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一十四章: 最高与最低 - 神兵奶爸

第二千四百一十四章: 最高与最低

韩三爷淡淡的一笑,但很快他就发现自己错了,眼前的这个年轻的棋艺太过诡异,上来的那第一枚棋子完全就是为了迷惑他,接下来连出了两个奇招,将他逼到了凶险的地位,本来已经来势汹汹的車马炮不得不退回河岸保护老帅。 周围观棋的老者纷纷拍手叫好,他们这些人几乎都和韩三爷下过棋,还没有谁能赢得过韩三爷的,突然间林昆占了上风,众人马上兴奋起来,都在替林昆加油。 接下来的一番激烈厮杀,韩三爷越来越感觉吃力,已经被林昆逼的没有任何退路了,最终无奈和林昆换棋,最后两人打了个平手。 围观的老头都感到惋惜,韩三爷的心里却明白,这是林昆故意让了他半手棋。 韩三爷不服气,还要摆上期盼再和林昆杀伤两局,林昆笑着说:“韩前辈棋艺精湛,我只是侥幸打了个平手,再下下来,我怕只会别打的落花流水,还是不下了。” 韩三爷知道林昆是故意在拍他的马屁,但他却觉得很舒服,笑着说:“不用谦虚,林小友的棋艺更是精湛,年纪便智勇双全,杀伐果断,我江南城里可是很久没见过你这样的人了,最近江南城的动静,可有一半都是你折腾出来的。” 林昆笑着说:“韩前辈谬赞了。” 韩三爷站了起来,冲在场几个听的云里雾里的老头说:“今天到这儿了,你们耍吧,我要回家了。” 一干老头自顾的玩,倒也乐得韩三爷这个棋霸赶紧走。 韩三爷就住在附近,是一个中档的小区,老头子每天进进出出,和小区里的保安都熟了,保安见了他都主动打招呼,当做长辈一样尊敬。 林昆跟在韩三爷的身旁,笑着说:“激流勇进固然值得称赞,但功成名就之后,能够全身而退回归璞然更是难得。” 韩三爷摸了摸胡须,笑着说:“你小子可比我想象中的要滑头的多,沈万金有你这样的外孙,朱家有你这样的孙子,可真是幸运。” 林昆笑着说:“韩前辈过奖了。” 韩三爷笑着说:“棋盘上你锋芒毕露,现实中你倒是够谦虚的,难得难得啊。” 两人边走边聊,很快便来到了韩三爷的住处。 韩三爷住的是一楼,自己将屋前的空地给围上了花园,里面种了花花草草,放着一张长椅。 一个身材高大的汉子,正在小院里替花草修剪,见韩三爷回来了直起了身子,咧嘴笑道:“三爷爷,你回来了。” 韩三爷替林昆介绍,“这是我的侄孙韩刚,韩刚这位就是你早就想见的林昆。” 韩刚一看到林昆,本来眼神里还有疑惑,听韩三爷说完后,两只眼睛马上一亮,兴奋的道:“林昆,我可是早就听说你了,都说你是武林高手,我想和你切磋一下……” 说完,也不等林昆同意不同意,直接挥着拳头就向林昆冲了过来,只是还不等到林昆的近前,被韩三爷直接一把抓住。 韩刚的身高将近一米九,一身都是腱子肉,爆发力自然不用多说,却被已经七十多岁将近八十岁的韩三爷轻松的就抓住了。 林昆心中暗暗惊讶,笑着说:“韩前辈好腕力。” 韩三爷笑道:“这其实不算什么,我们韩家本来就是镖师出身,这些年如果没有点真本事,岂不是早就被外人取代了。” 说完,转过头看向战意高昂的韩刚,道:“你还是收起你的三脚猫功夫吧,林昆让你一只手,你能赢得了他都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三爷爷,你就这么不看好我啊,他林昆再强不也是人么。”韩刚小声嘟囔了一声。 韩三爷松开了手,韩刚趁着这个空档,突然又爆发,脚底下猛的一蹬向林昆冲了过来,韩三爷似乎有意让韩刚冲过去,要是不让这小子试一下,是不会死心的。 结果也正如韩三爷所料,但也超乎了他的意料,他料到韩刚不可能赢,但却没料到他竟然败的这么彻底,只见林昆稍稍一侧身,躲过了韩刚的拳头之后,直接一只手抓住了韩刚的胸前,一下子就将韩刚举了起来。 “啊,我输了,输了……” 韩刚在半空中挣扎着大叫,一阵慌张。 林昆一松手,韩刚马上扑腾的一声落在了地上,他那硕大的身板,砸的地面一阵响。 韩三爷看向林昆的目光里愈发的欣赏,韩刚落地之后也是冲林昆敬佩的拱起双手,道:“早就听闻漠北狼王勇者无敌,可没料到如今一只脚踏入江湖的狼王如此的威猛,我韩刚败的心服口服。” 林昆拱起手笑着说:“韩兄弟过誉了。” 韩三爷就和林昆坐在小院里的茶桌旁,韩刚去准备茶,韩三爷直接喊道:“不要茶了,把江南的梅花酿给拿来。” 韩刚微微一愣,咧嘴一笑,道:“三爷爷,我能不能沾点光,蹭一杯酒喝。” 韩三爷瞪了韩刚一眼,韩刚马上悄悄不说话了。 梅花酿的香气,一入杯便散发开来了,林昆和韩三爷碰了一杯,两人一边品尝着这美酒,一边聊着当下江南的局势,林昆一字不提这次来的目的,韩三爷也不说。 末了,还是韩三爷先开口笑道:“说吧,林小友,你想要我们韩家为你做点什么。” 林昆吃惊的看向韩三爷,眼神有感激道:“韩三爷多谢你的抬爱。” 韩三爷笑着说:“谬赞了,我活了这么大的岁数,当下的局势还是看的清,既然我们韩家不能与这件事摆脱干系,我倒愿意将这个人情送给你,结下良缘,江南韩家已经隐退江湖多年,我也不想再战出来,但事关家族的未来可以赌一下。” 林昆拱手道:“韩三爷你放心,我林昆在一日,韩家的事情我必定放在心中。” 韩三爷笑着说:“你是想让我将码头上的那些人联合在一起,为你和沈家所用?” 林昆笑着说:“我这次来其实带了两个目的,一个是最高目的,另一个是最低目的。” 韩三爷来了兴致,笑着说:“说来听听。” 林昆笑着说:“最高的目的就是韩老前辈说的,最低目的是韩三爷不要答应朱家的几位公子的任何要求,我不想你卷入这次的是非中。” 韩三爷哈哈笑道:“好,我知道了。” 两人正聊着,小区里开进来了三辆车,最前面的是一辆黑色的suv,后面跟着的一辆军绿色的suv,一辆白色的霸道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