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二十章: 毫不客气 - 神兵奶爸

第二千四百二十章: 毫不客气

特级vip包间的服务员很美,穿着得体,微笑起来的样子,更像是一朵盛开的玫瑰。 林昆笑着点了点头,道:“我找朱先生。” “请问你是……” “我是他亲戚。” 说话间,林昆已经看见了坐在里面的朱家众人,笑着冲面色凛然的朱坤航挥了下手,“朱先生,方便我进去和你谈谈么?” 服务员回过头微笑着看向朱坤航,朱坤航微胖的脸上,挤出一抹尴尬的笑容点了点头。 林昆走进来,在朱坤航的对面坐下,朱坤航的身旁坐着朱坤鹏和朱坤宇,后面坐着朱正纲几个小辈,还有一行随从。 服务员走过来,礼貌的冲林昆问道:“先生,请问你喝点什么?” 林昆笑着说:“给我来一杯白水就好。” 服务员退下,林昆看向朱坤航,笑着说:“朱先生,我还是这么称呼你吧。” 朱坤航沉着脸道:“你有什么事么?” 林昆笑着说:“这次朱先生来江南,我本来想请朱先生喝一顿酒的,可惜一直没有机会,现在朱先生要重返燕京,我来送一程。” 说着,林飞又看向了朱坤鹏和朱坤宇。 朱坤鹏冷声道:“林昆,你或许有两下子,但这世界上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你还是收敛点的好,否则的话可能就横尸街头了。” 林昆眉头一挑,手指头在扶手上轻轻的敲打了一下,笑着道:“横尸街头?真要这么说,我倒是应该感谢各位算是手下留情,找来的两拨人都不是那么厉害,否则可能我就不能坐在这儿了。” 朱坤鹏冷哼道:“小子,我们走着瞧。” 林昆眼睛微微一眯,一道冰冷的目光射了出来,嘴角冷的一笑,逼视的朱坤鹏一瞬间浑身发冷,“朱坤鹏前辈,我如果不想和你走着瞧,可能你就回不到燕京了。” “你敢!” 朱坤鹏咬牙道,握紧了拳头一副要动手的样子。 林昆手指头继续在扶手上敲打着,平常他敲打三下,就已经忍到了极限了,对方就要挂了,但此时他却敲打了六下。 “先生,你的水。” 服务员将水杯递给林昆,满脸微笑的说。 林昆接过水杯,笑着点了一下头,暂时将心中的火气压了下去,对面坐着的这几个人名义上是他的长辈,他应该喊一声叔叔大爷,可他们的行径却是要逼他进入死地,他今天过来,只不过是想给几个人一个警告,这次他可以放过他们,可若是还有下次,那就别怪他痛下狠手。 “姓林的,你再怎么猖狂,也不过是一个李家多年的小崽子,朱家屹立这么多年,还轮不到你这个根本算不上嫡系的小崽子来指手画脚,你就别想打朱家的主意了,我劝你还是好好想清楚,是继续与我们为敌,最后落得一个年纪轻轻就身死的下场,撇下孤儿寡母,就像你父亲当年……” 朱坤鹏咄咄逼人,他气急败坏的,完全就忘记了朱家的禁忌,二哥当初的死绝对不能轻易的提,他的话不等说完,林昆的手指已经敲了救下,站起身来,将一杯根本没喝的水浇到了朱坤鹏的头上。 朱坤鹏的头顶发毛稀疏,再过两年就要地中海了,此时白水顺着他的脸颊淌了下来,这一幕把旁边的小服务员吓坏了,林昆的身份她不知道,可在座的几个朱家人,可是称作私人飞机的,身份肯定不一般,她想要上前劝阻,却又没有勇气,抬起一只小手捂住了嘴巴。 “你特么找死!”朱坤鹏直接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捏紧了拳头就要冲林昆砸下来。 “额……” 林昆的大手直接抓在了朱坤鹏的喉咙上,朱坤鹏瞬间感觉一阵窒息的感觉弥漫全身,握紧的拳头也因为虚脱而松开了。 林昆手上用力,同时将朱坤鹏就像拎小鸡一样提了起来,朱坤鹏马上脸色涨的发紫,两条腿在半空中乱蹬起来,喉咙里发出一阵断断续续的声音,眼看着要挂。 “四叔!” 朱正纲等人大喊道,朱坤宇也坐不住了,他猛的站了起来就要喝斥林昆,可被林昆冰冷的目光一瞥,马上便骇然的坐了下去,他从林昆的眼神里看见了是滔天的杀意与死亡的气息,这种感觉太可怕了。 “救,救……” 朱坤鹏马上就要死过去了,拼尽了全身的力气,嘶哑的喊着。 朱坤航这时站了起来,压着满腔的怒火看着林昆,道:“林昆,你想杀了你四叔么?” 林昆松开了手,朱坤鹏砰的一声掉在了椅子上,马上两只手捂着脖子大口的喘息起来。 林昆没有理会朱坤航,继续看着朱坤鹏,嘴角噙着一抹冷笑,道:“你可以侮辱我,但我父亲,那是你的二哥,他是为了朱家死的,而我的母亲是一个贞洁的女人,是你的二嫂,你应该尊敬她,而我……你可以不把我当侄子,当最好也不把我当成仇人,我的雷霆之怒不是你能承受的了,看在爷爷的面子上,我放你一条命,若再有下次,杀无赦!” 杀无赦…… 最后三个字脱口而出,服务员呼叫的保安已经赶过来,机场里的保安最低也是特警出身,两个保安赶过来之后,本来是一副严词喝令的模样,准备制止惹事者,结果他们刚要冲林昆喝喊,林昆回过头目光淡漠的冲他们看了一眼,两人刚到唇边的话,打了个哆嗦全都吞进了肚子里…… “滚。” 林昆淡淡的一个字,两人便马上退了出去。 朱坤鹏是彻底怕了,刚才的一瞬间他真的以为自己快要死了,他仿佛已经看见死神在冲他招手,此时内心再愤怒再不甘,也都被隆隆的恐惧所掩盖了,垂着头一句话不敢反驳,后背已经被冷汗湿透。 林昆转过头看向了站起来的朱坤航,目光里带着居高临下般的轻蔑,这一副上位者的姿态让朱坤航自惭形秽,他在外人面前的一副常态姿态,却在眼前这个二十多岁年轻人的面前,丝毫摆不出来,仿佛只是他足下的一只蝼蚁般弱小。 林昆嘴角淡然一笑,道:“我来只是想告诉你们,从此以后如果我们井水不犯河水最好,如果再有下一次让我知道你们要害我,我会让你们的下场比你们期盼看到的我的下场要惨上十倍千倍,如果你们真的想对我动手,也无须趁现在,爷爷年纪大了受不了刺激,等爷爷百年之后,我们再光明正大的斗上一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