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约 - 神兵奶爸

第二百三十八章:约

第二百三十八章:约 日升日落,黄昏晚霞,一天24小时,1440分钟,86400秒……再多的时间也经不起像流沙一样流逝,对于上班族来说,总会感叹黄昏来的太蹒跚,黎明来的太过急躁,这座城市里的每个人都活在同一片的蓝天下,却不知道这座城市的顶空,在那湛蓝无垠的深处藏了多少的阴谋。 金凯坐在他的办公室里,他是金字招牌的副董事长,金字招牌是典型的家族企业,这么多年驰骋东北商界,在南方也有许多的分店经营,金字招牌的另一面是道上的,这是金元宗早年发展而奠定下来的,其实金字招牌是先有道上的背景,然后才转作实业经营的,能一路发展到今天,同时在中港市的商界和地下世界里都占有相当的份量,绝对要归功于金元宗的个人能力。 金元宗一生只有一个儿子,也不知是因为杀孽太重,手上沾染的血腥太重了,他这一辈子再也没有第二个孩子,仅有的这一个儿子在为他生下孙子几年之后,和儿媳妇一起出车祸死了,这是他这辈子最痛心的事。 老虎再厉害也有老去的一天,金元宗目前最忧心的就是在他百年之后金字招牌的未来,他希望孙子金凯能担当起大梁,将所有的重担都扛在身上,可他自己也知道孙子太年轻了,涉世未深且容易行事鲁莽冲动,这种性格无论是管理帮派还是做生意,都无法从容驾驭维持的。 金元宗的办公室就在金凯办公室的楼上,如果透过办公室的外面看,会发现爷孙俩此时都站在窗边,以不同的姿态仰视着窗外那片湛蓝的天空。 远方能够看到天楚集团的大楼,天楚集团在金元宗的心里是一座无法逾越的大山,他和楚相国颇有几分交情,彼此看见了会主动的打招呼,金元宗时不时的会在心底自问,为何金字招牌不能像天楚集团那样达到商界的巅峰,问来问去他也终于想明白了答案,他虽然和楚相国一样有魄力,但终归还是不如楚相国更加的心空开阔,天楚集团能有今天,和楚相国的开阔心胸是分不开的,楚相国将权力下放到骨干手下,形成一套独立的框架体系,这体系就像是现代楼房的框架结构一样,牢牢的支撑着企业的发展,而他的金字招牌翻来覆去只是他一个人在经营,手里握着百分之百的股权,对手底下的人虽然信任却远没达到放权的程度。 天楚集团百分之七十的股权在楚相国和楚静瑶的手里,余下的百分之三十都是在高管和股东的手里,另外作为上市公司还有一大批的散户支撑着。 金元宗望着远处的中港市经济地标,无奈而又从容的叹了口气,他今年已经70多岁了,不再去争什么拼什么了,一切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了,能守得住现在的这份家业就已经可以了,至少在他百年之后,还有一份偌大的家产留给孙子,这对于他来说就是最大的成就了,可孙子能守好这份家业么? 金元宗又是叹了口气,窗外的天气难得的好,可每当想起这个问题,窗外的阳光再明媚,也无法照进他的心里,这是他目前最大的一块心病。 而楼下的金凯,他一点也没觉察的到阴谋已经将自己笼罩,说不定月末的时候就会没命,他完全的沉浸在即将胜利的喜悦里,他相信他一定会赢下比赛,把疯皇集团的承包权稳稳的抓在手里,到时候在爷爷的面前交上一副满意的答卷,让爷爷看到自己的成长,让爷爷可以宽心。 金凯的本性不差,身为一个二世祖,他不想其他的二世祖那样荒淫无度,他也会去夜场去玩女人,但从来都是适量有度,他是一个极其擅长控制欲望的人,知道什么时候自己该做什么事,具体做到什么程度。 但他也有所有年轻人共同的缺点,从来都是心高气傲,在同龄人里他永远觉得自己是第一,就像这次的赛车比赛,他坚定的认为自己会赢。 从派出所里出来,林昆就接到了周瑾的电话,周瑾的那个会议重要但开的很迅速,刚一开完会确定没什么别的事了,就给林昆打来了电话。 对于周瑾来说,林昆不光是这次帮助自己的恩人,同时也是自己潜在的客户,无论从维护客户的角度,还是从感恩的角度来说,她都应该及时打这个电话。 周瑾一身米白色的职业装站在窗边,对着电话微笑着说:“林先生,我是周瑾,你那边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 林昆正开着车,把车停在了路边,笑着说:“刚从派出所里出来,挺顺利。” 周瑾笑着说:“我也是刚开完会,今天真的很谢谢你,要不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你现在有时间么,我想请你这个大恩人喝一杯,不要拒绝哦。”漂亮的女人总是善于利用自己的优势,凡是接触过周瑾的男人,估计都无法拒绝这个漂亮女人,有没有时间都会挤出时间去赴约。 林昆不用挤时间,他整天吊儿郎当的有的是时间,很爽快的就答应道:“好啊,没问题,喝什么、地点你来定,我开着车直接过去就行了。” “这怎么行,喝什么、地点应该你定才对,是我请你,一切由你说的算。”周瑾笑着说道。 “周经理,你就别和我让来让去的了,我是真不知道什么喝东西的地儿。” “好吧。”周瑾笑着说:“那我们半个小时后,海边的酩悦坊见。” “ok。”林昆笑着答应。 海边的地界林昆还算熟的,不过这个‘酩悦坊’还真没听说过,听这名字应该是个很文艺的地方,在导航上输入了名字,果然是在南城区了,而且距离百凤门并不怎么远,隔了四五条街在海边的滨海路上。 林昆到的时候周瑾已经到了,作为一名销售经理,约人最基本的准则就是一定要自己先到,周瑾坐在她那红色的宝马车里,开着天窗听着音乐,突然听到后面有人冲她摁喇叭,她以为自己挡了别人的路,就准备往前提车,可前面已经到墙角了,她放下车窗探出头往后看,想要告诉对方前面已经没地了,却看见林昆从车上下来,笑着冲她打了声招呼:“哈喽,周经理。” “嗨!”周瑾笑着从车上下来,目光从林昆的身上挪到了老捷达上,过去林昆开着老捷达的时候她见过一次,那那时候的老捷达和现在眼前这辆老捷达完全不一样,那时候的老捷达只是一辆普通的轿车,而现在的这辆老捷达无论从内在还是外形,都摇身一变成了一辆货真价实的赛车。 左右上下的打量,周瑾的眼神里充满了惊艳,在车行里做了将近十年,她看车的目光还是很准的,走到跟前又前前后后的看了一遍,然后惊讶的冲林昆问道:“林先生,你这辆车太cool了,肯定轻松爆表吧!” 林昆笑着说:“还没爆过。” 周瑾透着车窗往里面看了一眼,那仪表盘明显被换过了,普通的轿车280是极限,那上面直接扩展到了560,560迈的速度是什么概念,那还不得飞起来啊。 周瑾开玩笑的说:“林先生,你可真是个隐形的富豪啊。” 林昆道:“哪有啊,周经理难道你就没看出来,我浑身上下包括这辆车,都是吊丝的配置么。” 周瑾笑着说:“你可别忘了我是行家哦,就你这辆车,比我们店里的7系宝马都要贵,你这车要是吊丝的配置,那像我开的那辆宝马x1就得直接丢进垃圾场了。” 林昆哈哈的笑了起来,道:“行了周经理,咱们低调低调,进去喝东西吧。” “嗯。” 两人走进了酩悦坊,古典古香的招牌下挂着另一块介绍性质的小牌文,上面用篆体写着一段介绍,这酩悦坊的来历是宋朝,在当时以酒水闻名。 两人走进了酩悦坊,门窗的装饰都是古典古风的,又是矗立在海边的位置,给人的感觉更是不一样的心旷神怡,周瑾笑着对林昆说道:“这酩悦坊的传人全都是单传,后来到了现代的这一辈,突然变成了女孩,这女孩不懂得喝酒,索性就将酩悦坊的酒水给藏了起来,变成了饮品店。” 林昆好奇的问:“酒水藏哪了?” 周瑾微笑着说:“林先生你一定很喜欢喝酒吧,待会你就知道酒水藏哪了。” “哦?”林昆心中充斥了一丝期待,他们坐在靠窗的位置,外面一片波光粼粼的海面上吹来凉爽的风,将周瑾散落的长发吹的频频拂动,看上去真好看。 林昆第一次过来,不知道什么好喝,就把点单的权利移交给了周瑾,周瑾看了一遍饮料单之后,笑着冲服务员招呼道:“来两杯‘马蹄铁’。” 服务员应了一声,便开始让后台准备了。 林昆笑着说:“这饮料的名字还真特别啊,马蹄铁,以前听都没听说过。” 周瑾笑着说:“这饮料的名字都是这儿的老板取的,几乎每一个星期都会推出新的饮品,这些新品也全都是老板一个人调出来的,味道绝对和店里其他的饮品不同。嗯……这家店现在有一百多种饮品,可以说味道都不一样。” 林昆惊讶道:“一百多种饮品都是一个人调出来的,而且名字都不一样?” 周瑾微笑着说:“对呀,更厉害的是这些饮品每一个都很好喝。” 林昆笑着说:“那我可要见识见识了。你认识这的老板么?” 周瑾笑着说:“认识,我是她的客户,她也是我的客户,去年卖了她一辆车。” 林昆开玩笑的说:“嗯,我猜肯定是你先来这里喝饮料,然后和她认识,然后去年卖了她一辆车,哈哈,周经理你真厉害!”竖起了大拇指。 周瑾笑着摇头,道:“林先生,这个你真说错了,是她先去我那买车的,然后把我带到了她的店里成了她的客户,她可是跟我说过的,一定要从我的身上把那辆车钱给赚回来。” 林昆哈哈的笑道:“那你得喝多少的饮料啊。” 周瑾笑着说:“就是嘛。” 两人这边说笑着,突然一个一素雅的女人从里面出来,女人手里端着托盘,托盘里放着两杯暗红色的饮品,笑着向这边招呼道:“小周,你来了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