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七十四章: 后院喝茶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三百七十四章: 后院喝茶

一起吃肉? 还养了好些天…… 林昆马上想到,华夏的一些大山深处,藏着许多怪异的种族,这些种族当中就有食人族,专门吃外来人的肉。 他的心中一阵悲戚,难不成自己这没死成,又要被食人族给肉分了? 这…… 林昆越想越觉得,当天晚上,自己还不如死在战苍穹的掌下,落了一个全尸的好,之前是差一点被摘了五脏六腑,这又要被有一群村民给分食,老天爷给他的死法还能再惨一点么? 刘大夫吩咐完了牛二,似乎又跑出去叫其他人了,这个刘大夫好像也不是个什么正经的大夫,正经的大夫没有这么不着调的吧,杀个人吃还得满大街的奔走相告,这也太嘚瑟了吧。 不行,绝对不能就这么死在这儿了。 林昆尝试着运行着身体的力量,甚至还刻意的感受了一下心跳,自己似乎有心跳,这就证明自己没有被掏出脏器,这应该算是一个好消息了。 可捆他的绳子似乎太紧了,无论他怎么挣扎都拽不开,他本想咬牙使出一股大劲儿,可突然感觉胸腔里一阵疼痛,自己的伤应该还远没有好。 “你如果继续这么挣扎下去,相信我,你的内伤极有可能会迸裂,到时候神仙都救不你。” 一个很好听的女人声音传来,林昆马上停了下来,这个声音他熟悉,那天晚上他听到的就是这个女人和那个神秘的男人之间的对话,他们是一伙的。 林昆尝试着说话,嘴唇蠕动了两下之后,倒是顺利的发出了声音,“你是谁?” 女人莺莺的一笑,“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可以放了你,你的眼睛是最近这几天的药物作用,生出的眼液自动的黏合了,我先拿水给你擦开。” “你还是先放了我。”林昆道。 “好啊。”女人没有丝毫的犹豫,拿出了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将捆绑林昆双手双脚还有腰腹上的绷带给挑断了。 林昆马上坐了起来,道:“这是哪儿?” 女人笑着说:“我也不太好说,还是擦开了你的眼睛只有,你自己看吧。” 女人转身离开了,林昆想趁机先溜走,这个女人到底是好是坏他也不知道,待会儿那个刘大夫要是带着那个牛二回来,可就是要杀他吃肉的。 林昆刚准备站起来,这时院子里传来了牛二的声音,牛二是一个憨嗓门,进门就开始嚷嚷:“刘大夫,刀我早就磨好了,现在可以杀了么?” 林昆一听牛二回来,不了解对方的底细,他有心想要躲起来,可牛二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好像在找刘大夫。 “咦,人呢?” 手中抄着一把明晃晃杀牛刀的牛二,来到了林昆所在房间的门外,林昆屏气凝神,仔细的听着他的脚步,万一他若是靠近过来,他绝对不能束手就擒,成了这群吃人的家伙的盘中餐。 牛二抻着脑袋往屋里看了一圈,似乎根本就没有看到林昆,嘴里咕哝了一句:“这刘大夫还真是的,转眼间就不见了人影,这个老嘚瑟。” 牛二走了,刚才说话的姑娘却是回来了,铛啷的一声响,将一个铜盆放在边上,拿着一个毛巾替林昆擦眼睛。 林昆本能的向后躲闪了一下,女人手上的动作稍稍迟疑一下,笑着说:“林先生,你不用这么紧张,我们家老板要是想要你的命的话,你早就没命了。” 湿乎乎的毛巾擦到了林昆的眼睛上,林昆没有躲闪,问道:“你们家老板是谁?” 女人笑着说:“我们家老板不让我说,等你睁开眼睛以后,自己到后院里的茶亭,他在那儿给你备了好茶。” 随着女人手上轻轻滑动,林昆的眼睛渐渐舒适,慢慢的竟好似要睁开了。 女人的手伸过来,她身上的一股撩人的香气,始终在林昆的鼻尖萦绕。 林昆此时没有心情去在乎这香味,女人都是有些失落,嘴里头小声的嘀咕,“还真是个木头疙瘩呢。” 林昆道:“你说什么?” 女人马上笑着说:“我说林先生一表人才。” 林昆知道女人是在打趣,也没放在心上,他的右眼先睁开了,却是马上又闭上了。 女人笑着说:“你已经三天没睁开眼睛了,比我们老板预料的快,还以为你会至少昏迷上一个星期呢,你先慢慢的适应光线,再睁开眼睛。” 林昆知道突然睁开眼睛,会被强光伤害,这一次也听了女人的建议,慢慢睁开,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女人的脸,这是一个白皙粉嫩,有着江南风水一般诗情画意的俏脸,却又有着一股西域风情般的妩媚面孔。 女人冲林昆颦然一笑,道:“林先生,我能问你一个问题么?” 林昆连忙回过神,笑了一下说:“你问。” 女人笑着说:“我叫胡瑶,我听说你们东北那边,有一个第一女神叫楚静瑶,你觉得我们两个谁更美一些。” 林昆笑了,道:“你既然知道楚静瑶,那你就应该知晓她的模样吧?” 胡瑶妖娆的一笑,道:“女人的美要你们男人说的算,在我的心目中,我自己就是这天底下最美的女人,可是没用呀。” 林昆笑着说:“胡瑶姑娘,你的确漂亮,这就可以了,难道这天底下的女人之间都要分出个谁更胜一筹?这叫那些相貌普通的女子怎么活。” “咯咯……” 胡瑶笑了起来,道:“林先生,你真幽默,可比我们家老板有趣多了,要不我跟在你的身边给你当女婢吧,烧饭沏茶洗衣按摩,我样样都精通呢。” 林昆笑了笑没说话,两人聊天的功夫,他的另外一只眼睛也睁开了,适应了三两分钟之后,便完全可以看清外面的情形了。 这是一个江南乡村的木屋,木屋下面便是流水,这是一个搭在糊上岸的小屋,院子里有一个木排走廊,院子里也满是水,里面盛开了大朵的荷花儿,阳光照在荷叶上,只青蛙正蹲在上面,可能是因为太阳太过炎热,这只青蛙也无精打采的懒得叫了。 牛二噔噔噔的又从大门口回来,看了一圈之后还是没看见刘大夫,林昆这才知道刚才为什么牛二没看见他了,他所在的是一个单独的小隔间。 胡瑶探出头,冲着牛二喊了一声:“牛二哥,牛拴在前堂的岸边,你直接杀了就好,刘大夫应该是去叫他亲家的亲戚来了,不用等他了。” 牛二是一个三十几岁的中年汉子,皮肤黝黑,一口牙齿倒是雪白,答应了一声道:“好的,仙女妹子!” 胡瑶回过头,笑着对林昆说:“走吧,林先生,我们去后院喝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