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鲨口脱险(1) - 神兵奶爸

第二百四十章:鲨口脱险(1)

第二百四十章:鲨口脱险(1) 情况紧急,稍微一耽搁就可能误了沈涵莘的性命,虽然没见过沈涵莘,印象里该是一个短发黑眼镜其貌不扬的女孩,但这女孩确确实实是一个天才,能调制的出那么好喝的饮品,可以受到巴黎的世界顶级饮品会的邀请,这种天才如果让她殒命在鲨鱼的口中,林昆的心里一定难安的。 换句话说,即便沈涵莘只是一个平凡普通的女孩,这事既然让林大兵王遇上了,就一定不会袖手旁观的,他一定会竭尽全力的去救人,这是他骨子里的正义感,是存在在他心里的责任感,再加上刻在他灵魂里的军人的使命感! 眼下最重要的是找到一条船,海边倒是泊了几个划桨的船,但要是靠双手划着船去找到沈涵莘的话,找不找的到先另说,时间就是个问题,现在重要的就是时间,另外也不能找到沈涵莘之后,他没力气去和鲨鱼斗了。 如果是在岸上,林昆不怵任何的自然猛兽,但在水里就不同了,鲨鱼在水里的攻击力是百分之百,他在水里的攻击力最多能发挥出百分之五十。 就在斜前方不远处,一个光着上半身穿着沙滩裤的男人正在摆弄着一个崭新的摩托艇,男人的边上站着几个身穿比基尼的美女,这男的对自己的摩托艇很骄傲,在那夸夸其谈的向几个美女吹着牛逼,并声称要带她们到海上去溜一圈,几个美女似乎很感兴趣,跟男的有说有笑的。 看到这男人之后,林昆眼神突然的一亮,几步就冲到了跟前,这哥们牛逼吹的正爽呢,就听突然有人跟他说了一声:“借你的摩托艇用一下。” 这哥们还不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呢,就见自己的摩托艇已经被推进了水里,林昆已经骑在了上面,这哥们刚要跳脚大骂让摩托艇还回来,林昆已经发动了摩托艇,一股黑烟从摩托艇的排气筒里喷了出来,摩托艇嗡的一声奔入了海里。 这哥们这下彻底傻眼了,眼巴巴的看着自己的摩托艇越来越远,哭的心思都有了,旁边的几个比基尼美女也是一惊,回过神后又各自去找乐子去了,本来是打算坐摩托艇到海上玩一圈的,现在摩托艇被人骑走了,她们也没必要继续听这个男人吹牛逼了,他长的又不帅,不是看在摩托艇的面子上,谁愿意和他穷搭讪。 摩托艇在水面上分开了两道高高的水花,箭一般的速度向远方射去,身后的海岸线越来越远了,前面的海域也越来越宽阔了,大约一直向前行驶了十多分钟,在前面的一小块海域上,音乐的看见一条小船,小船上坐着一个女孩。 林昆的心头豁然一亮,好在没有来晚,摆正了方向就向那小船驶去,同时心底也警惕了起来,这一小块海域可是有鲨鱼的,鲨鱼在水里可是绝对的凶兽,速度、力量、以及杀伤力都堪称是海域里的顶级杀手。 小船上的女孩抬起头向林昆看了过来,因恐惧而发白的脸上浮现了一丝希望,但依旧是不敢吭声,海底下的那条鲨鱼已经绕着小船游了好一阵了,就在刚才突然消失了,这让她的心里更没底了,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那条比人还要长的鲨鱼会突然从船底下蹿出来,直接将小船从中间的位置撞断,然后自己就落在了它的口中,被它锋利的牙齿一咬…… 脸色煞白,眼泪止不住的从眼眶里流了出来,沈涵莘从小到大从来也没有这么恐惧过,死亡仿佛就在鼻尖上转悠,自己稍微一不小心就会触摸到,她从来没有想过死亡,也没觉得死亡有多可怕,可一旦遇上了,就不像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了,她忽然觉得自己人生的遗憾太多,最美的年华里没有谈过恋爱,也没有和失去父亲的母亲多亲近,自己把一切都奉献给了研究饮品,到头来却发现亏欠自己和母亲太多太多…… 远处,那个骑着摩托艇踏着水花的男人,这一刻仿佛从黑暗中驰骋而来的骑士,是她绝望中的希望,带着她离开这一片恐惧与绝望的领地。 摩托艇眼看着就要开过来了,这时小船的下面突然翻涌起一阵水花,船身开始晃悠了起来,隐隐的察觉到一股极大的冲击力从船下传来,沈涵莘那刚刚浮现希望的脸庞突然间变的惊恐无比,她似乎感觉到了船下那个长着锐利刀锋一般牙齿的庞然大物正冲着船底冲撞了过来。 呼通的一声响,船身瞬间被冲撞的向上翻起,于此同时甲板传来了一阵急促的咔嚓声,船身高高的向空中翻起,甲板从中间断裂了开来,沈涵莘的眼神突然黯淡了下去,她随着船身高高的飞了起来,苍白的脸颊面向蓝天,在那湛蓝无际的天空中,她看到了一身黑袍的死神在向她招手。 身下一阵森寒的气息传来,那鲨鱼的嘴巴一定很大,寒光凛凛的牙齿明亮的耀眼…… 阖上眼,面朝着阳光盛开的天空许下临死前的愿望,希望妈妈不要太悲伤,是女儿不够好,如果有来生自己还做她的女儿,用尽一切去爱她。 林昆望着眼前的场景,脸上露出惊恐,好大的一条鲨鱼,这条鲨鱼至少又四米长,那张开的血盆大口,仿佛能将摩托车一口吞下,那一根根寒光凛凛的牙齿,仿佛一把把倒插的匕首,每一根仿佛都能削铁如泥。 这绝对是林昆见过最大最凶的一条鲨鱼,它高高的跃起来将小船懒腰撞断,直奔着凌空飞起的沈涵莘咬去,眼看着沈涵莘就要落在它的嘴里,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林昆右手突然的一甩动,一把明晃晃的手枪出现在了手中,这把手枪和普通的手枪大不一样,枪身的棱角十分的刚毅,枪筒至少是普通手枪的两倍长,这是漠北军区专门为他配置的号称是手枪之王的沙漠之鹰。 砰的一声巨响,仿佛一颗手雷炸响了一般,林昆扣动了扳机,子弹冲着大鲨鱼的腮帮子射了过去,他整个人被强大的后坐力弹的险些从摩托艇上掉下来。 嗤的一声,子弹射在了大鲨鱼的腮帮子上,大鲨鱼的喉咙里发出一声惨叫,硕大的身体颤抖了一下,被子弹冲撞的向一旁斜去,恰好是这斜的一点,让落下的沈涵莘贴着它的嘴巴掉进了海里,大鲨鱼也呼通一声掉进了海里。 林昆右手一甩,手里的沙鹰消失了,他赶紧双腿一跃从摩托艇上跳了下来,同时左手一甩,一把明晃晃的三棱军刺出现在了手中,这是他的大杀器——鬼畜。 鬼畜一出现,周围的温度仿佛都跟着降低了,林昆直接一头扎进了水里,此时水里一片腥红,那是大鲨鱼腮帮子上流出的血水,子弹毫不客气的将它的腮帮子给穿出了个血洞,血水正顺着洞口汩汩的往外流。 大鲨鱼疼的在海底翻滚着,卷动起一阵一阵的水波,林昆屏气下沉寻找着沈涵莘的身影,却是什么都看不到,他把鬼畜咬在嘴里,两只手一起向下游,很快便看到了沈涵莘的身影。 外面明媚的阳光照射,海底也是一片的光明,看着沈涵莘阖着双眼慢慢的下沉,她黑色的头发弥漫开,像是盛开的莲花,白皙的脸颊五官精致,阳光照在透过水面照在她长长的睫毛上,像是一个海底的仙子一样。 一瞬间,林昆被惊艳住了,眼前的沈涵莘和他想象中的完全相反,他本以为她是一个其貌不扬性格内向且古板的女孩,没想到竟生的如此漂亮。 上方的大鲨鱼挣扎了一会儿之后稳定了下来,眨着一双阴森的眼睛锁定了林昆,一个翻身像箭一般冲林昆冲了过来。 林昆感觉到后背上一阵急促的水流下来,心知肯定是那个大鲨鱼杀过来了,他赶紧一个翻身正面向上,不管是在海底还是陆地上,都不能把背面留给敌人。 大鲨鱼来势汹汹,林昆一时间还没做好迎击的准备,另外下面沈涵莘正在往下沉,沉的越深水压越大,她就越容易窒息,千钧一发之际,林昆突然心头一动,右手一甩,刚才的那把雪亮的沙鹰又出现在了手中,快速的对准了大鲨鱼的头部,手指果断的扣动扳机,就听砰的一声炸响,子弹在水里划过一道白色的水花,直接射进了大鲨鱼张开的大嘴里。 就听嗤的一声,大鲨鱼的嘴巴里一大股鲜血蹿了出来,迅速在周围蔓延开来,大鲨鱼疼的又是一声凄厉的惨叫,整个身体扭曲着向上翻涌,林昆借着沙鹰强大的后坐力,快速的向海底沉去,马上就追上了沈涵莘。 沈涵莘的胸口突然起伏了一下,一大口的气泡吐了出来,林昆赶紧把她过来,贴着嘴巴就凑了下去,咬住她的嘴唇将一口氧气输进了她的嘴里。 沈涵莘迷蒙的睁开了眼睛,她以为自己死了,周围是无尽的虚空,她感觉乏力气闷,同时又觉得非常的温暖,像是投在了上帝的怀里一样…… 原来死亡是这种感觉。 沈涵莘继续睁开双眼,她想要看清死亡后的样子,自己到底是在天堂里还是坠入了地狱,当她完全看清了眼前的情景后,心脏突然一抽紧,眼前一个男人正紧紧的抱住她,吻着她…… 这! 这可是她的初吻,怎么能就这样就被夺走了,一时间她的心里又恨又气,挣扎着就想要从林昆的怀里挣脱出来,林昆这时睁开了眼,两人的目光对视的一刹那,沈涵莘马上镇定了下来,她心里马上意识到自己还没死,也明白了眼前这个男人为什么会咬住她的嘴唇。 在林昆的身后,那只大鲨鱼再次俯冲了下来,连中了两枪之后,这条庞然大物凶戾到了极点,那一对幽森的眼神里满满的都是杀气,张开那血红的大嘴,以要吞并一切的气势向林昆咬了过来,沈涵莘正好看到了这一切,惊惧的瞳孔猛然睁大起来,林昆眉头一蹙马上意识到了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