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八十五章: 杀机起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三百八十五章: 杀机起

张家的人正兴奋的睡不着觉,突然听到有人敲门,院子里的狗也叫了起来。 张月娥披着件衣服,就从门后探出个头,问:“谁啊,这大半夜的。” “妈,是我!” 刘万仁站在门口回了一声,声音和往常听起来无恙。 “哦,姑爷啊,你怎么这大半夜的来了。”张月娥心虚,觉得奇怪,莫不是那梅玉知道自家儿子告密的事?一时间她躲在门后不敢出来。 刘万仁道:“妈,你快给我开下门,我大舅子把梅老板的事儿告诉城里的人了,梅老板知道后很生气,我怕梅老板冲我动手,所以就连夜跑来躲躲。” “啥!” 一听说梅玉知道了,张秀娥的心顿时扑腾扑腾起来,冲着门外就问道:“姑爷,那这可咋办啊,那个梅老板不好惹吧,云海他会不会被……” 不等张秀娥说完,刘万仁就急声道:“妈,我就是为了这事来的,咱们赶紧逃吧,我已经想好了地方,咱们连夜出发,要不然梅老板会杀了大舅子的。” 一听这话,张秀娥再也藏不住了,赶紧过来给姑爷开门,大铁门打开的一瞬间,张月娥先是看到了姑爷的脸,但紧接着就感觉肚子下一凉,一阵刺破了灵魂一般的疼痛,让她的身上瞬间无力,低下头一看,半截的杀牛刀还露在外面,月光下冒着森森的白光,那白光迅速的被血水染红。 “姑,姑爷……”张月娥瞪大了眼睛,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声音如同嗡鸣一般。 刘万仁嚯的一下将刀拔出来,一股血水喷了出来,溅在了他的身上。 张月娥倒下,刘万仁继续往屋里走,张云海高兴的半夜睡不着觉,张梅梅思春也睡不着觉,不过听到是刘万仁来了,张梅梅却是夹紧了双腿,她是在不愿意和这老男人过生活。 刘万仁走进了家门,先是到了张云海的房间,张云海摸着灯线就要开灯,刘万仁已经推开了房门,直接一刀子就扎在了张云海的胸口上。 张云海马上一声惨叫,失去了反抗的能力,刘万仁一刀子再次抽出,血水再次喷溅,张云海当场毙命。 “哥?” 张梅梅听到声响之后害怕,喊了一声。 刘万仁调头就来到了她的房间,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热乎乎的血腥味,张梅梅害怕,随手拉了一下灯线,当看到浑身是血的刘万仁站在身前,她马上尖叫了一声,脸色煞白。 “你,你怎么……”张梅梅恐惧的道,目光落在刘万仁手中的杀牛刀上,她从来没敢想象过,这个老实巴交的男人,居然会拎起刀子来杀人。 “贱货,背着我勾搭男人,你也去死吧。”刘万仁抬起了刀子就要扎去。 “别,我怀孕了,我有了你的孩子!”张梅梅急中生智,赶紧喊了一声。 她怀孕这事不假,可这孩子是谁的,她自己也说不好,但按日子来算的话,应该是上次和于三在山里头胡搞是怀上的。 刘万仁脸上的表情一栋,昔日的一场屠杀,让他失去了所有的亲人,现在得知自己又要当爹了,手上马上迟疑下来,不过也只是短短的几秒钟而已,他马上冷笑一声,道:“贱货,你说的这孩子,是我的?恐怕是你那个姘头于三的吧。” 张梅梅一听这话,还想要解释,杀牛刀已经穿进了她的肚子,用力的一调,张梅梅惨叫都来不及发出,便瞪大着一双眼珠子,然后迅速死去。 张家的娘三个被杀,刘万仁这个老实巴交的男人已经红了眼睛,他来到了村东头的于三家,这于三父母早逝,家里头就他这么一个光棍子,平时倒是把张梅梅当成了泄欲的工具,大晚上睡的正香,就听院子里的小黄狗叫,但没多一会儿小黄狗就一声惨叫,然后就再没声音了。 于三倒也不害怕,村子临着大山,说不定是什么野兽下山咬死了小黄狗,这样的事儿以前在村子里也有发生。 但这次他想错了,门被踹开了,一把血光凛凛的杀牛刀进来,不等他反应过来,刘万仁已经冲进来,刀子在空气中那么一划,他的喉咙就断了…… 临近水乡,战苍穹让所有人将车灯都关了,来了四辆黑色的面包车,除了第二辆车上坐着的是他们师徒四人,其余的车上都是小喽啰。 按照战苍穹的计划,梅玉救了林昆躲在这水乡里数日,害得他在朱坤航的面前丢面子,这件事决不能善罢甘休,今天晚上没一个人能跑的出村子,这水乡里的所有人都得死! 在距离水乡还有一里多路的时候,战苍穹命令众人将车停下,换步行前往。 月亮不黑,风也不高,但空气中却是弥漫着一股浓浓的杀机,战苍穹通过地下的黑市,搞来了一些枪支,这些个他花钱雇来的小喽啰,每人都手持一把枪,这些人平常都是些市井上的无赖,战苍穹给他们开了高价,为了钱拿枪杀人都敢干了。 村子就在眼前,战苍穹做了一个禁声小心的手势,众人全都借着夜色的掩护,猫着腰向村子最中央的那栋大房子过去,其中一部分人把守住了岸边,将整个村子围堵的水泄不通。 咣! 冲在最前头的一个小弟,突然一脚踹开了大房子的门,按照情报上说的,林昆和梅玉就是住在这栋大房子里。 门被踹开了,七八个手持枪械的小弟马上冲进来,手枪唰唰的对准着前方,却是一点异常都没有,甚至一点动静也没有。 这几个小弟心中疑惑,战苍穹和许坤等人跟在后面,也觉得事情蹊跷。 “上!” 战苍穹压低着声音发了命令,几个小弟端着手枪,就向内屋走去,路过院子中央的木栈走廊的时候,发出一阵阵砰砰的声音,月光下的水面上荡起一阵涟漪。 咣! 走前头的小弟又将内屋的门踹开,唰唰唰的几把枪对准了屋里,哪怕是一只蚊子此时飞出来,都能被乱枪打死,可结果屋里头还是安安静静,一群人进了屋里,床上空荡荡啊的,伸手在床上摸了一把,是冷的…… (二斗的微信号:qiujumu欢迎各位大大添加,邀请大家进微信**流;微信公众号:网文二斗,二斗会发番外;qq群:477648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