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三十五章: 大佬们的顾忌 - 神兵奶爸

第二千四百三十五章: 大佬们的顾忌

(第五更) 林昆坐了下来,车玲玲也跟着坐了下来,张根旺和蒋海战两个人,都是一脸的凛然,他们也是在道上混了好多年的,能够在吉森省这个大环境里拥有自己的实力,肯定都不是普通的人,见识自然也广。 这次江南回来的诸位大佬,将林昆在江南省武林大会上的风采渲染的淋漓尽致,许多没能一睹风采的大佬,恨不得亲眼在场观看,但更多的人觉得这些个大佬们都是在夸张,哪能有人那么厉害。 其中张根旺和蒋海战就是最不相信的,他们出道这些年来,要说高手也见过不少,他们的手底下就有退伍军人的保镖,这些人一个打十个没问题,但如果说能笑傲擂台,将国外的知名大力士给轰飞,将岛国的剑客给轻易打败,又能败了胡家的那位…… 胡家的那位还是先别算了,据说是喷屎死的。 不过也有人传,胡家的那位,是因为和林昆对敌的时候伤了内脏,所以开始狂喷。 林昆一句话说完,张根旺和蒋海战全都沉默,接着不等林昆开口,车玲玲冷着一张俏脸道:“我爷爷的事,是不是你们暗中安排的。” 张根旺马上一脸冤枉的说:“大小姐,这你可真的大冤枉我了,我张根旺就是再混蛋那天,车老爷子当初对我有提携之恩,我怎么可能派人去刺杀他,要是让我知道这暗中是谁指使的,我一定第一个站出来替车老报仇,宰了那个龟孙子!” 蒋海战道:“大小姐,我虽然反对车老爷子提出的归顺想法,但只是反对而已,我和老爷子素来无冤无仇,更何况老爷子还是我如今唯一钦佩的人,我怎么可能……” 车玲玲似乎还是有些不相信,继续问:“那你们今天晚上和这两个俄国人在一起,你们又怎么解释?我爷爷的事,他们肯定逃不了干系,但刺杀的是我们华夏人,所以这暗中肯定有幕后的本地人指使。” 张根旺道:“我和老蒋之所以同意见这两个人,是他们说有大买卖要和我们做,我们也只是在商言商,绝对没有别的勾搭,大小姐你可要明鉴了,别冤枉我们啊。” 老蒋苦笑道:“都说林先生铁腕手段,辽疆省和黑蛇省的地下世界已经没有黄赌毒了,毒品咱们是从来不沾的,可另外的两个来钱快,这要是没了这两个……我和老张也就是顾忌到这点,所以才不同意车老的观点,我们真没有任何心思和理由要对车老动手。” 车玲玲还想要再追问,被林昆给拦住了,林昆看着张根旺和蒋海战两个人,道:“你们刚才所说的黄赌毒,我的确是明令禁止的,我也可以很负责的告诉两位,即便你们不同意归顺我林昆,我林昆也照样不允许你们沾染这三样东西。” 蒋海战脸上的表情有些不高兴,道:“林先生,我们敬佩你的实力,出手可以比开枪还快,可你也不能断了我们的财路吧。” 张根旺没说话,但态度和蒋海战是一样的。 两人虽然畏惧林昆,但真正的涉及到自身的利益,也还是很有勇气霍的出去的。 林昆笑着说:“两位,难道我们混道上的,只能靠这些还有收保护费过活?那些民营的企业家,人家最多是偷税漏税,不照样发家致富,现在这个社会,只要手里有资源,哪怕自己没有经营的能力,雇上一两个职业经理人,也能稳赚不赔的。” 蒋海战和张根旺对视了一眼,林昆的这个说法,他们之前还真就从来没想过。 林昆笑着说:“具体如何,你们现在也不用考虑,我林昆要统一黑河省的地下世界,不光是为了一己私利,是要实现合作共赢,社会在发展,和谐在所难免,一些和国家人民利益有冲突的行业,早晚都要消失的,我们只有团结起来才会强大,才能抵抗外面势力的侵噬。” “我今天过来没有逼着两位表态的意思,我只是想搞清楚,到底是谁要刺杀车老,不是两位最好,如果两位知道线索,也请一定要告诉我林某人。” 张根旺和蒋海战对视一眼,张根旺道:“林先生,车老的事真不是我们所为,不过刚才我们听那两个俄国人说了,已经有人站在他们那一面了,而且车家的人肯定猜不出。” 蒋海战道:“表面上同意归顺林先生的人很多,但恕我直言,大多数人未必理解你的意思,就算知道了你给我们众人的安排的想法,也没有人会完全相信的,大家手里的产业都是辛辛苦苦攒下来的,谁都不想一朝就变的一无所有。” “多谢两位,那今天我们就不打扰了,再见!”林昆笑着起身,拱了一下手。 张根旺和蒋海战一起站了起来,送林昆和车玲玲离开。 出了‘疯疯疯’酒吧的大门,车玲玲马上问出了心中的不解,道:“你相信他们的话?” 林昆笑着说:“他们应该没有说谎。” 车玲玲道:“你怎么这么肯定?” 林昆笑着说:“从刚才他们对两个俄国人的态度就能看出来。” 车玲玲又道:“那接下来我们怎么办?真不应该就那么放两个俄国人离开。” 林昆笑着说:“内鬼还是要我们自己找出来,他们即便告诉我们内鬼是谁,你敢百分百的相信?倒是你刚才是不是傻,万一那个大胡子真的开了枪,你的小命就没了。” “我……” 车玲玲的俏脸突然一红,道:“我当时没想那么多。” 林昆心里很感动,笑着说:“以后不要再这样了,你正是风华正茂的好时候,以后的人生一定会很精彩,不要为了别人牺牲自己。” 林昆向着马路对面的停车场走去,车玲玲稍稍迟疑了一下,望着林昆的背影,内心里竟是波澜涟漪,很奇怪的感觉。 两人上了车离开,车玲玲突然说:“我想到了一个人很有可能,我们去他家看看?” 林昆疑惑的道:“去他家?你要怎么看。” 车玲玲道:“时坤是我爷爷最信任的几个人之一,但这个人很有毛病,吃喝嫖赌样样都干,但人却是十分的聪明,我爷爷每次安排他什么事,他都能做的很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