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二十六章: 反讹 - 神兵奶爸

第二千四百二十六章: 反讹

“管你像不像的,赶紧拿钱,撞了人就得赔钱!”黄毛小青年像是头头,其他的几个人只是附和,只有他和林昆交涉。 林昆大致的打量了几个人一眼,也能够理解,这七八个人年纪都偏大,只有黄毛年轻,可能他们都觉得,这种交涉的工作,还是年轻人来干比较有灵活性。 “多少钱啊?” 林昆觉得好笑,这种事以前都是在新闻上常见,自己来江南一回,居然也碰上了。 这种碰瓷的事,一般都是外地人,江南本地的百姓富裕,再说亲戚朋友都在这边,谁能丢人来干这让人戳脊梁骨的事儿。 “老爷子这是伤哪了?”林昆向地上的老头看去。 “我的腰……” 老头痛叫着,“我的腰一定是断了,哎呀呀……” 黄毛小青年冲林昆张开手,道:“至少赔五千!” 至少? 难不成这还可以讲价? 林昆笑着说:“腰可是大事,一个男人的腰不好,干不了重活,也上不了床,这大爷年纪也不大,五千块少了点,这样小兄弟,我给你五万吧,带大爷好好去看看。” 黄毛小青年愣了,几个同伙也是懵了,碰瓷这么多回,不是被强行撵走,就是讨价还价,还是第一次遇到主动抬高价码的。 几个人全都警惕的看着林昆,林昆从车上拿下来皮夹,里面没太多的现金,就一千块,黄毛小青年接过钱,回过头和其他人看了一眼,一千块不算少了,可平均到每个人的头上,也就那么一二百块钱,他们这出场费可没这么便宜。 和同伙眼神交流之后,黄毛小青年冲林昆说:“你这才一千块,剩下的钱呢?” “我出门一般不带太多现金,这样吧兄弟,我马上让家里人给送点钱来。” “真的?” 黄毛小青年有些不相信,这有钱人是不是傻,还是他想阴老子,心中被利益驱使,黄毛小青年倒是更愿意铤而走险试一试。 围观的人这时已经不少,看见林昆痛快的掏钱,又答应了五万块钱,大家伙纷纷着急,有几个年岁大点的老人,想要提醒林昆这是上当了,却被黄毛小青年几个人给吼住了。 事不关己,谁都不愿意挨一顿打,众人只能摇头在心里头叹息,有的已经看不下去了,人的心里几乎都是正义的,当看到这些个坏人当道,好人受欺负的时候,心里肯定不得劲儿啊。 林昆直接把电话的给了大舅沈从文,“大舅,我在侠客路33号,福的家蛋糕店对面,有一老大爷躺在我车前面,说是腰撞坏了,你快点帮我送五万块钱过来。” 沈从文是干啥的,一下子就听出了林昆话里有问题,联想到最近江南城里来了几伙碰瓷的人,他马上就给手下的局长打了个电话。 很快…… 这附近辖区派出所里的民警就出动了,七八辆警车开到了人群的外围吱嘎一声停下,然后突然的拉响了警笛,围观的人群聚在一起,黄毛小青年几个人也都将注意力集中在林昆身上,怕他耍什么花样,另外被围观的人群挡着,他们也看不到外面的情况,警笛响起来的时候他们本来想跑,结果根本来不及了,二十多个民警已经将人群围的水泄不通。 “谁碰瓷!?” 为首的民警很有经验,这话一问完之后,围观的人群马上将手指指向了黄毛小青年几个人。 黄毛小青年几个人顿时知道自己被耍了,阴冷的目光看向林昆,但很快被林昆更为冰冷的目光跟弹了回来,吓的浑身一哆嗦。 围观的人群马上高兴起来,知道事情不是自己刚才想的那样,人家小伙子不是人傻钱多,而是人家有警察局的关系,故意先糊弄这些个坏人,等着警察赶来。 “等等!” 警察们抓着黄毛小青年几个人就要离开,这时林昆突然开口,为首的民警笑着说:“你就是林先生吧,林先生有什么吩咐?对了,林先生,这种案件,我们根据他们所要的金额多少来定罪,他们刚才问你要多少钱?” 黄毛小青年几个人是常年干碰瓷的,当然知道这其中的利害,五千块是一个门槛,过了五千块之后,可是会坐牢的。 不等林昆回答,黄毛小青年几个人赶紧喊道:“五千!” 又是不等林昆回答,围观的人群高喊道:“五十万!” 民警眉头一挑,知道这肯定有水分,但心里头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笑着冲林昆点了一下头道:“林先生,我们知道你不方便去警察局做笔录,稍后要是有需要,希望你能电话配合我们调查。” 林昆笑着说:“没问题,只不过刚才这位兄弟拿了我三千块,警察同志你看……” 黄毛小青年这伙人被‘五十万’已经吓的要抽筋儿了,五十万可是够蹲多少年了啊,又一听林昆的‘三千块’知道这是反被讹了,关键他们几个人凑在一起,身上的钱加在一起也不够三千块啊。 “一共两千六百三十二块五毛。”为首的民警将黄毛小青年等人凑的钱叫给了林昆。 “谢谢警察同志。”林昆笑着接过了钱,围观的众人一起为这警民合作的一幕鼓掌。 黄毛小青年哭丧着,“警察同志,你不觉得这有逻辑上的问题么,他给了我三千块,为啥我们有零有整的才凑了两千六百多……” 为首的民警脸色一板,反问道:“那人家的车距离你们这同伙大老远的,是怎么撞上的?真要是撞上了,为啥一点伤都没有?你这逻辑上就附和道理了?” “警察同志……” “有什么话去警局说吧,带走!” …… 一群警察带着几个碰瓷嫌疑人离开了,林昆给大舅打了个电话,沈从文哈哈大笑,“真没想到啊,你还能碰上这事。” 林昆笑着说:“大舅,这些人必须好好惩治。” 沈从文道:“这你放心,这些个社会上的渣滓败类,专门坑老百姓,要是不好好的处置,以后他们还不反了天了。” 围观的人群散去,林昆挂了电话继续开车回家,即将拐入沈家府邸所在的巷子,这时巷子入口的地方,一个坐在石阶上的男人站了起来,径直走到了路中间拦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