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二十八章: 救人 - 神兵奶爸

第二千四百二十八章: 救人

沈家众人吃过了晚饭,大家伙又聚在一起聊天,本来对林昆有偏见的沈胜男,现在也开始主动和林昆聊两句,她本以为自己这个表弟就是个大混混,一系列的接触下来才发现,是自己的目光太短浅了。 如果说一个混混能够统一一方地下世界,一个混混能将江南省诸位商界大佬都觊觎的码头给占有,一个混混能够打败接二连三的对手,一个混混身旁的兄弟都…… 偏偏这个混混还十分的得到爷爷、父亲以及大伯、三叔、大姑的欣赏,刨除亲情的元素,这个混混绝对不是一般的混混。 沈胜男想到一句话,三十六行,行行出状元,她对华夏江湖的认识,也随着林昆的出现而改变,并不是江湖上的人都是穷凶极恶的大坏蛋,也有如此的绿林好汉。 沈家近来其乐融融,这离不开林昆的到来,林昆和大家聊了一会儿之后,便单独的把梅玉叫了出来,蓝凤凰酒吧那边,梅玉已经全权交给手下打理了,酒吧赚的钱更多的是用在了水乡上,他这个本是大家族出来的公子哥,心中有自己的打算,以后跟在林昆的身边,一边寻找昔日的仇家,一边跟着林昆一起干一番大事业。 林昆递给梅玉一根烟,梅玉掏出了自己的烟,他抽的是那种细烟,林昆笑着说:“算了,你那女人抽的烟,以后还是别拿出来了,越抽你越是像个女人了。” 梅玉从林昆的手里接过一根烟,哈哈的笑道:“昆哥,你是在妒忌我长的帅吧,现在社会上的这些小闺女,可都喜欢我这款男人,细皮嫩肉的,比女人还漂亮。” 林昆点着了烟,把火儿递给梅玉,“你一会儿去一趟岳阳茶楼,见一下战青龙。” “哦?” “全盛的战青龙,不是那么容易被打败的。” “昆哥,你的意思是……” “他有老伤,虽然不知道是怎么落下的,但影响了他的发挥,你去试试看能不能……” 不等林昆说完,梅玉拒绝,“昆哥,我才不去,我治好了这个王八蛋,回头他再来找你报仇,我这不成了他的帮凶了么。” 林昆笑道:“战青龙和他叔叔不一样,战苍穹是一个阴险贪多的人,战青龙一身正气,要不然能留在一号首长的身边?” “那我也不去,他现在是你的敌人,也就是我的敌人。”梅玉态度很坚决。 “你是不肯帮昆哥这个忙了?”林昆笑着说。 “不是不帮忙,我是不想帮着他对付你。”梅玉解释。 “打败一个有老伤的战青龙,这不是我想要的,他的伤如果能好,我不介意和他真的动手打一场,他战青龙的实力精湛骇人,这是华夏诸多武道界的朋友所公知的,可你昆哥我也不差啊,为什么要乘人之危?” 林昆弹了弹烟灰,“这件事,我欠你个人情。”说完,拍了拍梅玉的肩膀。 “非去不可?” “去吧。” “好吧,昆哥你是枭雄心怀,我这人心眼小,你别介意,我带上瑶儿一起去。”梅玉笑了笑道。 …… 岳阳茶楼,生意在外人看来不温不火,却有着极高的营业额,茶楼里的茶叶都是精品,一小撮茶叶就是几千上万的价码,所谓的金枝玉叶,恐怕也不过如此。 阿满热情的待客,来的多数都是熟人,也都是江南省里有头有脸儿的大人物。 茶楼的门口走进来了两个陌生面孔,男的生的一张白净帅气的脸儿,女的一身妩媚,颦笑之间仿佛狐妖倾城一般。 大厅里的不少人纷纷直了眼,男的被女人所惊艳,女人则含情脉脉的看向男人。 阿满面带微笑的迎上来,“两位郎才女貌的贵宾,快里面请,本店有新上的鼎山毛尖、西湖龙井、还有大理的普洱……” “我找战青龙。”梅玉笑着打断了阿满。 “找……” 阿满脸上的表情一愣,变的警惕起来,这间战家的茶楼里,有不少战家的外门弟子,他们平时穿着服务员的衣服,一个个的可都是练家子,真要动起手来可不一般。 梅玉不耐烦的道:“我再说一次,我找战青龙,你要是说这儿没有这个人,我马上走。” 阿满马上陪上笑脸,道:“客观您先别走,能说一下你的身份么,我也好跟……” “瑶儿,我们走。”梅玉拉着胡瑶就走。 “客官留步。” 阿满赶紧追上去,挡在了两人面前,“战青龙是我们茶楼的贵宾,现在正在楼上休息,我先带你们二位上去,要是他同意见你们,那你们就见上一面,要是……” “别废话了,我时间很宝贝的。”梅玉不耐烦的道。 阿满脸上尴尬的一笑,在前面带路,同时用眼神招呼了两个服务员,一起跟着上去。 梅玉看在眼里,淡淡的笑道:“就你们茶楼里的这些人,除了战青龙,还真不够我打的。” 阿满心里又是一慌,生怕梅玉来者不善,不过转念又一想,青龙少爷武功盖世,要是随便来一个人都能对他产生威胁,也不可能。 咚咚咚…… 阿满站在了战青龙所住的房间门口,敲了两下门,恭敬的道:“青龙少爷,有朋友要来见你。” 房间内沉默了片刻,战青龙的声音传来,“哪位?” 梅玉淡淡的道:“是昆哥让我来的。” 战青龙没有任何犹豫,走过来打开了门,看了梅玉和胡瑶一眼,脸上并没有多余的表情,笑着对阿满说:“满叔,是我朋友。” 阿满恭敬的下楼,战青龙将梅玉和胡瑶两人请进了屋,房间的门关上,战青龙的脸色却是突然一沉,一股浓浓的萧杀顿时在房间里弥漫开来,“林昆让你们来送死的么?” 胡瑶有些紧张,向梅玉靠了靠,梅玉却是从容的很,皱着鼻子在房间里轻轻的嗅了嗅,“昆哥说的果然没错,你有老伤,点了一根香来压制血气,房间里的血气可以驱除,但你身体里的血气却是掩盖不了。” 战青龙脸上的表情一颤,声音里透着一抹强大的杀气:“林昆让你来杀我?” “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是来医你的。” 梅玉说着,冲胡瑶递了个眼神,胡瑶将她的背包打开,从里面取出了一系列的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