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酩悦坊 - 神兵奶爸

第二百三十九章:酩悦坊

第二百三十九章:酩悦坊 走过来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穿着非常的素雅,却有一股说不出的高端气质,这种女人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成熟稳重,不需要长的多漂亮,单凭这一份淡若幽兰的气质,就会令人不自觉的多向她看几眼。 而实际上这女人长的也是非常的漂亮,给林昆最直接的感觉,当周瑾四十多岁以后,肯定会成为和她一样得体端庄令人暗暗为之潺动的女人。 远在漠北军区的时候,林昆可以说是几年都见不到一个女的,偶尔见到一个也只是相貌平平,但对于那时候的他以及他的那些战友们来说,常年也见不着个女人,甭说是突然出现一个女人,就是一只母猩猩也会觉得婀娜多姿——当然,这都是夸张的说法,只是为了贴切的形容一下。 但自从到了中港市,林昆可以说各种各样的美女都见了个遍,尤其身边还守着一个仙女型的楚静瑶,一下子就把他看女人的眼光给提升起来了,现在就是再遇到个仙女,他也能淡定从容的微笑一下,绝不会露出猪哥的表情,知道的人知道是怎么回事,不知道的人会觉得这个男人真稳重。 周瑾回过头,微笑着对四十多岁的女人道:“孟姐,你怎么亲自给我们送饮料了。” 孟雨面带微笑,尽显端庄从容,“知道你过来了,就出来看看。”放下了两杯马蹄铁,挨着周瑾坐了下来,“小周,你最近的气色看起来不错,一定是业绩不错开心的吧。” 周瑾微笑着说:“孟姐,哪有啊,我这天天为业绩发愁,要不你也去我那提辆车吧,缓解一下我这个月的业绩压力。” 孟雨笑着道:“行,等我和涵莘商量一下,得她肯给我买才行。” 周瑾笑着说:“那咱们就这么说定了。孟姐,涵莘哪去了?我正想和她聊聊呢。” 孟雨道:“这小丫头一早上就出去了,说是要去海边找些灵感回来,这都快一上午了也没回来,打电话也不接,一天到晚真不让人省心。” 周瑾微笑着说:“孟姐,行了吧你,多少人羡慕你养了个好女儿,你还嫌人家不够省心,听说涵莘过几天要去巴黎参加一个世界顶级的饮品会?” 孟雨道:“是啊,主办方的斯卡尔先生本来是邀请她做评委的,可这小丫头突然说这几天心情不好,不打算去了,直接一封邮件给拒绝了。” 周瑾微微惊讶,同时也一阵的惋惜,“巴黎的世界饮品会,那是多少饮品大师梦寐以求的地方,只是受邀去那里就已经是很多人的愿望了,被邀请当评委……孟姐,你知道涵莘到底因为什么心情不好么?” “哎,我哪知道,这小丫头一天天的有什么事都不和我说,问她她就说想一个人静静,要么就说要一个人出去找找灵感,谁知道她脑袋里到底想着什么。”孟雨叹了口气,“都说女大不由娘,还真是这么个理。” 两个气质相似的女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聊着,完全把林昆给忽略了,咱们林大兵王不是喜欢插话的人,就老实的做听众,听来听去有些迷糊了,到底谁是这的老板,到底是眼前的这位大姐,还是她们口中的涵莘? 林大兵王端起了马蹄铁,饮料的颜色是类似于铁红色的,这倒真应了马蹄铁给人的感觉,他将饮料凑到了嘴边,马上有着一股淡淡泥泞的味道扑入鼻中,令人情不自禁的就联想到了马蹄铁踏在草原上的意境,将杯中的饮料小抿了一口,一股说不出的味道蹿入了口腔中,这股味道很奇特但很好喝,有一种将青草含在嘴里却又透露出甘甜的味道…… 好喝! 林昆忍不住的又喝了一口,这一下感觉的明显和刚才的不一样了,味道似乎有些浓,同时似乎又多了另一种微微辛辣的味道,闭上眼仔细的琢磨这感觉,就好像是一个壮汉骑在骏马上,一边奔驰在草原上一边饮着酒。 这感觉…… 越来越觉得有趣,并且有了期待,期待下一口喝进嘴里又会是什么感觉,林昆端起了杯子咕咚的又是一口,这一口比刚才的两口都要大。 “咳咳……” 一股浓浓辛辣的感觉刺激的喉咙忍不住咳了起来,这一下的感觉很明显了,是烈酒的味道,不过虽然是烈酒的味道,但却感觉不到酒精,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林大兵王以前绝对没喝过如此诡异的饮料。 林昆这么一咳嗽,周瑾和孟雨才意识到旁边还有人,周瑾马上歉意的对林昆道:“林先生不好意思,我光顾着和孟姐聊天了,忘了给你们介绍了。林先生,这位孟雨姐,酩悦坊老板的母亲;孟姐,这位林昆先生,是我的一个顾客,也是我今天的大恩人。” 孟雨向林昆伸出手,微笑道:“林先生你好。” 林昆也伸出手握了一下,笑着道:“孟姐你好,别叫什么林先生了,叫我小林就好。” 孟雨笑着说:“小周不介绍,我还以为你们是男女朋友呢。” 周瑾的脸突然一红,道:“孟姐,你可别开玩笑了,我比林先生大好多呢。” 孟雨笑着说:“这有什么,别嫌你孟姐八卦,现在这社会爱情哪还分什么年龄,相差二十岁的都不算大,你们俩相差最多也就四五岁吧。” 周瑾的脸更红了,道:“孟姐,你快别说这个了。还是说说涵莘吧,我这小妹子该不会是谈朋友了吧?” “谈朋友?”孟雨咯咯的笑了起来,道:“小周啊,姐实话跟你说,别的家长都不赞成孩子早恋,但如果我家涵莘能早恋处男朋友,我双手赞成!” 周瑾不解,林昆也是不解,周瑾疑惑的问道:“孟姐,这是为什么啊?” 孟雨道:“还能为什么,我们家涵莘你也不是不知道,整天就钻在了钻研饮料里,平时吃饭睡觉都能忘了,更别说是谈朋友了,我都怕她将来嫁不出去。” 周瑾笑着说:“孟姐,这个你就放心吧,涵莘现在还小,像她那么优秀的女孩,将来一定很多男生喜欢的,那么多的男生里也一定有她喜欢的。” 孟雨叹了口气,说:“哎,我看难啊,我这女儿可是要愁死我了。他们老沈家也奇怪了,男的痴迷研究酒水,我生了个女儿琢磨着总算摆脱了他们家酒痴的基因,谁曾想却迷上了研究饮料,他们家的基因可真是……” 周瑾笑着说:“孟姐,这基因可是天才的基因,别人羡慕还遗传不到呢。” 两个女人继续说着,林昆的一杯马蹄铁已经见底了,他就开始琢磨着,能调配出这么奇特饮料的女孩到底会是个什么样的女孩,应该是架着个黑框眼镜,脸圆圆的,整天披头散发一心扑在研究上的那种类型吧…… 他这边正琢磨着,孟姐突然又将话题绕到了他身上,转过头笑着问道:“小林啊,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林昆很随性的答道:“我还没有正式的工作呢。” 孟雨一脸疑惑,但马上就消失了,再看向周瑾,方才还觉得两人挺般配的,一听林昆说自己没有正式工作后,怎么看怎么觉得配不上周瑾了。 周瑾确实很优秀,刚刚三十岁的年纪,就已经凭借着自己的能力在这座城市里扎根了,她的老家是一个很僻远的穷山村,父母都是庄稼人,如今已经在中港市买了大房子还买了车,并且把父母都接了过来。 这样长的既漂亮又会赚钱、孝顺的好女孩,在当今的社会上绝对属于稀缺货,要配的上她的男人,别的先不说了,至少得有一份体面的工作吧。 林昆杯里的饮料喝完了,孟雨又让服务员给续了一杯,林昆笑着说:“我还开车呢,这饮料喝多了不会被抓酒驾吧?” 孟雨笑着说:“小林,这个你放心好了,这饮料里有酒的味道,但是不含酒精的。” 林昆笑着道:“那好,再给我续两杯!” 林昆喝着饮料,周瑾和孟雨继续聊着,女人之间的话题总是说不完,从化妆品聊到时装,再聊到珍珠首饰箱包的奢侈品,不知不觉一个小时就过去了。 这时孟雨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拿起电话看了一眼笑着说:“是我那个不省心的闺女,这会儿知道给我打电话了,刚才怎么打也不接……喂?” 电话的另一头不知道说了什么,孟雨脸上的表情瞬间僵硬起来,一股无声的紧张气氛蔓延开来,孟雨声音有些发颤的道:“闺女别害怕,妈妈马上就来。” 孟雨手里拿着电话,电话还没有挂断,忽然间双眼里充满了泪水看着周瑾道:“小周,快打电话报警,涵莘一个人划船去海上,船桨掉水里了,她的周围有鲨鱼!” 周瑾的脸一下子变了颜色,愣了一下之后,慌慌张张就掏出手机打报警电话。林昆也是微微一怔,但马上便回过了神,冲眼泪簌簌落下的孟雨问道:“孟姐,知道涵莘在什么方向么?” 孟雨哭声道:“她说就沿着前边的那片海往前划,现在已经快看不到海岸线了。” 林昆马上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冲孟雨说了句:“告诉涵莘,千万不要乱动乱叫!”说完就冲出门外向海边跑了过去,酩悦坊就在海边,距离海边的距离不足500米,林昆跑到海边的时候站在岸上眺望,远远的地方海天相接看不到任何的船影,海边上倒是聚了不少的人,有在海里洗海澡的,也有在岸上晒太阳的,也有在那支着个大伞烧烤打牌的…… 现在的情况紧急,沈涵莘在不知道的地方遇到了鲨鱼,鲨鱼随时都有可能把小船给撞翻了,他必须第一时间赶过去找到沈涵莘,才有可能把她给救下来,否则就会出现美国电影大白鲨里的情景,鲨鱼张开血盆的大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