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收点利息 - 神兵奶爸

第二十四章:收点利息

第二十四章:收点利息 虽然被踢飞两次,身子都快被摔的散架了,李春生全然不记仇,主动的伸出手向林昆自我介绍道:“你好,我叫李春生,是苏有朋的舅舅。” 林昆模仿着李春生的套路,也做了个简单的自我介绍,然后随便聊了几句,林昆这才知道苏有朋是今天才转学过来的,以前在燕京读书。 苏有朋这孩子看上去很精致,白胖白胖的像个陶瓷娃娃,虽然名字和著名演员苏有朋一样,但长相和气质完全不同,除非苏有朋小时候很胖也很内向。 跟冯佳慧、李春生、苏有朋告别完,林昆抱着小楚澄朝卡罗拉走去,路上小家伙凑在林昆的耳边小声的说:“爸爸,我刚才发现了个秘密。” “哦?” “冯老师跟你说话脸红了,我猜她一定是喜欢你,你可得把持住了。” “……”林昆脑门上立马垂下来三道黑线,“小孩子别瞎说,你冯老师刚才脸红,是因为她自己不小心说了让自己脸红的话,不是喜欢爸爸。” “是么?”小楚澄一副怀疑的表情看着林昆,“爸爸,你可不准骗小孩子哦。” 林昆抬起手指头在小家伙的脑门上爱昵的摁了一下,“放心吧,不会的。” 父子俩来到了卡罗拉车前,小楚澄从林昆怀里下来后,就扑向了楚静瑶,关心的连连问道:“妈妈,妈妈你的脚没事吧,疼不疼啊,我给你揉揉。” 楚静瑶开心的把小楚澄抱在怀里,在他的脸蛋上亲了两下,道:“宝贝,放心吧,妈妈的脚没事,已经不怎么疼了,回家休养一下就好了。” 小楚澄搂着楚静瑶的脖子,脸蛋贴在妈妈的脸上磨蹭着,“妈妈,我今天考100分了,还和苏有朋交朋友了。” “谁!?”楚静瑶惊惑的问。 “苏有朋呀。” “是澄澄他们班新转来的一个同学,名字和苏有朋一模一样,不是演电影的那个苏有朋,两个差三十多岁呢。”林昆发动了车子,回过头道。 “哦……” 楚静瑶明白了,笑着摸着小楚澄的脑袋道:“我的澄澄真棒,都考100分了呢,以后再接再厉,好好保持。” “妈妈,我考100分了,有没有奖励呀?” “当然有了,澄澄想要什么奖励?” “想要……”小家伙嘬着手指头想了想,然后说:“妈妈,你先答应我可以么?” 楚静瑶故意摆出一副考虑的表情,小楚澄马上摇着她的胳膊,小孩子撒娇的道:“妈妈……妈妈你就先答应我吧……” 楚静瑶笑着道:“好好好,妈妈先答应你,你说你想要什么礼物吧。” 小楚澄摇头,“澄澄不要礼物,澄澄今天晚上还要和爸爸妈妈一起睡。” 楚静瑶脸上的表情顿时一僵,已经答应孩子了,话就不能再收回了,她摸着小楚澄的脸蛋笑着说没问题,眼神却不经意的瞥向林昆,她怀疑这是林昆教儿子说的,否则儿子应该会要一套新的玩具或者连环画之类的。 “哼,这个流氓!”楚静瑶在心里暗暗咬牙道。 林昆这可真是被冤枉了,啥叫躺着中枪,他这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啊。 卡罗拉开进了别墅区,停在七号别墅的大门口,小楚澄蹦蹦跳跳的从车上下来,楚静瑶扭伤的那只脚不敢着地,最后还得让林昆抱她回去。 林昆奸佞的一笑,站在车门前对楚静瑶说:“老婆,这次可是你让我抱你的……” 楚静瑶看了一眼已经跑到家门口的小楚澄,回过头来狠狠的剐了林昆一眼,压低声音警告道:“你要是再敢占我便宜,小心我要你好看!” “哦?哈哈……”林昆大笑两声,躬身把楚静瑶从车里抱出来,故意皱了皱眉头,然后一副考究的表情对楚静瑶说:“老婆,你还真不轻啊,是不是该减肥了?” “你……” 楚静瑶轻咬贝齿,心里暗恨道:“这混蛋怎么知道自己最近重了两斤?” “没关系老婆,你胖了俺也喜欢,就算你胖成了个球,俺也不嫌弃你。”林昆嘿笑着道,故意一副乡下人傻憨的表情,看在楚静瑶的眼里却是眼前一黑。 只见她白皙光滑的额头上顿时垂落下无数道的小黑线,这混蛋是在诅咒她变成胖子么?凤眸眼波流转,微微眯起,霎时间寒光毕露杀气腾腾。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尤其是女人,诅咒一个女人变胖,就等于拔了她的逆鳞。 这两天她本来就受够了这个臭流氓,此时就好像点燃了导火索的炸药,到了不得不‘爆’的地步,她张开嘴巴,露出两排整齐洁白的可以去给牙膏拍广告的牙齿,轻吐一口兰气,冲着林昆的脖子就咬了下去。 “啊……” 这绝对是林昆始料未及的,他想象不到楚静瑶这么一个大家闺秀的漂亮女人,竟然会张嘴咬人,而且咬的还真疼啊!他脸上那故意傻憨的笑容顿时抽搐起来,喉咙里本能的就发出一声‘啊’,这‘啊’音刚出一半,站在门口的小楚澄就鼓起了掌,小家伙边鼓掌边开心的喊道:“爸爸妈妈好恩爱哦,爸爸不嫌弃妈妈变胖,妈妈亲爸爸的脖子,太棒了!” 为了不让孩子看到事情的真相,也为了能让儿子开心,林昆一咬牙,生生的把那余下的半声‘啊’给咽回了肚子里,嘴角也强撑着咧出笑容。 楚静瑶发泄够了,松开了口,林昆的脖子上顿时多了两排整齐的牙印,那牙印深凹透着血红,周围依稀能看见血丝,一看就是没轻咬啊。 楚静瑶得意的瞥了一眼林昆,语气淡漠且小声的道:“下次再乱说话,这就是下场。” 小楚澄这时又叫着道:“爸爸妈妈,你们别说悄悄话了,快开门回家吧!” 林昆冲楚静瑶苦笑一下,赶紧抱着她去开门。小楚澄一进门就跑进卫生间嘘嘘了,林昆抱着楚静瑶上二楼,刚把楚静瑶放到她房间的大床上,他还不等直起腰,身后房间的竟鬼使神差的‘砰’的一声关上了。 林昆眼睛一亮,报仇的机会来了! 他故意身子往前一倾,顶了一下楚静瑶的肩膀,楚静瑶没有防备,一下子就被顶的躺在了床上,林昆紧跟着装作脚下没站稳,身子也跟着向前倾,一瞬间就把楚静瑶压在了身子底下,两人面对着面,近在尺咫。 楚静瑶那高挑曼妙的身子压在底下,有着一股说不出的舒服感觉,尤其胸前抵在胸膛上更是令人心生荡漾。 林昆不是真想把楚静瑶怎么样,而是想故意吓唬她一下,报复她刚才咬自己的那一口,可当他真的把楚静瑶压在身子底下的那一刻,他明显听到了自己的呼吸变得粗重,脸颊微微发烫,体内那在漠北憋了无数岁月的肾上腺素也开始躁动不安起来……此情此景,换做普通人肯定是把持不住,好在他这个曾经的兵王自制力超乎常人,不怕擦枪走火,并趁机故意猥琐的一笑,让这场吓唬楚静瑶的假戏变的更逼真起来。 “你想干什么!”楚静瑶惊慌的叱问,眼神里满是恐惧,脸色发白,一双手用力的推着林昆的肩膀,可她哪能推得动,就像推在一座山上。 “你说呢?”林昆继续猥琐的笑,眼神里闪烁着碧绿的光芒,边说嘴巴边轻轻的向下,正对着楚静瑶那两瓣涂了淡淡唇彩的性感朱唇。 楚静瑶顿时紧张的绷紧了神经,惊慌的道:“你……你再这样我喊人了!” “喊吧,这别墅里除了你和我,再就是澄澄,你想这件事在澄澄的心里留下阴影么?”林昆故意邪恶的一笑:“要我说,你还是从了我吧。” “你……” 林昆的嘴唇彻底贴了下来,楚静瑶紧张的闭上了眼睛,两只手死死的抓住林昆的肩膀,一股温热的感觉顿时涨满眼眶,两行透明的泪水划过白皙的脸颊。 床头的闹钟沙沙沙…… 一秒钟, 两秒钟, 三秒钟…… 时间短暂而又快速的划过,楚静瑶却感觉像是过了几个世纪一样的漫长,她咬紧嘴唇紧闭双眼,死死抓着林昆肩膀的双手因为用力过度指节发白,可等了半天,那对于她来说可怕而又绝望的一幕却没发生。 楚静瑶缓缓的睁开眼睛,泪眼闪烁中看到林昆正坏笑着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呵呵,看把给你吓的,我还真能把你怎么样啊,不过就是想吓唬你一下,谁让你刚才咬我咬的那么狠了,行了,咱俩现在算是扯平了。”林昆轻佻的笑道。 “你,你混蛋!”楚静瑶气恨的骂道。 “哟呵!” 林昆又坏坏的一笑,脑袋迅速的俯冲而下,嘴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啵的在楚静瑶的嘴唇上亲了一下,然后抬起头洋洋得意的坏笑道:“这一下算是收点利息,以后你要是再流氓、混蛋之类的叫我,我还收利息,嘿嘿。” 楚静瑶:“……”她面无表情的看着林昆,如果说眼神能够杀人,她已经将这个流氓千刀万剐一万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