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零九章: 无欲则刚 - 神兵奶爸

第二千四百零九章: 无欲则刚

江钦旺的心底绝望了,从刚才二十三个江湖人士,俨然有序的向林昆行礼,他就知道自己败了,自己真的得罪了一个无法得罪的人,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不假,可真的连命都没有了,富贵又有何意义? 江家的一群人,此时内心的想法和江钦旺是一样的,不过还是有年轻的一辈,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年轻,是江钦旺二哥家的孩子,跳出来指着林昆大骂,“你这个狗娘养的,算个什么东西,敢来我们江家……” 不等他把话说完,八指直接跳上桌子,来到他的面前,一只大手抓住了他的脖子,直接将这小年轻给擎了起来,手上一用力,这小年轻的脸顿时就涨成了猪肝色。 八指语气阴冷的道:“小子,我可以让你马上就死翘翘,只要你再敢多说一个字。” 江钦旺的二哥见自己的日子要被捏死,本来想要站起来冲八指发怒,可他也清楚这无疑等死,赶紧将求助的目光看向江钦旺。 江钦旺心如死灰,两只眼睛闭上了,叹了口气,道:“林昆,我答应你……” 就在当场,江家的股权转移开始运作了,林昆已经提前和秦雪打好了招呼,以百凤门此时手下的各大产业,还有沈城中的产业,以及吉森省新城区的那片土地做抵押,东北的几家主要的银行,都愿意放贷。 秦雪的商业能力绝对出众,只是三天的时间,便将这一切打理好了,但资金的问题上,还是存在一部分的漏洞,林昆也没让秦雪继续去想办法,而是给沈家彬打了个电话。 沈家彬自从上次和林昆谈过之后,心情好了不少,可连日来江南的经济状况,可是越来越对江家不利,他心中着急,却也不知道林昆到底在做什么,他这个当表哥的也不好多问,怕引起表弟心里的反感。 突然接到林昆的电话,沈家彬正在公司里开会,大家汇报的最近的行业参数都不理想,他心中又是格外的烦恼,但脸上却是表现的很平静。 林昆直言道:“表哥,我需要一笔钱,你以沈家的身份出这笔钱,算到江氏码头的股份里,能动用的资金越多越好。” 沈家彬有些没听明白,江氏码头?那不是江南江家的命根子产业么,怎么可以融股了? 不等沈家彬疑惑,林昆笑着说:“表哥,信的过我么?” 沈家彬毫不犹豫,肯定的道:“信得过!” 股权的转让是个慢活,一直到当天晚上的夜深,在加派了身手之后,总算是搞定了。 一夜之间散尽家财,用来形容此时的江家不贴切,江家得到了巨额的现金,当以后在江南的这块地界上,他们是去了根本的产业。 对付林昆这种人,江钦旺的想象力有限,那句‘你掌富贵荣华,我掌生死’清晰的回荡在他的脑海里,之前在江里快要淹死的场景,又不断的涌现在他的脑海里,那二十三个江湖人士的背影,也同样闪现,别无他法,只能认栽,这是他给自己最后的结论。 江氏码头第二天一早就更名了,更成了江南码头,由于林昆的提前安排,将消息封锁的很到位,直到更名成功那一刻,众人才如梦方醒,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沈家同样陷入了震惊,当沈家彬将沈家融了百分之十三十八的股份这件事禀报了上去之后,沈老爷子惊讶的张大了嘴巴,而沈家彬提前通过话的沈从军虽然内心平静些,但得知这一确切的消息后也是坐立难安,这是激动的,同时也有兴奋。 沈家的其他人不用多说了,全都是震惊过后,便开是欢喜,江南的经济贸易至少有一半源于江上,沈家虽然有自己的码头,但是出货量有限,很多时候要借助其他的码头走货,甚至和江家进行合作,江家这一次彻底的封死了和沈家合作,这让沈家的贸易出口受到了严重的打击。 这一下可好了,码头变成自己加的了,码头自身的盈利是一方面,以后沈家的各大贸易公司,可以借着这个机会更进一步。 当众人问清楚,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之后,才知道这是林昆在背后一手操作的,这一件在众人看来不可能的事,居然被林昆给办成了。 沈家大摆宴席,来庆祝这一天,沈老爷子单独把林昆请到了别院,祖孙俩盘膝而坐,沈老爷子拿出了一个棋盘和林昆对弈,林昆围棋不怎么会玩,就会玩象棋,沈老爷子的象棋造诣也不错,和林昆就对弈了起来。 茶喝了三两杯,棋下了三盘,沈老爷子一胜两败,却是摸着下巴上的胡须哈哈大笑。 林昆笑着说:“姥爷,你是看出了我怎么逼的江家服软了吧。” 沈老爷子笑着点头,“雷霆手段,有柔有刚,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就像这棋盘上一样,每走一步都有漏洞,但通盘的最大漏洞在于‘帅’,帅不保则全局散。” 林昆笑着说:“我跟江钦旺说了一句话。” 沈老爷子笑着说:“讲给我姥爷听听。” 林昆笑着说:“他掌富贵荣华,我掌生死。” 沈老爷子脸上的表情一愣,哈哈笑道:“好一个‘掌生死’,你做事和你爷爷不同,和老爷也不同,或许这个时代变了,但有一点你要记住了,我们生于世上,必须问心无愧,江家的发家本来就不光彩,这些年害了诸多的人家破人亡,也踩的太多人终生抬不起头,你这算是替天行道,但对于忠义之士,万万不能这么做,无欲则刚,刚强则弱,万物都是相辅相成,为人处世也是同样。” 林昆颔首道:“谢谢姥爷教导。” 沈老爷子轻轻叹了口气,“自古以来,圣贤多遭妒忌,朱家的人居心叵测,这一次险些要了你的命,他们目前还在江南风生水起,你不打算去见见他们么?” 林昆想了一下,笑着说:“现在去见的话,还是坐下来谈,也没什么可说的,他们心中防着我,而我的心里已经有了仇恨的种子,倒不如换一个机会再见,要么他们主动来找我,要么就是我截住他们的路。” 沈老爷子点点头,道:“你爷爷那边,最近有联系么?这个老混蛋,居然置之不顾。” 林昆笑着说:“姥爷,这你可能误会我爷爷了,这次虽然身临险境,可我能感觉的到,暗中一直有所庇护,真到了我命有威胁的时候,我想暗中的庇护一定会出现。” 沈老爷子点了点头,冷哼一声,“算这老家伙有良心,否则的话我沈万金与他你死我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