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七十六章: 世外桃源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三百七十六章: 世外桃源

梅玉的那张极其俊美的脸上,一瞬间仿佛被无数的利刃割裂开来,每一道伤痕的背后,都是满满的悲伤溢出。 他如今也不过十八岁,却看起来有着与年龄极其不相符的老练,林昆当初将他从一群蒙面的凶徒手中救出,他还不到十五岁,一个不到十五岁的男孩亲眼目睹全家被杀,慈祥的爷爷、奶奶,父亲、母亲,兄弟姐妹,还有那一场烧光了梅家几百年基业的大火,那将是怎样的心情? 梅玉的话说不下去,他的内心开始自责,他活在这世界上每一天都像是在苟延残喘,唯一能支撑他活下去的信念,便是找出当年的灭门凶手。 林昆似乎能够体会他此时心中的难过与悲伤,道:“当年追杀你的几个人,他们每一个人的实力都不弱,我当时只想救你,没想尽力厮杀,这也是我愧对你们梅家的地方。” 梅玉苦笑道:“你与我们梅家没有什么瓜葛,当时能救我一命,让我们梅家的香火可以延续,我们梅家的列祖列宗都会感谢你的,我恨的是自己的无能,每天锦衣玉食,却无法将当初的仇人一一揪出来。” 说完,梅玉自叹一声笑道:“今天是老友重逢的日子,不说那些不开心的了,岸上不光杀了牛,还准备了其他的东西,这个村子里的人,都是我从当初的梅家村里带出来的,他们在那一场屠杀中,不少都失去了亲人,是我们梅家连累了他们,我也是怕他们继续留下来,还会遭受毒手,就带着从老屋的废物里找来的几样宝贝,带着他们一起来到这儿定居。” 林昆道:“这里具体是在什么位置。” 梅玉笑着说:“江南城外八十里外。” 林昆站起身,透过四周的围栏看去,周围的水上都是一片木屋的建筑,而不远的岸边上,一片热闹的喧嚣声传来。 梅玉笑着说:“我让村民们吧房子建在水上,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希望倘若有朝一日再有人追杀,便可以跳进水里顺流而下,这样活的几率会大一些。” 林昆道:“当年屠杀你们梅家满门的那群人的动机,你一点也没查到么?” 梅玉略微沉思一下,然后笑着摇摇头。 林昆见他不愿意多说,也就没有继续追问,道:“我已经昏了几天了?” “三天。” “我的手机呢,我得给家里打个电话。”林昆道,他刚才醒来的第一时间就想给楚静瑶打个电话报平安,可当时考虑到自己所处的环境还不一定,万一再有个三长两短的话…… 于是他当时就忍住了,此时见是梅玉救了自己,所有的担心都不存在了。 梅玉道:“救你的那天晚上,你的手机就已经不在身上了,我可以借你手机,但你最好不要轻易的和家里联络,你现在是生死未知,我在江南城里的手下刚给我打过电话,最近这三天战苍穹还有江南省的一些地下世界的人,都在满城的找你。” 林昆眉头挑了挑,道:“可我不能让家人为我着急恐慌,我却躲在这里偷偷度日。” 梅玉笑着说:“这个好办,我让胡瑶去把你还活着的消息传到沈家,沈家现在估计已经被战苍穹的势力所监视了,必须想个万全的法子。” 梅玉手指头在茶案上轻轻的磕了磕,狭长的眼眸突然一亮,道:“有了……” 胡瑶领命离开,林昆的心里也松了口气,他昏迷的这三天,家里人一定着急坏了,还有大相和八指他们。 林昆也庆幸自己这次遇到了梅玉,敦煌的梅家素有神医世家之称,这可不是随便乱叫的,而是梅家确实有能够活死人医白骨的精明手段。 林昆和梅玉正喝着茶,现在他回到江南城里,注定是凶多吉少,当务之急是让伤势尽快恢复,好重新踏回江南,和战苍穹轰轰烈烈的来一战。 一个身材不高,跑起来脚步很沉的中年男人,小跑着来到了后院,林昆听到这个脚步声,马上就认出了这是刘医生。 这刘医皮肤白皙,同样穿着一身素布的衣服,生的一个圆脸,缺了半边的门牙,站在亭子的外面,擦了一把汗水,恭敬的冲梅玉说:“玉公子,牛已经宰了,凉棚也搭好了,咱是不是现在就开火,大家伙都等着吃肉呢。” 梅玉笑着说:“老刘,你是娘家的胖媳妇急着要吃肉,还是村民们急?” 被说中了心事,这位刘医生脸也不红,笑着说:“都一样,我那胖媳妇也是村民呀。” 梅玉笑着说:“现在就开始考吧,咱们吃三天的流水席,费用等胡瑶回来了,我会让她给你们结算的。” “嘿嘿,好!” 刘医生乐的屁颠屁颠的离开了,梅玉望着他的背影,笑着对林昆说:“当年的那一场屠杀,老刘的媳妇和家人也全都死了,那群强盗简直是要屠村,我把他带出来之后,他又在当地找了个胖媳妇,这胖媳妇生的和他当初的媳妇至少有三分相似,不过住不惯这水上的木屋,经常住在娘家,那可是个爱吃肉的女人。” 林昆笑着说:“这村子还真有一股世外桃源的感觉。” 哗啦啦…… 说着话,旁边的鱼竿上的鱼漂突然动了,清澈见底的水下,能看见一条至少三斤重的大鲤鱼终于咬在了鱼饵上。 梅玉转过身,从容的将大鱼给溜了上来,然后从旁边拿出早已经准备好的草绳,拴在了大鱼的腮上,笑着说:“走,咱们也是凑个热闹,别晚了肉都被老刘的胖媳妇吃了。” …… 沈家彬最近这两天的心情很差,整个沈家都蒙在一层阴暗之中,林昆突然失踪,按照他的两个好朋友的说法,目前是生死未卜,他这个做表哥的虽然没和林昆有过多的接触,可毕竟是亲情联系,再加上爷爷和奶奶这两天已经双双病倒了,他的心里急。 公司最近的很多时间,沈家彬都不去处理了,恰逢身边的女助理最近又被别的公司高薪挖走,他感觉自己的脑袋都要炸了,真想找个地方藏起来,让所有的人都找不到他。 沈家已经派出大量的人力去找林昆,他也暗中买了许多的私家侦探,可三天过去了,依旧是丝毫的消息也没有。 沈家彬现在最害怕的就是接到那些私家侦探的电话,他怕听到表弟去世的噩耗,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只要没有找到表弟的尸体,那就证明表弟还有一线生机。 他是一个无神论者,但最近今天,每天早上都会和其他的几个兄弟姐妹一起去家里的佛龛前虔诚祷告。 办公室里太闷,沈家聪决定去楼下的咖啡馆喝上一杯,于是他让副助理暂时处理一些小事,自己来到了楼下。 楼下就是cbd商业街,咖啡厅的名字朴实,生意却很好,他走进熟悉的位置坐下,不知为什么,总感觉有人在偷偷的监视他,可抬眼向四周望去又没有什么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