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七章:拔刀相助 - 神兵奶爸

第二百三十七章:拔刀相助

第二百三十七章:拔刀相助 林昆这才转身看向碰瓷的小年轻,嘴角勾起一抹轻佻的笑容,戏谑的道:“哥们,谢谢你的提醒,你最好还是关心下你自己还有你地上的小伙伴。” 碰瓷小青年面色冷然的问道:“你什么意思?” 林昆故意摆出一副苦口婆心的说:“没什么别的意思,就是觉得这大热天的都不容易,这油漆马路都热的烫人,你就别让人你那伙伴在那躺着了,你看个他热的,都已经满头大汗了,再这么热下去是要中暑的。” 碰瓷小青年眉头跳了一下,道:“这不用你关心,现在是我提醒你别管闲事!” 林昆故意摆出一副很无奈的表情道:“兄弟,这事我也不想管啊,但刚才你都听到了,我和这位周女士是认识的,认识的人有麻烦了咱不得帮么,你说是不?” 碰瓷的小青年有些发愣,瞪着眼睛看着林昆,林昆抽了一口烟又继续说道:“还有啊,咱们华夏不是有句老话么,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是一个华夏人应该具备的基本品质,总不能让咱们老祖宗留下了好几千年的箴言,到了咱这一代就这么给埋没了吧,咱们现在的社会情况是摊上事了全都是看眼的,一个肯出面帮忙的都没有,所以才滋生了你们这些碰瓷的、坑蒙拐骗的,要是每个人都能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你们还敢这么臭得瑟么?” 碰瓷的小青年忽然觉得一脸的尴尬,周围围观的那些人也被说的都不好意思了,他们就是看热闹不帮忙的那一类的。 碰瓷小青年很快就缓过了神,瞪大了一双眼睛看着林昆就嚷嚷的吼道:“你说这些有个屁用啊,我才不管你和这女的什么关系,她撞伤了我兄弟就必须得赔钱,别墨迹赶紧把钱拿出来,否则的话别怪我……” 林昆笑呵呵的打断道:“你想怎么样,是咬我还是要打我?我倒是挺害怕被狗咬的,还从来没被人咬过呢,要不你扑上来咬我一口试试?我小时候被邻居老张头家的狗咬过,你让我感觉下你和那狗谁咬的疼。” “哈哈……”周围马上爆发出一阵欢笑声,林昆摆明是跟无赖耍起了无赖,俗话说以其人气之道还其人之身,这一招用的可谓是十分巧妙。 “你!”碰瓷小青年被气的嘴巴都快斜了,今天拦上了一个开宝马的靓女,本来以为摊上‘大买卖’了,怎知突然蹦出这么一个无赖来。 “我怎么了?”林昆嬉皮笑脸的说:“我就是一个无赖,我还会武术。” “会他女马啊!”站着的小青年盯不上话,躺在地上的着急了,抬起个脑袋就冲站着的小年轻喊道:“老二,你还特么的愣什么,难道你还没看出来啊,今天这钱想要难了,咱俩一起干这傻逼小子一顿得了!” 站着的小青年回过神,突然一副凶神恶煞的表情,也不再多说什么,挥着拳头就向林昆的心窝掏过来,这时躺在地上的小青年也站了起来,从兜里掏出了把匕首,明晃晃的匕刃在空气中一闪,向着林昆的肚子就扎过来。 亮刀子了,周围的人全都喉咙一紧,要是普通的打架斗殴算不得什么,这一亮刀子性质可就完全不一样了,用拳头打架叫斗殴,用刀子可就是行凶了,拳头一般是打不死人的,用刀子扎死人可就太容易了。 周瑾也是一脸的惊恐,眼看着雪亮的匕首向林昆的肚子扎过来,她的瞳孔骤然瞪大,心脏一时间仿佛跳到了嗓子眼,随着那雪亮的匕首越来越近,最终她害怕的惊叫了一声,紧紧的把双眼闭了起来,接着便听到了惨叫声,周瑾的心里一咯噔,心说:“完了,自己连累林先生了。” 同时,周瑾又在心里懊恼,早知道是这样,刚才还不如拿出两万块了,钱财是身外之外,要是就因为这两万块钱林先生有个三长两短的,她的心里一辈子都不会好受的。 实际的情况可不是像周瑾想的那样的,对付两个普通的碰瓷小青年,那惨叫声怎么可能是咱们林大兵王发出来的。迎面冲过来的小混混拳头还不等到林昆的跟前,就被林昆一脚踢中了小腹,直接一脚给踹的跪着趴在了地上,两只手捂着肚子一时半会是爬不起来了,周瑾听到的那声惨叫就是他发出来的。 另一个小青年握着匕首向林昆扎了过来,脸上满是萧杀决绝的表情,一看这就是个狠茬。林昆眉头一皱,直接一记掌刀挥出,迎着那小青年握着匕首的手腕唰的一下切了过去,速度可谓是快到极致,周围的人都没看清楚他是怎么切过去的,只听到喀嚓一声极其清脆的断裂声。 挥匕首的小青年应声惨叫起来,叫的仿佛杀猪一般,手腕被强行切断的疼痛像是一万根钢针扎在了心窝里一样,手里握着的匕首铛啷啷的掉在了地上,他握着手腕,脸上的表情疼痛的扭曲,冷汗瞬间渗出了脑门。 一个男人敢耍狠倒没什么,关键要是用这狠来干些歪门邪道欺负人的事,林昆就看不过去了,全世界就你特么的会耍狠啊,老子更会耍狠呢。 林昆紧跟着凌空一记扫荡腿,横的就扫中了断腕小青年的腰身,就听砰的一声闷响,这小青年就像是一个装满了棉花的沙包一样,直接被横的给踹飞出去了,倒在地上直接滚了两个跟头才停下,两眼一翻白昏死了过去。 这还不算完呢,林昆又走了过去,抬起脚冲着他没断腕的那只手就踩了下去,嘴里阴冷的骂道:“让你特么的耍狠,老子让你知道知道什么叫狠!” 惨叫声声嘶力竭的响起,直接冲上了头顶晴朗的天空…… 周围的人本来都是替林昆捏一把冷汗的,看到此时的结果后,一个个都震惊了,心中暗暗的说道:“怪不得人家敢站出来管闲事呢,敢情真会武术呢!” 所有人看向林昆的眼神一下子充满了崇拜与惊愕,看向地上的那两个小青年的眼神则充满了厌恶,像他们这种社会的渣滓,死了也没人觉得可惜。 那个被林昆一脚踹趴下的小青年这会儿缓过了劲儿,本来还想站起来再向林昆扑过去的,可一看身旁同伴那凄惨状,他立马打消了这个念头,继续老老实实的跪着趴在地上装死。 林昆转过身,周瑾还继续闭着眼睛呢,而且是紧紧的闭着,可见刚才她的害怕程度,林昆伸手在她的面前晃了晃,笑着说:“周女士,你可以睁开眼了。” 听到林昆的声音,周瑾的心里一阵的安慰,同时悬着的心也慢慢放下了,她缓缓的睁开眼,看到眼前的林昆没有事后,马上露出了笑容,“林先生,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林昆半开玩笑的说:“我不都说过了么,我会武术,那两个小子不相信,你也不相信啊。” 周瑾笑着说:“现在我信了。” 林昆笑着说:“行了,你该忙什么赶紧忙你的去吧,这里我来处理。” “那……我先走了?” “走吧走吧。” “嗯,改天有时间请你喝一杯。” “哈哈,好。” 周瑾开车走了,林昆冲围观的人群挥了挥手,“都散开,散开,没戏看了。” 人群渐渐的散开,林昆掏出手机打了个110,等警察来了之后跟着一起到派出所做了个笔录,这两个小青年之前是有案底的,案子很快就查清楚了,林昆也省了不少的麻烦事,只在派出所待了一个多小时就出来了。 金凯正坐在他的大办公室里喝咖啡,秘书突然打来了电话,说是有文件要送进来,他说了声可以之后就挂了电话,马上秘书就敲门进来,把一份资料放在他的桌上,微笑着说:“金总,这是你要的资料,里面又多加了一个人。” 桌子上放着的是金凯让秘书整理好的周末贫民地下赛车的资料,闻言后金凯眉头一蹙,道:“哦?怎么会又多一个,报名日期不是截至了么。” 漂亮的大眼睛秘书微笑道:“是今天早上刚加进来的,付了双倍的参赛金。” 金凯抬起头看了秘书一眼,嘴角突然一笑,“你啊你,一点也经受不住钱的诱惑,行了这次我就不说你了,但你一定要记住了,比赛前再不准往里加人了,我们的报名日期已经截止了,就是付十倍的参赛费也不行。” “好的,知道了金总。”女秘书礼貌的笑道:“金总,没有别的事我先退下了。” “嗯。”金凯答应了一声,开始低头翻看桌子上的资料,他首先找到了那个新加进来人的资料,照片上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面相十分的凶悍,资料上写着越南人,职业是职业赛车手,但身上有部队的经历。 秘书离开金凯的办公室里,左右见无人,推开了另一间办公室的门,拿出手机拨出了一个陌生号码,语气谨慎的道:“资料我已经交上去了,到时候你们一定要把事情干漂亮了,让金元宗那老家伙断子绝孙。” 电话对面的人问:“有什么别的意外的事么?” 秘书道:“今天刚加进来一个越南籍的车手,他的资料我看过了,没什么特别的,估计是被谁雇来搅局的,应该不会影响我们的计划,甚至可以帮到我们的计划。” “嗯,你自己小心点就好,等这个月末一过,哼哼,我们就让金元宗那老混蛋断子绝孙,让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偌大的家业后继无人,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