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二十五章: 低级碰瓷 - 神兵奶爸

第二千四百二十五章: 低级碰瓷

当天夜里,朱坤航和朱坤宇叫上了朱坤鹏,三个兄弟坐在一起喝了一顿酒,酒是从江南带回来的,佳酿美味人间难得。 喝着酒,朱坤航和朱坤宇的兴致都很高,朱坤鹏却是一脸的疑惑,当知道了两位哥哥去请了战青龙,以及战青龙的反应之后,朱坤鹏一口酒水牛饮了下去,擦了一把嘴角,大大咧咧的笑道:“好,太特么的好了,这下这小子死定了!” …… 战青龙几乎是一夜未免,他不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人,叔叔死了之后,整个战家的担子就要落在他的肩上,华夏武林里的各大家族都一样,只有真正的强者存在,才能震慑一方,庇护着整个家族的发展。 当天夜里,战青龙便亲笔留书,向一号首长请了假,乘坐着飞机降落在了江南。 天色微明,战青龙从机场里走出来,人群中的他看起来很普通,一身朴素的穿着,个头不高,只是身材比常人结实许多。 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江南市中心的一家茶楼。 这是战家在江南的产业,是战青龙的一个远房表叔在打理,时间还在太早,茶楼还没有开门,战青龙敲了敲茶楼的门。 远房表叔亲自开了门,他昨天晚上就得到消息,战青龙要过来,所以一晚上都等在这儿。 远房表叔五十多岁,看起来是个老实巴交的人,前两天在战苍穹的后事葬礼上,才刚刚见过战青龙,对这位战家新任的家主,表叔很是客气的把他请进了屋。 林昆不是一个好对付的对手,这个战青龙知道,当初他随一号手首长去漠北的时候,林昆就是当着他的面,打了首长的二号保镖,当时的林昆实力已经够强悍了,不过战青龙不认为他是自己的对手。 可这几年的时间过去了,关于漠北狼王的传说越来越多,尤其是退伍之后,一脚踏入了江湖,他似乎比过去更加厉害了。 战青龙不敢大意,他需要一个地方好好休息,也需要好好了解一下沈家的情况。 他这次来只是报仇,杀林昆一个人就够了,至于回去之后会受到怎样的处分,那都是后话。 表叔让人给战青龙准备了早餐,吃饭的时候向他介绍了一下沈家的情况,吃过早餐之后,战青龙便到楼上备好的房间睡觉了。 江南城平静了几日,在这一次动荡之中,沈家经过一次小波折之后,更上了一层楼,这其中多数都是林昆的功劳,使得沈家将江南的码头几乎全部掌控在手里。 江南的经济本就是富贾一方,沈家这次之后,家族的财力几乎又增长了一倍不止。 姜夔生准备告辞回去了,林昆没有挽留,亲自送他到机场,楚静瑶准备了一些江南的特产,让姜夔生带回去给嫂子和孩子。 机场里,林昆笑着说:“夔生哥,这次多谢了!” 姜夔生道:“你小子跟我还客气什么,我这条命当初都是你救回来的,我们是兄弟。” 林昆笑着说:“你要是有什么困难,随时跟我打招呼。” 姜夔生爽朗的道:“放心,我不会和你客气的。” 看着姜夔生远去,林昆的心里起了一抹小小的波澜,这个世界上一个人的力量再强大,也不可能坐拥八方,他如今所取得的成就,绝对离不开这些兄弟的支持。 已经是黄昏,林飞自己开着车往回走,江南这边日趋稳定,他也是时候离开了。 只是梅玉的家族仇恨还一直没有消息,他已经托陆婷帮着调查,也是没有丝毫的消息。 这是最让他害怕的,陆婷身为国安局里的情报要员,如今的特别行动处副处长,一般的消息都逃不过她的搜集,连陆婷都搜集不到,证明这件事要么是个诡异非常,要么就是这么幕后有什么大人物…… 林昆暂时不想这些,他接到了车老爷子的电话,黑河省常年受俄国黑帮的骚扰,这些俄国黑帮很刁钻,黄赌毒几乎都涉猎,专门干着坑害边境老百姓的事儿。 车老爷子他们这些当地的当上人,和俄国的黑帮起过几次冲突,收场都比叫惨。 边境上的俄国黑帮十分的嚣张,之前林昆也是有些见闻,从前他还不打算掌管黑河省的时候,心思和精力也就没在这上面,现在车老爷子已经愿意将黑河省的地下世界联合起来交到他的手上,他就不得不插手了。 车子慢慢的开着,林昆放上了一首音乐,这时迎面的马路上,突然一个老头冲他跑过来,眼瞅着就要撞到车上,他赶紧一脚刹车,车身猛的一晃停了下来。 不等他反应过来,那老爷子很娴熟的躺在了地上,周围很快就出现了几个围观的人,这几个人出现之后便对着四周大喊:“撞人了!” 林昆的脑门顿时一黑,知道这是遇到碰瓷的了,不过他也是十分的不解,这些个碰瓷的难不成疯了么,他开着的车也是将近200多万,跟这种豪车碰瓷…… 不对,越是开豪车的,就越证明是有钱人,有钱人遇到碰瓷的如果懒的去墨迹,就会痛快的掏出些钱,让这些人赶紧滚蛋。 这一伙碰瓷的有七八个人,其中有年轻的有老的,以前这些人都是单独行动,后来遇到了一起,一商量觉得一起碰瓷比较有效率。 林昆从车上下来,抽出一根烟叼在了嘴里,看着眼前的这几个人,那么卖力的喊着,也不见有几个人过来看热闹,老百姓对这种事不说见惯了,但也知道怎么回事,少数的围观群众被真相欺骗了,大多数的人都在替林昆叫不平,一些个人甚至喊着,怎么不撞死地上那老头。 “你撞人了!” 一个染着一头黄毛的小青年,冲着林昆就迎了过来,脸上的表情那叫一个愤怒,这演技还真是不错,而地上的那个老头儿,这时也更卖力气的痛叫起来…… “哦?” 林昆并没有拆穿,而是走过去查看老头的伤势,这老头啥毛病也没有,就是在这儿装的。 林昆抬起头,看着黄毛小青年道:“小兄弟,这天太热了,马路都有点烫人,还是先扶老爷子去一旁的阴凉地方歇息吧……” 黄毛小青年连同其他的几个同伙一起喊道:“不行!把人扶走了,万一你不赖账怎么办?” 林昆笑着说:“你看我像那种赖账的人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