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八十一章: 忠诚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三百八十一章: 忠诚

闫峰坐了下来,许坤冷笑着说:“闫经理,我许坤也是一个喜欢听实话的人,下面我问你答,可以么?” 闫经理面色慌张的点头,道:“可,可以……” 许坤心中暗骂了一声,还真是一个胆小鬼,不过也庆幸是一个胆小鬼,这样他接下来的任务就好完成多了。 许坤没有任何的绕弯子,直接开门见山道:“你的老板梅玉,是不是救了林昆,他们现在在什么地方?” 闫峰马上回答:“我不知道。” “哦?” 许坤阴测测的一笑,道:“闫经理,我们能坐下来当面谈,这是缘分,也是我许某人把你当朋友,你这么肯定的回答,可是很伤我的心啊。” 闫峰道:“我,我真的不知道。” 许坤呵呵的一笑,“看来,不把证据给你拿出来,你是不死心了……” 许坤拍了拍手掌,休息室后面的一个暗门打开了,两个面膛黧黑的大汉,押着一个酒吧的小弟进来,闫峰脸上的表情大变,这个小弟不是别人,正是他之前派出去跟踪林昆的闫诚,闫诚还有一个身份,是他本家的一个堂弟,是老家的亲戚托他照顾的。 闫诚刚刚过完十九岁的生日,闫峰也是看他机灵,所以把他留在身边做事,此时的闫诚已经被打的鼻青脸肿,显然他没有一被抓住,就把事情交代出来,这让闫峰多少心里很安慰。 “堂哥,救我。”闫诚毕竟还是个小年轻,此时看见闫峰便哭了起来。 闫峰强行让自己镇定,可心底的寒意却是越来越浓,一瞬间他在想如何脱身,现在又在想怎么能救下闫诚,老家的本家堂弟,若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他以后都没脸回老家了。 许坤眯着眼睛向闫峰看过来,冷笑道:“闫经理,我许坤是一个讲道理的人,告诉我你老板现在在哪,你和你的这位堂弟的命都能留下,否则的话就跟刚才的那个小子一样。” 闫峰没有回答许坤,而是将目光看向了闫诚,歉意的道:“小诚,堂哥本来是想带你出来出人头地的,没想到却是摊上这事儿,是堂哥对不起你。” “够了,别特么废话了!”许坤没有耐性了,手中的枪又提了起来,直接架在了闫诚的脑门上,瞪着闫峰说:“老子特么没耐性了,说,你和他就都能活着,要么我就先杀了他!” 堂哥,救我,呜呜……”闫诚大哭了起来。 闫峰哈哈哈的苦笑起来,看着闫诚道:“玉老板对我有恩,我不能对不起他,小诚啊,堂哥我只能对不住你了。” 说完,闫峰的眼神里闪过一抹决然,他的手突然往兜里一抄,拿出了一把蝴蝶刀,唰的一下刀刃甩了出来,向着许坤的胸口就扎了进来。 两人的距离很近,闫峰最初坐下来,也就是抱着必死的决心,这个世界上忠义难两全,梅玉对他有提拔再生之恩,他不可能背叛梅玉,哪怕在这最后的时候,他也愿意用死对梅玉忠诚,不辜负他的信任…… 砰! 一声细微的枪声响起,许坤身后的李元鹏开了枪,子弹精准的打在了闫峰的眉心上,闫峰的眉心迅速的多了一个小点儿,腥红的血水混着白色的脑浆子,汩汩的流了出来。 “啊!” 闫诚被吓的惊叫起来,许坤心中懊恼,回头瞪了李元鹏一眼,道:“老二,你着什么急,我还没问出来呢!” 李元鹏语气平静的说:“难道你没看出来么,他是宁愿死也不肯说,再问下去也没意义了,不如杀了算了。” “次奥,真他娘的晦气,遇到了这么一个愚忠的家伙!”许坤骂了一句,回过头看向身旁的闫诚。 “大,大哥,求……求求你不要杀我啊,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求求你啊……” 闫诚吓坏了,刚才他只是挨了一顿打,现在可是眼睁睁的看着堂哥死在面前,红色的血水,白色的脑浆子,他的两条膝盖一软,直接跪在了地上,脑袋就像是捣蒜一样的给许坤磕着。 “md,废物,要你有何用。”许坤直接抬起手枪,顶在了闫诚的脑门上,空气中突然一阵尿骚的臭味,闫诚的裤裆湿了,屎尿一起流了出来。 就在许坤刚要扣动扳机的一刹那,闫诚道:“大哥,我知道有一个人应该知道的比较多,他是堂哥的女人……” 许坤将要扣动扳机的手停了下来,用枪挑起了闫诚的下巴,目光冰冷的看着他,说:“没有骗我?” 闫诚连忙像是个狗一样摇摆乞怜,道:“大哥,我都这样了,我怎么敢骗你,堂哥确实有一个相好的,就住在这附近,我可以带你们去找他,求求你们别杀我,别杀我……” 许坤回过头和李元鹏对视了一眼,李元鹏点点头,道:“老大,可以再给这小子一个机会,让他多活一会儿。” …… 水村之上,一片热热闹闹,平常的时候,梅玉是很少会回来的,他大多数的时间都是待在江南城里,离开敦煌的这几年,他也找到些线索,怀疑当初灭他家满门的人就在江南,所以他一直留在江南城里打探消息。 此地的人几乎都是梅玉从敦煌带出来的,这些人的日常开销,大多数也是梅玉支付的,所以大家都将梅玉敬为组长,再加上梅玉一身医术了得,谁家万一要是得了重病,他会马上尽心尽力的医治,对这村子里的每一家,几乎都有着莫大的恩情。 梅家的医术了得,趁着酒酣之际,梅玉和林昆开起了玩笑,笑道:“林哥,我们梅家的祖上也就是不出世,喜欢躲在敦煌那片地界上,否则的话三国的时候恐怕就没有华佗什么事儿了。” 林昆不能不喝酒,以茶代酒也没少喝,他喝的茶也很特别,是被梅玉加了中药的,喝起来具有温养脾胃,调理五脏的功效,当然了这个效果不是那么明显,只是轻微的调节作用。 林昆笑道:“华佗和春秋时候的扁鹊一样,都是冠绝天下的神医,你们梅家的祖上也很厉害,只是这没什么可比的,你以后可别这么说了,万一历史考证起来,你们梅家和华佗或者扁鹊是同一脉,你刚才的话可就是大逆不道了。” 梅玉哈哈大笑,道:“林哥,我倒是有一个想法,我知道你身边朋友很多,可应该缺一个医生吧,等我把当初的仇报了,我就追随你如何?” 滴答! 梅玉刚说完,手机突然响起了一条短信,“玉老板,闫峰和阿丽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