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七十三章: 一起吃肉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三百七十三章: 一起吃肉

无数次的生死攸关都挺了过来,难道这一次注定要死在江南?林昆心中一阵悲戚,胸腔里五脏六腑碎裂一般的疼痛,他已经无暇去顾及,在这死亡来临之际,他心中牵挂放不下的太多,其中最放不下的是静瑶和澄澄,妻弱自幼,还有年迈的爷爷,还有顾微、小彩虹、蒋叶丽、韩心…… 战苍穹那如刀一般的双眼,越发逼近,他的掌刀呼啸着风声,仿佛化作了死神背后的镰刀一样斩了下来。 林昆绝望而又悲戚的脸上,忽然绽放开了笑容,平静之中带着一股酣畅淋漓,他是漠北的狼王,即便身死殒命那又如何,也要让自己顶天立地不卑不亢,口中猛然的一声大喝,“来啊!” 战苍穹被林昆这突然的变化搞的一头雾水,一瞬间林昆身上所绽放出的豪迈与气魄,让他的心神一阵的不安,但手中的掌刀却是更加的决绝了。 嗡! 这是山路的上方,突然一声发动机的嗡鸣咆哮传来,一道明亮的车灯照射过来,林昆正面相迎,被这一道强光刺的睁不开眼睛,战苍穹背对着这一束光倒还好,不过他却看见身后的影子上,突然竖起了…… 是枪! 战苍穹心中大骇,眼看着的一记掌刀就要切在林昆的喉咙上,这时不得不放弃,赶紧一个强行的转身,向一旁的树丛中躲闪去,几乎就在他闪身的一瞬间,空气中爆发出一阵冲锋枪的子弹‘嗒嗒嗒’的声音,一连串的子弹打在了战苍穹刚才立身的地方,将那石阶打的一片破烂砂石飞溅。 战苍穹闪身进了树林里,为的就是躲避子弹,一波子弹打完之后,战苍穹已经是气的咬牙切齿,就要闪身出来,将这从山顶冲下来的哈雷摩托给掀翻,但这时坐在车后座上的女人,快速的将打光了子弹的冲锋枪给别在了身后,另一只手持着冲锋枪对准了战苍穹躲避的树后便扣动了扳机。 嗒嗒嗒…… 子弹如同雨点一般射出,战苍穹见状只好躲回树后,子弹并成了一道竖线,打在了树杆上面,也亏的这棵树足够的粗,将战苍穹给掩护住了,否则他非得挨了三五颗枪子儿不可。 哈雷车冲下的速度不减,在路过身边的时候,蒙着一个面巾的男人,扯着林昆的肩膀一把将他给拎到了车上。 轰隆隆…… 哈雷车一阵咆哮,等战苍穹从树后面再探出身子的时候,只留下一个红红的车尾灯,战苍穹脸上的表情,顿时愤怒的狰狞起来,口中一声大骂:“次奥!”拳头猛的砸在了刚才他躲闪的那棵大树上,轰的一声闷响,整棵树剧烈的摇晃了一下。 林昆坐在了两人的中间,他眼前的意识已经越来越朦胧,想要看清楚救他的这个人是谁,眼皮却是越来越重。 山上,龙大相和八指听到了枪声之后,拼命的奔跑,可当到了视线可及的地方,才发现林昆被哈雷车给带走了。 两人心中焦急,可一时间也别无他法,正下方战苍穹把手,二人也不敢直接过去,战苍穹这个华夏的老江湖,不到万不得已,两人还真不愿正面和他硬碰。 龙大相焦急万分的冲八指问道:“八哥,咋整!” 八指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心中也是焦急万分,道:“我他娘的怎么知道。” 说完,两人似乎同时想到了什么,一起喊出了一个名字:“汤涛……” 也不知道昏迷了多久,眼前好像突然出现了一片白光,周围有刺鼻的消毒水味,好像是躺在了医院里。 林昆费劲的想要睁开眼睛,可眼前的灯光始终模糊,他想发出声音,却是听到一阵喀嚓、喀嚓的声音在胸前响起来,这声音好像是皮肉被割开,紧跟着一阵淡淡的疼痛传来,又听到了有针刺破皮肉的声音,来来回回,持续了很久很久,中间林昆实在坚持不住,几度昏睡了过去。 “老板,他好像醒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 “醒就醒吧,关二爷当初刮骨疗伤,今天让他亲眼看看自己被开膛破肚也不错,一向自诩胆大的人,不知道看到了自己的五脏六腑都暴露出来,会是什么样的反应,呵呵。”一个轻佻的男人声音响起,这声音听起来给人一股阴测测的感觉。 “老板,你不是说他是你的仇人么?” “他当然是我的仇人了,所以我才要把开膛,把他的五脏六腑都给拿出来喂狗,最后再让他睁开眼睛一秒钟,亲眼看着自己的心肝脾肺被狗吃掉。” “老板,你太坏了,说的人家都害怕了。” “怕?别人有怕的东西我信,你这个小妖精还有怕的?你不天生就是吃人的么,要不赏你半颗肾尝尝?” …… 模模糊糊的听着两个人的谈话,林昆只觉得一阵的胆寒,马上又想到,自己的胆会不会也被摘了出来,心中一阵的懊恼,本来还以为自己获救了,没想到碰上了一个分尸的狂人,哎,可怜自己到死也没个全尸了。 不过…… 这个男人的声音,怎么好像有些熟悉,似乎在哪里听到过,一个模模糊糊的人影出现在眼前,却是看不清。 当林昆档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三天后的清晨,阳光晒在他的脸上,暖暖的,像是母亲轻抚着孩子的脸颊。 外面有哗哗的流水水,还有人站在大门外冲着屋里喊道:“刘大夫在家么?今天又闹肚子了,求药啊。” 一个老头的声音随之响起,“牛老二,你这天天吃生肉,坏肚子不说,早晚你的场子要被虫子给吃喽。” 被称作牛老二的汉子道:“刘大夫,你可别吓我,我家里还有八亩田呢,我要是这么去了,老婆孩子咋整。” 林昆想要睁开眼睛,可一时间难以睁开,眼皮子像是被什么东西黏住了一样。 他的听力一直都是极佳,除了刘大夫和牛老二的声音,还听到了门外街上的息壤声,其中有人们互相问候,也有小孩子的玩耍吵闹,还有老牛的哞声,鸡鸭鹅狗的叫声…… 这是哪? 林昆费劲的想要张开眼睛,他想要抬起手挣脱,他记得自己被人给掏出了五脏六腑喂狗,可现在这是?他能感觉到自己的手,还有自己的脚,可好像是被紧紧的捆住了一般。 这时,门外的那个刘医生走了进来,似乎看见了他在挣扎,整个人马上停下来,紧接着便冲着前院喊了一声,“牛二,你回家带上刀,养了这些天终于可以宰了,叫上街坊邻居们,今个儿晚上咱们一起吃肉!”