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一十章: 牺牲品 - 神兵奶爸

第二千四百一十章: 牺牲品

江南城里看似平静繁华,可诸多的大家族之间却是一片风雨,寻常的百姓照样是早餐豆浆油条、稀饭包子,再配上两碟小菜,可很多的大家族却是坐立不安了。 江家的人自然最惨,不过他们并不是一无所有,家族里的人连夜召开了会议,此次被林昆胁迫丢了诸多的股份,这口气不能这么算了,但现在又不是报复的时候,他们也没有了继续和其他家族合作的资本,手中握着的大量现金,按照江钦旺的意愿,还是要放手博一下的,可惜他的几个胸无大志的兄弟不同意,一群人按照股份将这钱分了个七七八八,江钦旺重手中最后的资本也极度的缩水。 江家的人一夜之间便开始迁徙四散,有的去了外省谋出路,有的干脆手里握着钱享受。 江家的败局已经没法挽回了,最受打击的是江钦旺,这个素来野心极强的大佬,仿佛一下子从云端跌落至了谷底,短短的几个消失的忧愁消沉,便白了头发,没熬到晚上,便突然一股急火攻心疯了…… 刘、夏、赵、温这四个家族,是这次联合起来针对沈家的剩余几个家族,得知了江家的情况之后,他们各自慌乱起来,聚集到一起商定之后,准备请出这次的幕后人朱正纲。 朱正纲是朱家小辈里的佼佼者,他也是此前最受朱老赏识的,如果朱老百年之后,不走寻常路,将朱家的大权交给孙子辈,那么朱正纲极有可能就是这个人选。 朱正纲接到电话的时候,还在床上睡觉,他此次来江南,趁着和小女友李春春分别,每天晚上都换不同的江南姑娘伺候,他也是终于知道了为什么古代的帝王没事的时候,都喜欢下江南来游玩,江南自古多才子佳人,风景秀丽,菜品美味,但凡是个凡人,都逃不过这风景秀丽之地。 自从知道了父亲所雇的人没有杀的了林昆之后,朱正纲的心情也是烦躁的很,他打算在商场上给沈家严重的打击,从而敲山震虎给林昆点颜色瞧瞧。 接了四大家族打来的电话之后,朱正纲这才知道江家败落了,而且就是一夜之间的事儿。 他差点把手机给摔了,吓的伺候他一夜的两个小丫头,瑟瑟发抖的躲在被窝里不敢出来。 朱正纲给三个弟弟打电话,让他们一起和剩下的四个大家族的正门人见一面,大家一起商议一下接下来的对策。 满风楼,是江南水边的一处名楼,建于宋朝时期,邻着长江水岸,此楼的老板也是当初这楼的主人家的子孙后代,满风楼过去只有茶水,如今跟随着时代的发展,也开始做精美的江南菜肴供食客享受。 朱正纲、朱正东、朱正仁、朱正伦齐聚,由温家的掌门人温邛海订了个最好的包房,其他三个家族的掌门人也都提前赶到。 趁着朱正纲他们兄弟几个还没来的功夫,刘家的掌门人刘大富小声的开口道:“几位老兄弟,不知道你们听说一句话没有?” 夏家的掌门人夏律一向和刘大富有间隙,冷笑了一声说:“刘老板,每天听的话多了,你问我们听没听说,这怎么好回答?” 刘大富马上不高兴,不等他反驳,赵家的掌门人赵成峰笑着说:“刘老板,你说的可是那句‘我掌生死’?” 刘大富马上说:“对,就是这句,但还有前半句,‘你掌荣华富贵’,也有说是‘富贵繁华’的,反正意思都差不多。” 夏律冷笑了一声,道:“这话我听过,是从那个姓林的黄口小儿的嘴里说出来的吧,我不明白江家到底怕他什么,文明社会,他真敢杀人不成?一句话就吓的江家交出了码头,我看这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刘大富冷哼了一声,道:“夏律,你不用在这抬杠,你有几颗脑袋几条命?” 夏律脸色微微一动,刚才确实为了抬杠,刘大富这么一说,他心里还真有点不适。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往往越是富贵的人,对死亡的恐惧越重,活着的每一天都是享受,有谁愿意撇下这荣华富贵去见马克思? 夏律不说话了,赵成峰脸色有些凝重,他今年也快六十了,赵家的各大产业如今都发展的不错,光是金融一个领域,去年就赚了几个亿,他的心里隐隐有些后悔了,但嘴上却不能直接说出来,看向刘大富道:“刘老板,你的看法是?” 刘大富性格直爽,看了赵成峰一眼,又看向夏律,道:“两位都不用拐弯抹角,咱们不管以前有什么间隙,今天就实话实说,我刘大富是有点后悔了,你们两位呢?” 夏律没有开口,他想反驳刘大富来着,可心里也不想在这节骨眼上说言不由衷的话。 赵成峰一向老练,但这时也由心的点了点头,道:“我们活了一把年纪,荣华富贵都有了,这生活该享受的也都享受了,这次本来主意是好的,要踩下沈家,壮大我们自己,可现在来看我们极有可能成为下一个江家。” 夏律对此不是很同意,道:“老赵,你这话就有些言重了,江钦旺的败落,是因为他提前没有和朱家的几个公子联系,擅自决定的就想要和那个林昆怼,结果没怼的过人家,倒是惹的自己败落了。” 刘大富道:“夏律,你这么说可不对,朱家的那几位公子身份不假,这点我不怀疑,可林昆的身份也不是好惹的,我可听说过,林昆之前可是去过朱家,很受朱家老爷子的赏识,如今又自称是沈家的人,不知道你们听没听说过一件事。” 经刘大富这么一提醒,在场的夏律和赵成峰两个人全都警觉,也马上恍然了,齐声说:“你们是说沈老爷子当初的那个小女儿沈梦,曾经就是嫁进了朱家!?” 刘大富点了点头,脸色更是凝重了,“所以,两位你们觉得这个林昆的背景还是那么简单么?朱家的几个公子和林昆之间的争斗,很可能是人家内部的争斗,而我们作为外人,被卷进了这场风波里,即便是被人家给‘掌生死’,那又能如何?” 夏律和赵成峰两个人顿时的沉默了,他们忽然觉得自己就像是牺牲品一样摆在台面上,两人的心思动摇了,也后悔了。 夏律琢磨了一下,刚要开口,这时门外传来买了温邛海的声音,“四位公子,里面请……” (二斗的微信号:qiujumu欢迎各位大大添加,邀请大家进微信**流;微信公众号:网文二斗,二斗会发番外;qq群:一群已满,请各位大大加二群:131653628(2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