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八十章: 江南趣事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三百八十章: 江南趣事

这四个大汉幕后的男人叫周老六,在江南城里算是一个有头有脸的人物,手底下场子不少,还养了不少的小弟,平时好事没干多少,坏事一大堆。 按照这个胳膊上被割了三刀,血水涌流的汉子的说法,他们只是听命办事,至于这周老六到底和雇他的人有什么协议,他们这些做小弟的不知道。 这汉子说的这倒是实情,姜夔生抬手,将这个汉子给打晕了,另外车里的两个已经吓的不敢动弹的两个男人也是同样,不是这两个男人胆子小,他们好歹也是混道上的,平时欺善怕恶的事儿没少干,关键是他们从来就没见过像姜夔生这么恐怖的人物,一把刀子在手,犹如活阎王。 回到了商务车,姜夔生几个人再也耐不住心中的疑惑,问八指到底怎么回事。 八指将车开到了一个僻静的角落,然后下车用手机打出了一行字,将目前的情况短暂的说明了一下。 姜夔生等人看过之后脸色都是大变,八指又打了一行字告诉几个人,林昆现在应该是安全的,但周围监视的人太多,所以我们要小心行事。 一直没说话的司蓉儿,这时笑吟吟的提了个建议,“暗中见识我们人,应该不止周老六一个,这个周老六是江南道上的人,肯定是受雇的,整个江南城里不知道有多少人替那个战苍穹卖命,所以我们倒是可以……” 司蓉儿将声音压的格外,将她的想法给几个人说了一遍,几个人听后纷纷表示同意,商务车又倒了回去,几个受了重伤的男人此时还没离去,靠在那儿等救护车呢,余志坚直接挑其中一个伤势轻的扔进了车里,然后向着周老六的老巢就驶去了…… 林昆早早的起床,梅玉每天都给他针灸、入药,尽可能快的调理他的身体。 按照梅玉所说,林昆的体质异于常人,这和他常年的锻炼,尤其在部队里的时候非人类的训练有关,大大的改善了他的身体素质好于常人。 林昆恢复的很快,梅玉每天和他下棋聊天,胡瑶已经将消息送到了沈家,林昆也宽心了不少,暂时就待在这水乡之上,每日安心的养伤度日。 傍晚的时候,出去刺探消息的胡瑶回来了,带回了一个有趣的消息。 江南城道上的知名大佬周老六,在酒店女票女昌的时候,死于缩阳。 乍一听到这消息,梅玉哈哈的笑了起来,“一定是这个周老六平日不知道节制,身体已经完全被掏空,所以才会……” 话不等说完,梅玉脸色马上一变,看着胡瑶说:“你是不是还有什么没说呀?” 胡瑶莺莺一笑,道:“当然了,缩阳死人这种事可是少见的很,这个周老六是被人杀死的,不过杀他的手法很高明,是在他的后脊椎的穴位上扎下了一根银针,然后他就……” 不等胡瑶说完,梅玉已经鼓起了手掌,哈哈笑道:“没想到在江南城里还有这种高人,真可是杀人于无形,就算是警察时候查证,也查不出来。” 林昆听到这儿,也明白了,笑着说:“恐怕杀人的是个漂亮女人吧。” “哦?” 梅玉疑惑了一声,看着林昆说:“林哥,难不成你认识这个女人?” 胡瑶笑着说:“是的,这个女人叫司蓉儿。” 林昆笑着说:“她是我的一个朋友。” 梅玉好奇的问:“她也通医术?” 林昆笑着说:“不,她只会杀人。” 胡瑶接着说:“虽然警察没给出有力的解释,但江南省最近活动频繁的那些道上大佬们,似乎都意识到了事情的蹊跷,这些人其实多数都是受雇于战苍穹对沈家以及和林先生有关的人进行监视的,现在这事情一出,这些个平日里咋咋呼呼,但绝对比普通人惜命的大佬们,都开始罢工了。” 林昆笑着说:“这么好的主意,估计只有蓉儿想的出。” 梅玉也笑着称赞,道:“好聪明的一个女人。” 林昆看向梅玉,道:“我的伤,最多还要多久能好?” 梅玉摸着下巴略微沉吟一下,道:“最快也要半个月吧,必须要配合上你的气功疗养,这样速度才会最快。” 接下来的日子,林昆每天都全心的进入了休养,梅玉也更加尽心尽力的熬药入针,帮助林昆恢复,主要是他受的是内伤,不是皮外伤,这调养起来,可比普通的伤麻烦的多。 就在这边正一步一步的恢复伤势的时候,江南城里的蓝凤凰酒吧出事了。 蓝凤凰酒吧的生意一直很好,最近梅玉不在,就统统的交给了得力手下闫峰来打理,闫峰在酒吧经营上很有一套,这几年也一直跟在梅玉的身边,对这位年轻而又漂亮的男老板他是打心眼里佩服,也绝对的忠心,当然梅玉待他也不差,给他高于市场价格好几倍的薪水,并且给他足够的信任。 今天晚上,蓝凤凰酒吧请来了江南夜场里的明星,一个能歌善舞的漂亮姑娘。 酒吧的生意一下子被这姑娘带动的更好了,已经人满为患找不到座位了,不少人都得挤在舞池里跟着狂欢。 这倒是便宜了不少有心想要揩油占便宜的男人,对着身边的女人来回摩擦。 闫峰觉得太过吵闹,他今天稍微有点不舒服,就打算提前回到楼上的休息室里休息,手底下的一个小弟跟着他一起来到了楼上,刚推开休息室的门,发现屋里坐着几个陌生人。 不等闫峰开口,他身后的小弟便厉声问道:“你们是干什么的,怎么会……” 铿! 其中的一个男人抬起手中加了消音器的手枪,对着服务员就是开了一枪。 服务员的脑门上顿时多了一个红点,红色的血水马上流了出来,整个人扑腾的一声倒在了地上,闫峰顿时吓了一跳,转身想要往外跑,对面提着手枪的男人,却是冷冷的说:“动一下,你的脑袋就开花了。” 闫峰只好强行的停下,心却是提到了嗓子眼,他不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反倒是有几分身手,但此时的情况,他相信自己无法全身而退。 “闫经理,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许坤,是一个粗人,喜欢杀人,今天晚上过来,是想和闫经理交一个朋友,不知道闫经理赏不赏面子啊?” 许坤阴测测的笑道,将手枪收了起来…… (二斗的微信号:qiujumu欢迎各位大大添加,邀请大家进微信**流;微信公众号:网文二斗,关注人数达到500,二斗会发番外;qq群:477648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