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鲨口脱险(2) - 神兵奶爸

第二百四十一章:鲨口脱险(2)

第二百四十一章:鲨口脱险(2) 情况紧急,千钧一发,林昆不能马上回头向大鲨鱼再开枪,那样的话沙鹰的后坐力会把让他和沈涵莘沉的更深,他们已经在水里一分多钟了,刚才他又把氧气吐出了一大半给沈涵莘,要是再往下沉的两人都得窒息。 林昆目光坚定的看着沈涵莘,沈涵莘似乎感觉到了他的想法,紧紧的抱住他,林昆脚底下猛的用力一蹬,蹬起了一大片的水花,两人借着这股水花翻涌起的力量,快速的向一旁闪去。 说时迟那时快,他们往旁边那么一闪,正好贴着大鲨鱼躲了过去,躲过之后林昆不敢有丝毫的耽搁,脚底下又是用力的一踩,两人缓缓的向上升去。 大鲨鱼一扑落空,身上的凶暴气息更浓了起来,马上调转了头又向林昆扑了过来,那满嘴阴森的獠牙在海底的光芒下森寒逼人,透着无尽的杀气。 林昆快速抬起了枪瞄准,手指果断的扣动了两次扳机,砰砰两声炸响的声音响起,两发子弹一前一后划着轨迹向大鲨鱼射了过去,与此同时借着这两股强大的后坐力,林昆抱着沈涵莘一起快速的向水面上浮去。 这两枪一枪打在了大鲨鱼的下巴上,在下巴上开了个大血窟窿,另一枪打在了大鲨鱼的眼睛上,大鲨鱼疼的一阵痉挛似的翻滚,在海底横冲直撞起来,周围的海域被搅动的一片不安,腥红的血水蔓延开来。 林昆脚下奋力的踩水,抱着沈涵莘快速的浮出了水面,两人同时吸了一大口气,旋即林昆一只手揽着身体有些发软的沈涵莘,另一只手划着水快速的向摩托艇游去。 好在摩托艇就在不远的地方,林昆先把沈涵莘放到了摩托艇上,然后他自己才爬上去,波涛翻滚的海平面这时已经安静了下来,底下的那只大鲨鱼很快就会再冲上来。 林昆握着摩托艇的油门赶紧打火,一连打了几下都没打着,这时鲨鱼鳍已经浮出了水面,就在距离不足十米的距离,并且快速的冲了过来。 “快……快点。”沈涵莘有气无力的喊道,她扭过头望着越来越近的鲨鱼鳍,脸上的表情惊恐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林昆牙关紧咬,手上继续打着火,鲨鱼眼瞅着就冲了过来,狰狞的鱼头已经露出了水面,那森寒的獠牙镶嵌在那血红的大嘴上,向着摩托艇咬了过来。 嗡! 紧咬关头,摩托艇终于打着了火,林昆紧握油门,摩托艇喷出一团浓烟,噌的一下就蹿了出去,摩托艇前一秒刚蹿出去,后一秒大鲨鱼就咬了过来,就听喀嚓的一声响,大鲨鱼又咬了个空。 愤怒已经将大鲨鱼的胸腔填满了,再次咬空之后大鲨鱼紧跟着就追了上来,今天不把前面的那两个小人给吃了,它誓不罢休。 摩托艇蹿着海浪一跃一起的,速度已经达到了极限,可身后的大鲨鱼速度更快一筹,鲨鱼在海底的行速本来就快,被激怒的鲨鱼就更快了。 透过摩托艇的后视镜,林昆左右摇摆的躲着大鲨鱼,大鲨鱼一连几次扑空之后,最后来了个鲤鱼跳龙门的招数,整个从水里蹿了出来扑向摩托艇。 这条鲨鱼多少也是有点灵性的,它这么做的目的不是百分之百的咬到摩托艇,而是想借助它扑下来砸起的浪花的力量将摩托艇整个掀翻。 林昆暗暗的咬牙,心说糟糕,这大鲨鱼体型庞大,激起的浪花太有可能将摩托艇掀翻了,摩托艇现在是他们的逃命工具,一旦被掀翻了也就代表着他们凶多吉少了。 紧要关头,林昆又急中生智,他冲身后的沈涵莘大喊一声:“抱紧了!”两只手使劲的向上猛的一抬摩托艇的车把,摩托艇硬生生的被他提的凌空跳跃了起来,这时身后的大鲨鱼已经落尽了海里,激起的浪花噼里啪啦的打在艇底。 摩托艇跃在半空,林昆低着头往下看了一眼,脸上的表情顿时尤如死灰,下面的海平面上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多出了七八个鲨鱼鳍,显然有一群鲨鱼正在聚集过来。 鲨鱼都是单独行动的动物,很少会有成群行动的时候,他们成群行动的情况几乎只有一种,那就是一起瓜分猎物,那猎物显然就是林昆和沈涵莘。 沈涵莘被吓的已经不敢直视了,紧紧的闭上双眼趴在林昆的肩膀上,林昆咬紧牙关,将摩托艇的油门扭到了极限,摩托艇发出一阵极限的嘶叫,在海平面上快速的行进,眼前已经能够看到海岸线了,胜利就在前方。 又向前跑了一段距离后,林昆突然发现周围安静了,他不由的停下了摩托艇,将摩托艇调转了个方向面向后方,结果看见身后的海平面上一阵的翻滚,那一群鲨鱼聚集在了一起撕咬着什么,林昆马上恍然大悟,那群鲨鱼的出现不是奔着他和沈涵莘来的,而是那只流血的大鲨鱼。 鲨鱼绝对是残暴的动物,他们一旦闻到了血腥就会疯狂起来,甚至连同类都会吃掉。 “我们……我们安全了么?”沈涵莘依旧紧紧的趴在林昆的肩头,紧闭着双眼不敢睁开。 “安全了。”林昆望着远处的海平面道。 沈涵莘慢慢的睁开了眼睛,海风吹着她湿漉漉的发梢,透过林昆肩膀的缝隙,她慢慢的向前看去,看到那一片厮杀的海平面,脸上说不出的恐惧。 “我们快回去吧。”沈涵莘声音楚楚的道,她真的被吓坏了。 “嗯。”林昆调转了摩托艇的方向,向着海岸线快速的行去。 海边上围满了人,警察已经拉上了警戒线,那些还在海里洗澡的人全都被清理到了岸上,一听说有附近的海里有鲨鱼出没,一个个的脸上全都难以形容的惊恐。 远远的看着有摩托艇从海面上驶过来,人们脸上的表情又是说不出的惊讶,那个穿着沙滩裤的哥们激动的大喊道:“我靠,我的艇回来了!” 周瑾和孟雨也在岸边上,看到了摩托艇归来后,两人的脸上同时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孟雨已经哭的满脸泪水,此时也终于破涕为笑了。 林昆把摩托艇开到了岸边,艇上沾染着鲜血,早就候在岸边的警察们马上过来帮忙将沈涵莘扶下来,林昆拖着疲惫的身体来到那个沙滩裤哥们的跟前,笑着拍了拍这哥们的肩膀,笑着说:“哥们,谢谢你的艇。” 这哥们倒也是个爽快之辈,知道林昆是骑着艇去救人了,也不计较什么,哈哈的笑道:“来哥们,抽根烟吧!”从兜里摸出根烟递给林昆。 “谢了。”林昆把烟叼在了嘴上,这哥们主动把火递了过来。 孟雨跑过去去看沈涵莘了,周瑾则向林昆走了过来,关心的道:“你没事吧?用不用去医院?” 林昆摇摇头,道:“我没事,休息一下就好了。” 旁边穿着沙滩裤那哥们神秘兮兮的问道:“哥们,你刚才看到鲨鱼了么?” 林昆笑着指了指摩托艇上的血迹,道:“那就是鲨鱼的血。” “我靠!”这哥们一副惊讶至极的表情,冲林昆竖起大拇指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林昆疲惫的笑了笑,没有回答,转身挤出人群离开了,周瑾随后也跟着一起离开了,等警察想要找他了解情况的时候才发现人已经走了。 林昆回到了车上,周瑾也跟着他坐进了车里,林昆将没抽完的烟掐灭,周瑾关心的问道:“你真的没事么,要是感觉哪不舒服,我送你去医院。” 林昆舒展的伸了下胳膊,冲周瑾露出了个笑容,道:“我真的没事,就是有些累了。” 周瑾谨慎的问道:“那里面真的有鲨鱼?” 林昆点点头。 周瑾又问道:“你是怎么办到的?”语气里充满了惊讶。 林昆也没有回答她,他总不能说他有枪吧,他和周瑾只是见过两次面,还没熟到那种程度,有枪对于他来说不算什么,但对于普通的人来说绝对是个惊天的新闻。 林昆合上了眼睛,周瑾只当他疲惫了不想再多说话,也不再去打扰他。躺了半个多小时后以后,林昆睁开了眼睛,整个人的精气神恢复了不少,他冲周瑾笑了笑,说:“周经理,谢谢你今天的饮料,我要去接我儿子放学了。” 周瑾笑了笑说:“嗯,我也谢谢你今天的帮忙,以后有空常联系,拜拜。” 林昆点了点头,周瑾回到了自己的车上,林昆发动了车子向市中心的幼儿园驶去,周瑾则向4s店驶去。 晚上下班后,周瑾买了些水果来到市第一人民医院,来探望住院的沈涵莘,沈涵莘的身体没有什么大碍,只是过度的惊吓疲劳,整个人看起来很虚弱,需要在医院里静心的调养几天。 周瑾推开门进了病房,孟雨也在,她一直都寸步不离的守在女人身边,见周瑾过来,孟雨马上起来招呼,“小周你来了啊,今天真是谢谢你。” 周瑾笑道:“孟姐,谢我什么呀,都是林昆的功劳。” 孟雨道:“要是没有你,他今天也不会出现在我的店里,他还好吧?” 周瑾笑道:“他没事,稍微休息一下就好了。” 沈涵莘躺在病床上睡着了,孟雨把周瑾拉到了一旁,小声好奇的问道:“小周啊,你问没问小林是怎么把涵莘给救出来的,我看涵莘的身上有血,不是小林的吧。” 周瑾道:“应该不是他的,我看没有受伤,我问他是怎么办到的,他没和我说。” 孟雨沉思道:“这就有点蹊跷了,我问我家的丫头,她也不说。” 周瑾笑着安慰道:“孟姐,涵莘没事就行了。” 孟雨宽心的道:“是啊,我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她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我也不用活了。小周啊,改天你替我把小林约出来,我要当面好好的感谢他。” 周瑾笑着点点头,道:“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