么不告诉妈真相?”楚静瑶哭着、埋怨着道。 “你,你都知道了?” “你为什么不告诉妈?” “当初……唉……”楚相国的语气里充满了悲伤,道:“当初秦大哥因为我牺牲了,我看着他躺在我的怀里死去,我的心里难过到了极点,我多么希望曾经死去的人是我,当时离开你和你妈的时候我心情太悲伤,就没有和你妈解释,等后来平静之后想要再和你妈解释,她已经不见我了。” 楚相国忏悔的道:“静瑶,都是爸爸不好,让你和你妈这么多年受委屈了,尤其是你妈,她一辈子也没跟着我享过什么福就离开了,爸对不起你妈。” “爸,妈如果知道真相的话,她一定会原谅你的。”楚静瑶道。 “我也希望你妈能原谅我,我这辈子最亏欠的人就是你和你妈。”楚相国道。 “爸,不要这么说了,过去我和我妈不知道你的苦衷,是我们亏欠秦雪和秦阿姨,要不是秦叔叔当初在战场上替你挨了那一枪,我就永远也没有爸爸了。” “静瑶,你这么想爸爸很宽心。”楚相国道:“爸爸一直都希望你和小雪能好好相处,能像亲姐妹一样相处。” “爸,你放心吧,会的。”楚静瑶道。 “找个时间,带上个澄澄和林昆,咱们一家人聚在一起好好的吃一顿团圆饭。”楚相国开心的道。 “爸,团圆饭不是过年才吃的么,现在才几月份啊。”楚静瑶笑着道。 “爸等着一天都等了多少年了,等不及了,这样吧,如果没什么事的话,咱们就暂定明天,你看你的时间方便的话,就带上澄澄和林昆。” 楚静瑶故意说道:“带上澄澄就行了,就不带林昆了,他又不是咱们家人。” 楚相国哈哈笑道:“女儿,你就别不承认了,根据我了解的情况,你对人家小林是越来越……” “不许说……”楚静瑶害羞的道。 “行了,记得明天一定要带上小林,我得跟这个未来的女婿多接触了解,看他到底是不是配得上我楚相国的女儿。”楚相国嘿嘿的自恋道:“我楚相国的女儿是要什么有什么,身材、长相、学识、气质那都不是普通的女孩能比的,而且还有是我天楚集团最大的股东,他要是能娶了我女儿,这小子就等着回家偷着乐吧,哈哈!” “爸,你都说什么呢。”楚静瑶娇嗔的道:“我可没说要嫁给他啊,他现在就是一个职业的奶爸,你不是每个月都付他工资么,我可不想和他有什么发展呢,他那么吊儿郎当的一个男人,根本就不符合人家的口味。” “哈哈,静瑶啊,你就在爸面前嘴硬吧。”楚相国哈哈的笑道,“爸可跟你说啊,据我目前了解,林昆这小伙子不错,有担当有胆识,吊儿郎当一点也不算什么,谁还没年轻过,你爸我年轻的时候就那样,你妈不照样喜欢。” 说起自己已故的妻子,楚相国的语气又变的失落、哀伤起来,“可惜啊,你妈她走的早,要不我一定给她买大房子,买豪车,买飞机都行。” “行了爸,你也不用太悲伤了,妈在天堂里知道你这份心意,她一定会开心的。” “嗯……” 一直聊了一个多小时,父女俩才挂了电话,这是十几年来两人通话最长的一次,以前楚相国和楚静瑶接触的时候,打电话没有超过一分钟的,见面也只是简单的几句招呼,之后无论楚相国再说什么,楚静瑶都无动于衷,包括楚相国亲自把天楚集团最大的股权书送给楚静瑶的时候,她也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然后从容的收进了包里,一点反应都没有,要知道那可是天楚集团百分之六十九的股权啊,价值无数个亿啊,普通人要是面对那股权书怕是早就激动的神经抽搐了,而咱们的楚大美女却淡定的尤如只是接到了一张不怎么稀奇的一百块钱。 这一晚上,楚静瑶睡了一个好觉,并且美美的做了一个梦,梦里她回到了童年,回到了那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她看到了自己的爸爸妈妈坐在一起,看着她开心的微笑着,她站在一片五颜六色的花田里,尤如一朵盛开的向日葵般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